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聊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聊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七十六章 无聊

秦聿慢慢放下手机,靠着墙,看着窗外微微摇动的枝叶,晚风拂过枝头迎面吹来,带来一股夏季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他关上窗户,走到桌前垂眸看着淡金色的首饰盒和信封,他伸手捡起信封看了片刻,转身和首饰盒一起放进了抽屉里。

姜芮书写了检讨后,也不知道是忙还是放下了这事,接下来几天都没有再出现。

突然有人敲门,秦聿抬头一看,就见陶霖站在门口,“秦律师,今天还有什么事吗?”

秦聿看了下时间,顿时明白陶霖要干什么去,今天周五,美好的周末开始了。

“没了,你先走吧。”

陶霖打了可OK的手势,“那我走了,明天见。”

过了一会儿,办公室里渐渐安静下来,灭掉的灯也越来越多,很快他的办公室就像孤岛里的一点萤火,显眼而孤单。

秦聿把资料做好标记,分门别类装进档案袋,放进抽屉里,跟着关掉笔记本装进包里,最后关掉空调,拎起包起身离开。

“噢,我的老伙计,你还没走呐。”突然传来一阵道翻译腔。

秦聿扭头一看,就见陆斯安从他自己办公室走来,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肩膀,“如此美好的周末你竟然还在工作,我实在太感动了,要不要去喝一杯?”

“去哪喝?”

“好吧,我知道你……”陆斯安突然反应过来,疑惑地看着他,“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是说去喝酒?”秦聿把门锁上,随后转身看着他。

“你真要跟我喝酒?”

“走?”秦聿示意。

“不是,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他原本就是随口说说,没指望小伙伴答应,因为每次问他,十有九点九次是拒绝的。

“没有。”

“那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陆斯安只觉得稀奇,但也不探究那么多,勾肩搭背道:“走,我带你去个新开的酒吧,不是那种乱七八糟的地方,就安安静静喝酒。”

陆斯安说的酒吧位于三环,是一个会员制酒吧,只有会员才能入内,门槛不是很高,但靠熟客相互推荐,相对来说的确很安静。

酒吧里灯光幽暗,音乐悠扬,客人也十分安静,表示交谈也是耳语,在这里听觉不是重要的,只要视觉和味觉,看调酒师行云流水的表演,以及品尝回味无穷的鸡尾酒。

“还不错吧?”

看秦聿尝了第一口鸡尾酒,陆斯安笑着问道。

秦聿点的是一杯,鸡尾酒除了酒的品质,还要看调酒师的技艺,失之毫厘谬以千里。Manhattan酒香浓馥,口感强烈,甘甜可口,但这杯没有那么甘甜,秦聿觉得应该是加重安哥斯图拉苦酒,更像男人喝的酒。

他淡淡嗯了声,端起酒杯又喝了口。

“你今天怎么突然想跟我喝酒?突然想跟叙叙兄弟情了?”陆斯安边喝边问道。

“没有,就是有点无聊。”

陆斯安不由笑了,肩膀直抖。

秦聿不由侧目。

陆斯安笑道:“你也会觉得无聊?我还以为你有工作这个真爱,这辈子都不会无聊。”

“是人都会无聊。”秦聿又喝了一口。

“那看来是你变了。”

“有吗?”

陆斯安看着他精致的侧脸,说真的秦聿是哪哪都长得好,不只女人喜欢,男人也觉得他长相好,从小就是他们那条街上最好看的,叔叔伯伯阿姨都喜欢他,这么多年也没长残,到了现在的年纪,有男人的成熟气质加持,但又一点也不显老,在人群里简直就是个闪着金光的香饽饽。

这些年来狂蜂浪蝶不是没有,可他这么一副妖精的长相,却是个苦行僧的性格,再多的狂蜂浪蝶也无从下手,硬生生让他单了这么多年,说真的,陆斯安自己都觉得是暴殄天物。

秦聿转脸过来看着他。

陆斯安喝了口,道:“你来S市后变化还挺大的。”

“怎么变化了?”

“你在京城的时候,眉宇间都是锐意,就像一把锋芒毕露的剑,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但是现在……”陆斯安又喝了口,“你平和了很多,锋芒内敛,像是有了剑鞘。”

“年纪大了,自然不会像毛头小子东奔西撞。”秦聿淡淡道。

陆斯安噗嗤了一声,差点被酒呛到,“我不允许你说这种话,男人三十一枝花,我不允许你污蔑这个美好的年龄。”

秦聿嘴角抽抽,“你想当花就多注意下保养,不然这花要谢了。”

其实他知道陆斯安作为老板要顶着很多的压力,经常跟一些高位上的人打交道,看着风光,但扛着多大的压力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大安发展到现在,他是最最重要的那个人。

“你多给我挣点钱,我就能花开不败。”陆斯安展露老板本色。

“开不败的只有塑料花,批发市场十块钱一把,你要的话改天给你快递两把。”

陆斯安觉得自己跟他就是塑料兄弟情,嘴角抽了抽,“你连这都知道?”

“以前帮一个批发市场的老板打过官司,那老板卖塑料花给一个男的,说塑料花不会败,就像他和心爱之人的感情,那男的买了,隔天就砸了老板的店,说他因为送塑料花被甩了。”

陆斯安忍不住笑,“这么无聊的官司你也接?”

“没有案子是有趣的。”秦聿淡淡道。

“那你为什么当律师?整天做无趣的事。”

秦聿端起酒杯喝了口,“自然而然就当了。”

“说实话你的理想是什么?”陆斯安已经很久没有跟他谈心,知道他很多事,但也不知道他很多事,秦聿这家伙不爱跟人敞开心扉,“像我呢,就是多赚点钱,再多赚点钱,最后赚更多的钱……”

“没什么理想。”

“你这人,不坦诚!”陆斯安吐槽他。

就在这时,调酒师推了一杯过来,秦聿看着玫红色的酒液,“我没点这个。”

调酒师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某个桌子,“那位穿紫色裙子的女士为您点的kiss in the dark。”

听到这个名字,秦聿眉心微微一蹙,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便看到一个身材姣好,烫着大波浪,相貌妩媚的女人端着高脚杯冲自己柔媚一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