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九十章 因为孩子

第四百九十章 因为孩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0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九十章 因为孩子

姜如倩抬起发红的眼睛,却只是摇头。

姜芮书坐下来,扶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柔声问道:“那你怎么伤到的?吕靖为什么要离婚?”

姜如倩看着她,眼泪一下子滚落下来。

“怎么了这是?”姜芮书连忙给她擦眼泪,心里越发担心。

姜如倩一动不动,眼泪却如珠坠落,“姐,我做不了母亲了,我这辈子都不能有孩子了……”

姜芮书愣住,“为什么?”

姜如倩声音哽咽,“去年跟你借钱后,我做试管怀上了,可是不到一个月就流了,前两个月又做了一次,我明明那么小心,可还是流掉了,医生说我本来就很难怀上,现在希望更渺茫……”

姜芮书睁大了眼睛,“你怎么没跟我说?”

她忙于工作没怎么关注倩倩有没有怀孕,原也是想备孕需要不少时间,可能倩倩需要调理好身体再怀孕,所以一直没过问这件事,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

“我以为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次不行就两次,总能怀上的,可是这次医生说我很难再怀孕,连做试管的条件都没有了。”她闭上眼睛,眼泪越发汹涌。

姜芮书从来没见她这样哭过,印象里倩倩是个性格柔弱但骨子里很柔韧的姑娘,吃苦也是默默往肚里咽,不会麻烦别人。

同时她一下子明白了,因为孩子。

她知道倩倩很喜欢孩子,向来对孩子很有耐心,所以肯定很想要孩子的,可是老天却跟她开了个玩笑,没给她当妈妈的机会。

吕靖肯定也想要孩子,他爸妈也是。

姜芮书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因为这种痛苦不是三言两语能安慰的,只能将她拥入怀中,轻轻拍她后背,给她无声地安慰。

压抑的哭声从怀里传来,很快,姜芮书就感觉自己的衣襟湿了,但她感觉这些不是泪,是倩倩心里的苦,倩倩心里酿着一汪苦水,将她整个人泡住,可她还在默默往下咽。

过了许久,姜如倩慢慢平静下来,姜芮书暗暗叹了口气,把纸巾递给她,柔声道:“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吗?”

姜如倩茫然。

离婚这个词从来没有在她的人生计划之中,现在一下子砸到脑袋上,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那先跟我回家吧,闲在我家住一段时间,你现在身体这么差,让范阿姨给你补补,身体好些了再考虑别的事。”

倩倩现在回家的话又要面对让她伤心的人,矛盾可能会越来越尖锐,不如暂时分开冷静下来再考虑怎么办;再说倩倩娘家又不是没人,还有她这个堂姐在呢,可不是被欺负了没地方去的小可怜;而且小产多伤身,这两个月她心里肯定不好受,还要承受着来自家庭的压力,身体没养好的话亏空会很大的,影响一辈子,可得养好来了。

姜如倩听明白她的意思,喃喃道:“姐……”

姜芮书轻轻拍了拍她,“好了,别说那些有的没的,也别想那么多,家里住你一个不多,我爸不常在家,家里就一个阿姨在,你不用担心,一切等身体养好后再说。”

姜如倩沉默了许久,点了点头。

“走吧,我带你回家。”姜芮书牵起她的手。

一路上姜如倩都没有说话,安静地看着车窗外飞快倒退的景色,心不在焉的样子。

姜芮书暗暗叹了口气,没有打扰她。

回去的路上她跟范阿姨交代了姜如倩要来,等她们到家的时候,范阿姨一听到动静就从屋里走出来。

范阿姨见过姜如倩,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芮书,你们回来了。”

姜如倩很少来这边的大别墅,一时有点拘谨,“您好。”

姜芮书拍了拍她,问道:“范阿姨,倩倩的房间准备好了吗?”

范阿姨笑道:“准备好了,就是你隔壁那个房间。”

“辛苦范阿姨了。”姜芮书转头跟姜如倩道:“走吧,先回房间洗个澡。”

姜如倩乖巧地跟在姜芮书身后。

姜芮书把她领到二楼的一个房间前,推开门,“你就住这里吧,我就在你隔壁,缺什么就跟我或者范阿姨说,不要觉得不好意思,这段时间你就好好在家里养身体吧。”

姜如倩看着低调奢华的房间,她还是第一次住这里,但她也知道大概怕她不适应才特地安排在了姜芮书的隔壁,心里微微一暖,没那么多不自在了,点了点头,“谢谢姐。”

“我是你姐,谢什么?”姜芮书揉了揉她脑袋,“先洗澡去吧,一会儿我再来找你。”

姜芮书转身回了自己的卧室。

她先洗了个澡,随后穿着睡袍下楼找范阿姨,告诉范阿姨这段时间给姜如倩补补身体。

得知姜如倩刚刚流产,想到她一个人出来,恐怕是家里不安分,范阿姨不由心疼起来:“女人小产可是跟生孩子一样亏空身体,一定要把小月子坐好,不然这一辈子都得落下毛病。”

“另外您没事多跟她聊聊天,带她多玩玩。”

范阿姨懂她的意思,这是要自己多给姜如倩说点人生经验,免得她抑郁在心,“你放心吧。”

“那就麻烦您了。”

“麻烦什么?你们回来这么晚,要不要吃宵夜?”

“我去问问倩倩。”姜芮书打算顺便问清楚怎么回事,虽然猜到了大概,但具体怎么回事还不知道,不然也不知道怎么帮她。

她上楼敲姜如倩的门。

“姐。”姜如倩裹着睡袍,头发松散地垂在肩头,显得脸越发清瘦。

“准备睡了吗?”姜芮书问道。

“还没。”

“你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姜如倩摇头,“不饿,不麻烦了。”

“不饿又还没睡的话,我们聊聊天。”姜芮书笑着说,“好久没跟你聊天了。”

姜如倩有点恍惚,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好像就是我高考那个暑假我们聊了一个晚上,后来就再也没有这样……聊天了。”

小时候还经常在一起玩,但她刚上学姜芮书就搬到了城里,姐妹俩就很少见面了,毕业后没多久她就结婚了,说起来高考那年是姐妹俩唯一一次秉烛夜谈,也是那一次,让她看到了女孩子除了结婚生子,还有另一种可能。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