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九十二章 送花

第四百九十二章 送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7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九十二章 送花

姜芮书暗暗叹了口气,这事放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不好解决,这事要么是吕靖退让,要么就是离婚,可就算吕靖退让,还是他爸妈,但离婚肯定不是倩倩所想的,这对她的伤害也很大。

姜芮书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轻声劝慰道:“你不要把错过都揽到自己身上——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一个错,拥有是幸运,但不拥有并不是错,明白吗?”

这些天她心里负担一直很大,总是忍不住想那么多人想生就生,为什么偏偏就是她生不出?明明她什么都没做过,小心翼翼地准备着,满心期待着新生命的降临,为什么她没有这个机会?

听到姜芮书这么说,她忍不住流泪:“姐,我真的很想要个孩子,结婚的时候我就跟吕靖说好了要两个孩子,最好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不过也不强求性别,我还做过规划,先生一个,等过几年家里经济条件好点了再生二胎,这样可以给孩子稳定的成长环境,到时候大的也可以带小的,我会教他们团结有爱,不要像我和天骄一样……”

谁想老天根本没给她做妈妈的机会。

姜芮书摸摸她发顶,“先别想那么多,现在先把身体养好,正好这段时间彼此冷静想一想,回头找个机会跟吕靖好好谈谈,没有孩子未必就是尽头。”

“姐,我真的好难受……”姜如倩呜咽不成声。

“我知道,想哭就哭吧,这里没人会笑话你。”

姜如倩把脸埋进枕头里,肩膀微微颤抖着,明明没有出声,却叫人感到哀恸。

这一刻姜芮书真希望自己会魔法,给她一个赐福能获得孩子,可是现实不存在魔法,现实只有现实。

姜如倩哭了许久,把枕头打湿了大半,一直到精疲力尽睡过去。

姜芮书离开她房间的时候已经零点了。

回到卧室,她想起被自己撂在半路的秦聿,忍不住想给他发个消息,这个时间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她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拿起手机,却发现秦聿很早发了一条微信过来:【到家了?】

姜芮书眼里的笑意压不住地轻轻荡漾起来,看了看时间,刚过零点,应该……还不算特别晚吧?

-

秦聿满身大汗从健身房里走出来,刚抹了把汗就听到叮咚一声,手机屏幕亮起。

【到家了,你睡了吗?】

秦聿捏着手机,不由抿紧了唇,这么晚才到家?

【还没,你才到家?】

真没睡呀?姜芮书抱着手机趴在床上,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也不是,只是回家后跟我妹妹谈话一直到了现在。】

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自己妹妹,不过她好像是独生子女吧?秦聿不动声色问道:【妹妹?】

【堂妹,我小叔家的。】姜芮书跟着又回了一条,【她最近遇到一点事暂住我家,今晚我就是去接她的。】

她没具体说什么事,但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然也不会这么突然还谈话,不过这种私事秦聿也不好问,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打了个哦字,正要发送,余光忽然瞥见茶几上的那束郁金香。

他走过去拾起郁金香,经过一个晚上,粉色的花苞仍然很新鲜。

他抿了抿唇,删掉输入框里那个哦字,重新输入,【现在睡了?】

这是……想跟她聊天吗?

姜芮书果断回复:【还没,我睡得比较晚,想看点书再睡。】

这么晚还看书?秦聿看了看时间,眉心微微一蹙,略想了一下,慢吞吞打字:【你方不方便出来一下?】

【你……要过来找我?】姜芮书脑子飞快转动,这么晚他来找自己有什么事?这么着急,等明天不行?

【嗯。】

姜芮书飞快回复:【那你过来吧。】

【十五分钟。】

他转身上楼飞快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迈着大长腿蹬蹬下楼,将郁金香搂在怀中,拎着钥匙便出了门。

姜芮书抱着一本书坐在窗户前,不时往下张望,不过每次都不见人影,眼看着分针慢慢走到了零点三十分钟的位置。

“十五分钟了啊……”她低声喃语,目光不经意间瞥向外面,忽然就看到一个高大修长的人影出现在林荫路上。

她一下子站起来,带上手机跑出卧室。

秦聿站在空荡荡的铁门外,抬头看向二楼,楼上有个房间亮着灯,也不知道是不是姜芮书的房间。

四周一片静谧,只有夏虫在欢快鸣叫,他忽然发觉,自己在做一件从来没做过的事……

他正想发信息,就看到屋里的灯亮了起来,一个窈窕修长的人影从里面走出来。

吱呀一声,铁门由内而外推开。

她亭亭玉立地站在他面前,未语先笑,眼里仿佛有碎星在闪烁,“你来了。”

秦聿忽然觉得时间安静了。

他抬起手,将花束递到她面前。

姜芮书的目光瞬间被牢牢吸引住,微微张大了眼睛,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秦聿给她……送花?

“给你。”

是真的呀。

姜芮书不由抬眸看他,还是平时那副淡淡的表情,不像爱如潮水的样子,“怎么突然给我送花?”

秦聿微微垂下眼眸,“本来今晚要给你的,礼尚往来。”

这么说如果她不是突然离开,今晚晚餐后她会收到一束秦先生送的花?姜芮书眼里的笑意像一汪洒满月辉的清泉,随时能荡漾出来,“谢谢。”她低头看了看怀里的花束,复又抬头笑着看他,“我很喜欢。”

“嗯。”他淡淡应了声。

晚风习习吹过,姜芮书在他身上闻到了香波的香气,还有他身上淡淡的水汽,他这是刚洗完澡过来的吗?看到了她的信息,特地把花送过来。

姜芮书感觉自己的心情像烟花,一下子绚烂了。

两人突然安静下来。

“不早了,我回去了。”秦聿开口。

“等下。”姜芮书叫住他。

秦聿看着她。

姜芮书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笑了声,道:“没什么,你回去吧。”

秦聿点点头,但没动。

姜芮书忍不住笑出声,“你干嘛呀?”

“你进去吧。”

“好啊。”

但姜芮书也没动,两人这么默默站着,谁也没动。

她忍不住又笑起来,“我们一起吧。”

“嗯。”他轻轻应了声。

“那,晚安。”姜芮书看着他。

“晚安。”

姜芮书笑了笑,转身。

秦聿看着她,也转了身。

姜芮书眼睛如弯月,迈着轻盈的步伐往回走,走了几步没忍住跑起来,很快消失在夜色里。

秦聿走在林荫路上,忽然觉得,今晚的夜色很美。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