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七十八章 全身发光的是灯泡

第四百七十八章 全身发光的是灯泡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2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七十八章 全身发光的是灯泡

“你个小女孩手都没牵过的处男懂什么?!感情不是由时间长短决定的!由心动决定的!由上帝和命运决定的!”陆斯安骂骂咧咧,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刚才我在洗手间门口看到她,我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天屎还差不多。秦聿不用看也知道,这厮肯定醉了。

“她好像从天而降来到我面前,全身发着光……”

“那一瞬间好像万物生发,鸟语花开……”

“可又好像整个世界都安静了,只有我的心扑通、扑通,为她跳动着……”

“我就好像沉睡在地底的古尸,一缕光照进幽暗的世界中,将我被唤醒,从死寂中重新活了过来……”

陆斯安神经质地叨念着自己转瞬即逝的爱情,秦聿一点也不想理这个恋爱脑,每次都这样,恋爱像失了智,失恋像失了魂,在他嘴里,他已经死去又活来了无数次,没完没了跟游戏boss一样定期刷新,循环往复。

“……”大概是一直没听到身边的安慰,陆斯安摇头晃脑转过脸来,发脾气道:“你有没有在听我说?!你还是不是人?绿了我连句话都没有!你良心不会痛?!!”

谁绿了你了?那种绿茶,他看一眼都嫌多。

“你说话!”陆斯安要掰扯他。

秦聿不耐烦道:“听了听了,你眼神有问题,全身发光的是灯泡,心脏不跳的话,你现在已经凉了,尸体不能复活,建国后不准成精,所以没有灯泡精,你也没死。”

陆斯安瞪大眼睛,“你,你说什么?”

“说实话。”

陆斯安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悲痛欲绝:“你个铁处长,注孤生!你活该单身,你根本不懂感情……”

他骂骂咧咧数落秦聿,骂着骂着他喃喃起来,“为什么她们都喜欢小白脸,Cristiane是,雪雪也是,就因为我长得黑,她吃了我那么多零食还是跟小白脸在一块了,小白脸有什么好……”

陆斯安嘴里的雪雪是他的初恋,秦聿是知道的,中学时候陆斯安喜欢的一个女孩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初恋脸吧。

陆斯安发育比较早,十来岁就人高马大,加上有点胖,还喜欢出去浪,整个人就特别糙,五大三粗的糙汉子一枚,可惜那个年纪的女孩子大多喜欢美少年,最后他初恋跟一个文质彬彬的男生谈了恋爱,陆斯安深受打击,从此……变得更胖了……

上大学的时候简直登峰造极,所以有了个外号叫陆大黑,谁知道失恋没能刺激他,这么个外号倒是深深刺激到了他,开始减肥健身护肤,变成了现在这副斯文败类的模样。

不过……

“你说谁小白脸?”

“她们错过我会后悔的!我这样专情的男人才靠、靠得住……”陆斯安自说自话压根没理他,秦聿深吸了口气——

算了,这家伙刚失恋,不跟智障人士计较。

陆斯安喝得烂醉,秦聿没办法只好把他带回家,路上他还在数落这儿数落那儿,一直到凯旋公馆还没停,让秦聿深深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平时对自己很不顺眼,这会儿借着醉酒耍酒疯骂他。

秦聿好不容易才把他搬上楼,消停了没两分钟的陆斯安趴在他肩头喃喃,“……我,我不要女人了,女人都是大骗子,上个是,上上个也是,骗身骗心,拔X无情……”

秦聿嘴角抽了抽,“你家老太太就说你眼神不好,该去看眼科。”

陆斯安委屈,“可我就、就是喜欢她们,就是喜欢,没道理,我能怎么办……”

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秦聿没好气道:“你一会儿喜欢一个,前前后后多少个了?你能真心喜欢这么多个人?”

“不是真心、真心喜欢,我能跟她们在一块?有那么多时间挣钱不好,不好吗?”

秦聿是真不懂这家伙到底应该说多情还是无情,每段感情他也真专一,但一个人真的会对那么多人动心吗?

推开客房的门,他把陆斯安扔床上,陆斯安跟死鱼似的瘫在床上,秦聿一脸嫌弃给他脱鞋,正脱着就听到陆斯安又开始说了,“聿啊,要不咱俩在一起吧?哎……我这么多年谈了这么多场恋爱都没找到幸福,可能方向错了,你看你这么多年也没找到幸福,咱俩……说不定、说不定能发现自己的隐藏性向找到幸福呢?”

秦聿被他给恶心得差点摔地上,Duang一声把他的鞋扔地上,起身就拎着他的腿跟撺死猪一样撺床上,就一个字:“滚!”

回到卧室,秦聿就感觉自己快被身上的酒气熏到无法呼吸,主要是陆斯安的错,这厮喝了太多,跟他呆一块都被他熏臭了。

他直接脱了鞋,光脚踩在地毯上,哪儿也没去直接进了浴室。

水流声从浴室里响起。

过了许久,浴室里的水声才渐渐歇止,在电吹风生中又过了一会儿,浴室里彻底安静下来,秦聿裹着黑色的缎面浴袍走出来,头发被吹得乱糟糟的。

他走到窗前,今晚后半夜的云层很厚,看不到月亮,天空比较黑,放眼往外面望去,只能看到繁茂的树木在夜色里变成高低起伏的黑影,不远处的别墅屋顶也在夜色里变成了黑色的轮廓,四周一片寂静,只隐约能听到远处传来夏虫的鸣声。

拿起手机一看,零点三十四分,夜已经很深了。

看着一如平常的屏幕,他轻轻放下了手机,转身关灯。

许是喝了酒,第二天他醒得比平常要晚一些,幸好没有宿醉的头痛,起来梳洗过后,他准备去陆斯安的房间看看,谁想陆斯安已经起来了。

陆斯安头疼得厉害,要吃阿司匹林。

秦聿给他倒了杯热水,他皱着眉头吃了药,直道:“以后不能这样了,真是要了老命……”

秦聿呵呵,“不会再有下次。”

陆斯安揉了揉太阳穴,突然发现自己有点断片,不怎么想得起来后来的事,不由问道:“话说,我昨晚没有胡说八道吧?”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