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七十七章 祸水

第四百七十七章 祸水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25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七十七章 祸水

陆斯安啧了声,“kiss in the dark,这是在邀请你共度良宵呢!长得不错,可以考虑考虑来一场一日恋情。”

秦聿冷冷看了陆斯安一样,转回身去,脸色冷淡,“麻烦退回去。”

调酒师耸耸肩,看来那位女士注定要失望了,“这杯酒指定送先生,就是先生你的了,你可以不喝,但没办法退回去。”

秦聿扭头看陆斯安。

“你当我垃圾桶啊?”陆斯安不满,他才没那么没品,喝别人给兄弟的表白酒,他坚决不喝。

“那就倒掉吧。”

那女人见秦聿不搭理自己,端着酒杯走过来,在秦聿身边的座位坐下,含情脉脉看着秦聿,“先生……”

“我不喜欢紫色。”秦聿道。

女人没想到自己话都还没说,他就这般拒绝,顿时脸色有点不大好看,不过看着秦聿这张让人心醉的脸,她很快扬起了笑容,“那你喜欢什么……”

“离我远点。”

女人脸上的笑僵住,虽然她想勾搭这个男人,但这张嘴足以打消她所有的好感。就算是只想玩玩,她还没贱到求着别人玩自己,上下打量了一下秦聿,顿时冷笑一声,“你妈没告诉你打断女孩子说话会注孤生?就你这样肯定处都没破吧,既然是小嫩瓜就好好在家呆着,别出来招人眼!”

说罢伸手端起那杯kiss in the dark,纤细的腰肢一扭,转身就走。

这种臭男人,不配喝她的酒!

“噗噗噗……”陆斯安肩膀抖起来,抖得跟羊癫疯似的。

秦聿不想理他。

“我说你……噗……”陆斯安笑得趴在吧台上,哎哟妈呀,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他这么赶搭讪的女人,但还是看一次就忍不住一次哈哈哈哈,以前好歹还还只是不理人,现在变本加厉,话都不让人说,真的活该注孤生!

笑够了,陆斯安擦了擦眼角的泪,一边说道:“我说,就算你不想搭理人家,也不至于那么给人脸色吧?刚才人家脸色都变了,回去指不定要说刚才遇到一个奇葩,长着一张潘安的脸,却是个罗刹。”

“关我什么事?”

陆斯安瞅他脸色,“你火气还没泄呢?”

秦聿没理他。

“你啊你,这么下去真的要注孤生,一想到你这么好的基因要浪费掉,我就为人类感到心痛。”

“你先想想怎么把自己的基因遗传下去再操心别人。”

“我想好了啊,等四十岁没找到真爱就去代孕,哎,到时候你要不要跟我一块?我打算生混血儿,混血儿聪明又漂亮,你也生对双胞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你爸妈肯定原地退休给你带孩子。”

“不去。”秦聿道。

陆斯安就知道这结果,这家伙怕是要孤独终老了,说实话他真想不出这家伙结婚生子是个什么情形,不过秦家孩子多,他自己不生弟弟妹妹也能生,以后家里不会缺孩子。

“我去下洗手间。”陆斯安起身离开。

陆斯安这一去就是半小时,久到秦聿都以为他是不是掉进马桶了,就见他跟一个年轻女人有说有笑地走过来,“小聿……”

秦聿被他这声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只见他脸上挂着矜持得体的浅笑,举手投足间绅士而清贵,极具成熟男人魅力,但仔细一看,这厮的眼睛失去了灵光,跟被摄了魂一样。

“你怎么去这么久?”秦聿不由往他身边的女人看了眼,职业包臀裙,鹅蛋脸,五官端正,符合传统审美,约莫三十岁左右,唇边一直带着若有似无的浅笑,焕发着成熟女人的气息。

“刚才遇到了Cristiane,没想到我俩很聊得来,带过来给你认识认识。”陆斯安微笑着放缓且压低的了声调,让声音听起来更磁性:“Cristiane,这是我朋友小聿,小聿,这是Cristiane。”

女人被他的表现逗乐,抿唇笑了笑,目光落到秦聿脸上,眼里闪过惊艳,落落大方地伸出手,唇边含笑道:“你好啊。”

秦聿抬眸看着她,眉心微微一蹙,但还是在陆斯安期盼的目光下,缓缓伸出手,轻轻一握。但握了这一下就松开,也没打招呼,随后在两人面前从口袋里取出一张湿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拭刚才握过的手。

Cristiane一脸愕然,忐忑地看向陆斯安。

陆斯安觉得他太不给面子了,心里尴尬,打圆场道:“你别理他,他有洁癖。”

听到他这么说,Cristiane脸色好了很多,抿唇笑道:“洁癖的男生爱干净,其实很多女孩子喜欢呢。”

“你能不能走远点?”秦聿开口道。

Cristiane迟疑地指着自己,“我?”

“对,你身上的味道让我很受不了,麻烦走远点。”

Cristiane脸色一僵,这要是还听不出他赶人就太迟钝了,但饶是被如此羞辱,她也没有失去风度,唇边仍然得体的微笑,“看来这位先生不欢迎我,那么我就不打扰了。”

“哎,Cristiane!”

陆斯安要追过去,秦聿一把拽住他。

陆斯安恼火道:“你干什么?!”

“你看上她了?”

“废话!不然我带过来干什么?亏我把你当好哥们,你就这么坏我姻缘!你个王八蛋!哥哥我跟你没完,回头我要告诉我家老太太和你爹妈,让他们给我……”

“刚才她挠我手心。”

“主持公道,我要是——”陆斯安反应过来,跟被掐住了脖子的公鸡一样,脖子咔咔地转过来,“你说什么?”

“握手的时候,她挠我手心。”

陆斯安瞪大了眼睛,“刚才?”

“嗯。”

“就在我面前?”

“对。”

陆斯安喘大气,一双眼睛死死瞪着秦聿,过了一会儿似乎消化了他的话。

“操——”

陆斯安转身就走。

“回来!”秦聿低喝了声,把他摁回座位,让调酒师给他一杯冰水静静。

目睹了这一切的调酒师抿着唇角,很快给这个被自己哥们“绿”了的可怜男人倒了一杯冰水,为了确保他尽快冷静下来,加足了冰块在里面。

“给我来一杯Zombie!”陆斯安咬牙道。

调酒师看出这两人现在主导的是秦聿,不由看了看他,秦聿知道这厮刚受了刺激,随他去了。

Zombie很烈性,陆斯安灌水似的喝了一杯,又叫调酒师再来一杯,秦聿有点看不下去,“你差不多得了。”

“我就不该带你来……”陆斯安喝着酒骂道,“你一来,所有女人眼睛就只看你,你个祸水!祸水!!”

“一个认识没到半小时的女人值得你这样?”秦聿没好气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