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八十章 蹭饭

第四百八十章 蹭饭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八十章 蹭饭

姜芮书还真不是客套,法官和律师立场不同,在办案的过程中,有些问题站在法官的立场不大看得出来,但律师的感受就比较直接,了解他们的情况有利于案子办得更便捷顺利。

她也想多听听律师,尤其是像秦聿和陆斯安这种经验丰富的律师的一些观点,不一定采纳,但多面了解总是有好处的,能帮助她更全面的看待问题。

于是这场偶遇就变成了专业会谈,一谈就是两个小时。

秦聿抬手看了时间,示意陆斯安该走了。

姜芮书觉察他的小动作,笑道:“时间不早,我们先吃饭吧,今天耽误你们这么多时间,可一定要留在家里吃饭。”

见秦聿要开口,她马上又道:“范阿姨特地做了日料,有新鲜的刺身,很适合这个天气吃,相信你和陆先生一定会喜欢。”

秦聿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什么,但陆斯安一听就知道这肯定是姜芮书特地吩咐的,既然主人家做了准备,作为客人就客随主便吧,“如果不是很打扰的话,那我们就恭敬不如从命。”

姜芮书微微一笑,“不打扰,倒是花了不少你们的时间,没有耽误你们吧?”

“没有,今天休息,能给有机会这么交流一次,我觉得很高兴。”

“我也是。”姜芮书微笑。

又来了……

一听两人又开始商业互吹,秦聿渐渐失去表情。

姜芮书注意到他的表情,抿唇笑了笑,“你没问题吧?”

秦聿不知道说什么好,顿了顿,嘴里吐出一句话:“客随主便。”

三人从会客厅来到餐厅,范阿姨已经将料理摆好在餐桌上,每个座位很明确地区分出了个人的食物,一道道精细如画,随便拍都能做墙纸。陆斯安一看就知道这顿日料十分用心,因为开胃的前菜、主菜、间菜、主食和收尾的甜点一样不少,味道肯定不差。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果然没错,等吃到喷香有嚼劲的烤鱼块,陆斯安有种在东京吃日料的错觉,竖起了大拇指,“太地道了!您这手艺去日本开料理店都妥妥的。”

范阿姨矜持一笑,“陆先生喜欢就好。”

“喜欢,特别喜欢,要不是您是芮书家里的人,我都想高薪请您去给我做饭。”

范阿姨忍不住笑,“那真是非常遗憾。”

陆斯安也就是开玩笑,当然不可能真的挖姜芮书的墙角,不过他要是秦聿,肯定经常过来蹭饭,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秦聿这人……

他扭头看了看默不啃声的秦聿,这家伙也不知道他今天怎么回事,闹什么脾气似的。

他用手肘推了推秦聿,“您看这儿有位吃得头都没抬起来。”

秦聿抬起目光,“很地道。”他感觉每次来姜芮书家吃饭都不重样,不过总的也没来过几次,要不是陆斯安,这次也不会来。

范阿姨闻言露出笑容,“合秦先生口味就好。”又道:“你们慢慢吃,有什么需要随时跟我说。”

这一顿在美食的加持下,总体上宾主尽欢。

午餐结束已经一点多,秦聿没再呆下去,陆斯安也知道适可而止,适时地提出了告辞。离开的时候,范阿姨又做了舒芙蕾给两人带走,陆斯安闻着味儿就敢发誓,这舒芙蕾他一个人就能吃掉,连秦聿那份!

陆斯安瞄了眼秦聿手里拎着的盒子,心里琢磨着待会儿怎么一块吃掉。

气温变得燥热,炙白的阳光撒在树林间,落下斑驳的光点,风轻轻摇着繁茂的枝叶,发出轻微的簌簌声。

两人穿行在林荫间,陆斯安抬手抱着,一边欣赏着路边的景色一边道:“你这儿邻居关系可真好,我那儿环境虽然不错,但住了好些年,楼上楼下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听范阿姨说你们这儿邻居之间还喜欢搞聚会,有点像小时候老街坊那种感觉。”

秦聿默然,不期然地想起刚才在姜芮书家的情形。

是挺好的。

但也只有跟姜芮书家最好。

“我搬过来跟你住怎么样?”陆斯安越看越喜欢这儿,以前没感觉什么,有对比才有伤害,而且现在他恢复单身,一个人住那么大房子真是寂寞空虚冷哟……

“不行。”秦聿一口拒绝。

陆斯安啧了声,不满道:“你这儿地方那么大,又不缺我一个房间,再说我搬过来还热闹点,平时下班可以一起回来,就像以前小时候咱们一起放学,晚上吃饭也有人陪你,不然你这儿平时连个鬼影都没有,你不嫌瘆得慌?”

“不嫌。”秦聿没有半分动容。

“我给你房租,你伙食费我也包了。”

“不要。”

陆斯安就觉得他是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这狗脾气也不知道谁惯的,“你除了说不行、不嫌、不要之外还会说什么?”

秦聿侧目,“没门。”

陆斯安:“……”

就没见过这么不通人情的家伙,活该单身!

陆斯安晚饭前就走了,放狠话说让丫的一个人注孤生去,临走前还顺走了范阿姨做的舒芙蕾,连秦聿那份一起。

也不知道是刚被闹腾过还是陆斯安的诅咒起了作用,吃完饭的时候,秦聿忽然觉得家里有点空。

吃过晚饭,家里的阿姨回家后,整栋别墅更加安静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墨玉不知道去哪儿了,墨黄黄和墨灰灰这平时很喜欢打闹的两小只也安安静静的,屋里安静得就像陆斯安说的连个鬼影都没有。

他在家里转了一圈,看着暮色渐浓的天空,拿起手机,翻到某个熟悉的号码,盯着那串可以倒背如流的十一位数,轻轻按下拨打键。

“喂?”电话那头传来姜芮书的鼻音,声音有点含糊。

秦聿顿了下,“在家?”

“在,有事吗?”

“有点,你方便过来吗?”

姜芮书有点意外,认识这么久,他主动找她的次数屈指可数,好几次都还是他生气的时候,不过听这次的语气好像不是什么坏事。她笑着说:“方便啊,我一会儿就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