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八十一章 散步

第四百八十一章 散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

第四百八十一章 散步

姜芮书来到秦聿家,远远看到他低头站在屋檐下,看着两只小猫围着他嬉戏打闹。

他穿了身白T恤,搭着原色丹宁裤,比平时西装革履的模样要少几分锐意,额前的头发自然垂下,有一缕在他眼前晃啊晃,她视力好,能看到他的睫毛,怎么看怎么赏心悦目。

姜芮书感觉今天的天气真好。

她不由露出笑意,漫步走过去。

听到动静,秦聿转过身来,就看到她微笑着走来,穿了一条牛仔半裙,露出小半截又白又直的小腿,乌黑的头发挽了个半丸子头,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眼睛黑亮灵动,带着一股清隽的书卷气。

她走到他面前,开玩笑道:“在这里迎接我吗?”

秦聿嘴唇动了动,忽然眉心皱了下,垂眸一看,墨灰灰趴在他鞋子上解鞋带,他弯腰捞起墨灰灰,墨灰灰马上装死任由他拎起来。

姜芮书笑了声,“小顽皮。”

“喵~”

姜芮书点了点它鼻子,“一转眼都这么大了,它们平时没有抢地盘吧?”

“还好。”

姜芮书点点头,猫咪是领地意识很强的动物,连姜大橘那么好脾气也不允许外猫轻易踏足自己的领地,不过两只小猫,不,现在它们都是大猫咪了,因为从小生活在一起,倒不至于特别排斥彼此。

“找我什么事?”

秦聿把墨灰灰放到窗台上,“仙人球最近似乎不大好,不知道你懂不懂怎么回事。”

姜芮书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慢慢露出了笑意。

秦聿移开了视线。

姜芮书眼睛微微弯起:“不是很懂,不过看看或许会给你一点意见。”

仙人球放在客厅的窗台上,姜芮书有段时间没看过仙人球,感觉似乎长大了一点点,翠绿翠绿的,浑身毛茸茸的刺很可爱,但是现在看起来有点蔫。她拭了拭泥土,微微湿润,感觉还挺适合,应该是前两天的浇的水。

她思考了一会儿,问道:“浇水的频率是多少?”

“每天早上一次。”

“怎么浇的?”

“浇底部。”

那应该没什么问题,病虫害也没看出来,应该也不是。

她不由想起以前有个同学号称植物杀手,不管养什么植物都会死掉,连最好养活的仙人球都能养死。

不过秦聿应该不是植物杀手,毕竟仙人球已经活了好几个月了,仙人球还长大了不少,应该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又想了想,只能给出一个猜测,“大概是前阵子浇水多了,S市春季雨水多,湿度很高,仙人球这种植物要干透才浇水,宁干勿湿,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明天有空的话可以带去花店看看。”

秦聿轻轻嗯了声。

两人相对,一时没了话。

微风穿堂而过,吹动安静的空气,扬起了发丝。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

这次姜芮书没有抢话,秦聿道:“你说。”

姜芮书笑了笑,“你……现在没什么事了吧?”

秦聿顿了下,看着她,淡淡道:“没有了。”

“那一块去散散步,去吗?”姜芮书扭头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今天天气很好,适合散步。”

秦聿有点意外她突然的邀请,双唇动了动,轻声道:“好。”

今天的天气的确很好,天边有大片的火烧云,将整片天空染红,夕阳的余晖落到地上,将整座城市都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红,让花草树木变得色彩浓郁,也让人披上了一层淡金色的光,看起来更加柔和。

凯旋公馆别的不多,花草树木却是极多,姜芮书和秦聿走了一路都是林荫路,周围景观也造得极好,这里空气也好,这样的天气散步真是十分享受。

秦聿住进来一年有余,却还是第一次这样漫步在林荫之下,身边还有个人。

他不由移动视线,瞥了眼身边的人。

从他的角度看是居高临下的,能看到姜芮书圆润的额头,睫毛不是很浓,但刚刚好,她是内双,但眼睛很灵动秀气,鼻梁不是很挺,但她本来就不是五官立体的相貌,倒也是刚刚好,每一点没长到极致,但都刚刚好。

就像她这个人。

她的心情似乎很好,唇角微微勾起,酝酿着含而不露的笑意。

只这一眼,他收回目光投向前方,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并肩走着,清风拂过面庞,从两人之间擦肩穿过,无声静谧。

“需要说什么话题吗?”姜芮书忽然问。

“你想说什么?”

姜芮书深吸一口气,闻到了淡淡的花香,还有树木的味道,空气有点燥热,没有早上的时候清新,但感觉还不赖,“你平时会出来散步吗?”

“没有。”他淡淡道,“第一次。”

姜芮书不由笑,“以后可以多出来走走,凯旋公馆的景色不错的,天气好的时候出来散散步,心情会变得轻松。”

“以后如果有空的话。”

“你今天上午的时候心情似乎不是很好,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吗?”姜芮书又问。

秦聿想起了上午的情形,微微顿了一下,“没有。”随后又道:“大概昨晚喝了太多酒,精神不大好。”

姜芮书不由看他,见他现在精神挺好的,便问道:“昨晚你去喝酒了?”

“嗯。”

想到陆斯安大上午的在这里,应该是昨晚跟他一块回来的。有了这样的猜测,姜芮书差不多就知道应该他俩昨晚一块喝酒去的,“应酬吗?”

“不是。”

“你看起来不像喜欢喝酒的人。”

“平时很少去。”秦聿说着顿了一下,问道:“你呢?”

“我?”姜芮书看着前方,“我就是偶尔会跟朋友同事出去聚餐喝点小酒,但也极少去酒吧,喝酒的话平时就在家里,我家有个吧台呢,想喝就自己调,我会调酒哦,改天你可以到我家喝酒。”

一说起喝酒,秦聿就不可避免地想起她的斑斑劣迹,嘴角控制不住抽了抽:“经常喝酒你酒量怎么那么浅?”

“我喝酒是为了享受,不是为了量酒量,我天生就是这个酒量,也不想变大。”她理直气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