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九十五章 决定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决定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96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九十五章 决定

姜如倩低着头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姜姜芮书看不清她的表情,但感觉到了深深的悲伤和痛苦。

她的心里隐约有了猜测,放轻了脚步走过去,抬起手轻轻放在他肩头。

姜如倩的肩膀微微颤抖着,像是压着千斤重。

“倩倩?”姜芮书轻轻叫了声。

姜如倩没有回应,肩膀的颤抖越发明显,慢慢地她弯下腰,捂住了脸,压抑的哭声从咽喉里传来,眼泪从指缝间无声滴落,一滴又一滴。

-

回到凯旋公馆,姜如倩便默默回了房间,说想一个人待一会儿。范阿姨见两人气氛不对,找到姜芮书悄声问:“怎么了?”

姜芮书摇摇头,心情也不大好。

范阿姨见多识广,心里隐隐有所猜测,柔声安慰道:“你别太担心,船到桥头自然直,很多事情真正面对起来反而没有那么难熬。”

姜芮书勉强笑了笑,“我没事,就是心疼倩倩,她太不容易。”

范阿姨叹气,虽然只相处了两天,但她对姜如倩充满了好感,得了空就想帮忙做点事,生怕自己什么都不干就没办法回报她姐似的,是个勤快又实心眼的姑娘,这种姑娘谁娶回家都是赚了。

可惜上天不总是公平的,这么好的姑娘偏偏遇到这种难事,真是欺负好人。

是啊,真欺负人……

姜芮书也忍不住叹气,但这种事最终真正要面对还是倩倩一个人,她只能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站在她身边。

这一晚谁也没睡好。

姜如倩把自己关了三天,谁说什么都不听,就在姜芮书认为这样下去不行,想要强行把她带出房间的时候,她自己出来了。

姜芮书被她的模样吓了一跳,她脸色苍白,嘴唇也没什么血色,干得起皮,眼里满是血丝,眼底一片青黑,显然一晚上没睡,整个人无比憔悴,姜芮书感觉她又清瘦了许多,肩膀单薄得只有骨头,整个人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

她看着姜芮书,声音沙哑:“姐,我决定离婚了。”

姜芮书眼睛微微一睁,看着她随时会倒下的样子,也不知道她做出这个决定花了多大的力气,轻声问道:“你想好了?”

姜如倩闭上眼,“他不要我了,我不想求他……”

她不想在他眼中变成那种不要尊严的女人,她不想离开,可也不想让自己瞧不起自己,也……成全他。

姜芮书的心被扎了一下,将她拥入怀中,柔声道:“别担心,我会帮你。”

感觉到她温暖的怀抱和可靠的肩膀,姜如倩缓缓闭上了眼睛,眼泪无声滑落。

-

姜如倩决定离婚,吕靖应该不会反对,作为处理过无数离婚纠纷的法官,姜芮书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财产分割。

姜如倩和吕靖的财产没有太多,两人名下有一套小三房,一辆汽车,存款几乎没有,甚至还有一些外债。

房子首付是两人一起给的,贷款也是一起还的,准确说,首付是姜芮书爸爸给姜如倩的嫁妆,装修是姜如倩用自己的存款和吕靖家一起给的,贷款则是两人婚后用工资一起还,所以这套房子正常来说就是两人平分。

姜芮书的想法是让姜如倩争取这套房子,毕竟她一个女人离了婚,有房子的话比较好在市里生活,而吕靖家本来就在S市,他父母自己有一套房,离婚后也有去处。

再者,如果不要这套房子,要么卖掉这套房分钱,要么吕靖出钱给姜如倩作为补偿,总归是姜如倩拿钱,如果让小婶知道,肯定会跟她要这笔钱,到时候她就什么都落不着了。

所以,争取这套房子对姜如倩更有利。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

“我现在没钱,家里的积蓄基本上都在去年拿来投资了,可是几乎全赔光了……”也就是她没钱补偿吕靖让出房子。“而且我不想再住那套房子,这些年应该增值了不少,当年大伯给了我不少钱……”

“当年给你的就是你的,哪有收回来的?我爸不会收回的,他一个大老板不要面子?”姜芮书掐断她要还钱的念头,“钱不是问题,这套房子地段好,先争取,回头你想怎么处置再说。”

姜如倩知道她是为自己好,最终点了点头。

做好决定,姜如倩回了趟家,先回去跟吕靖谈谈,没问题的话就尽快把事情办了,以后各走各的路,互不相干。

她和吕靖的房子在B区,是一套学区房,入住率很高,这里居住的大多是一家三四口或者一家三代,小区里还有个幼儿园,当初她和吕靖买房的时候就看中了这点,以后有了孩子上幼儿园会很方便,可惜这点设想再也无法实现……

她回去的时候比较早,他们家就在幼儿园附近,这时候幼儿园里满是欢声笑语,她听了不禁一阵黯然。

很快,她就来到了家门前。

她看着紧闭的门,这大概是她最后一次这样回家了吧?

因为以后这里再也没有家了。

“吕靖你——”推开门的瞬间,她就听到里面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但说到一半的话戛然而止,里面的人被开门声惊扰,随后便见吕母拿着一件吕靖的衣服从阳台走过来,一看到是她,马上变了脸色,阴阳怪气道:“哟,这是谁家大小姐呢!舍得回来了?”

姜如倩下意识想道歉,可是她想到自己回来的目的,又把话咽了回去,淡淡道:“吕靖在不在?”

“你还知道找吕靖?你知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私奔了。”吕母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姜如倩看着她,“我也就不在两天,听说你就准备给吕靖找对象?”

吕母闻言顿时有点心虚,但随后又觉得自己没什么好心虚的,含沙射影道:“毕竟他老婆不像个老婆,要啥啥不行,连个孩子都不会生,这种老婆要了跟没有一样,这人呢,应该有自知之明,没那本事就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这话字字句句都在说她不配,不是因为她人品、出生、相貌、能力和经历,只是因为她不能生。

因为她不能生,她就变成了一个一无是处,甚至浑身是错的存在……

饶是已经知道婆婆什么态度,姜如倩仍然感到心凉,道:“我今天回来,就是跟吕靖谈离婚的。”

“你……”吕母一时没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