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九十六章 分财产

第四百九十六章 分财产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4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九十六章 分财产

“你说什么?”另一个声音同时传来,下一刻就看到吕靖从卧室走出来,怔怔地看着他。

姜如倩看着他,“如你所愿。”

吕母反应过来,失声叫道:“你要离婚?!!你反了天了,竟然敢离婚!”

“这不是你们期待的吗?”

吕母的声音戛然而止,自从知道姜如倩不能生之后,她就一直在想这件事情,原以为姜如倩不会同意,甚至会各种纠缠,没想到她竟然愿意离婚。

她先是感到意外,随后想到姜如倩竟然敢先提离婚,便有些恼怒,整得好似她不要吕靖一样,马上冲吕靖说道:“离就离,你早上有自知之明——吕靖,拿上户口本你们现在就去离婚,妈明天就给你找个漂亮人生的对象。”

“你……”虽然吕靖对这一天早有准备,但是真正面临的时候,他心里涌出了不舍和愧疚,一时没有动弹。

吕母一看他的表情,哪里不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当即推了他一把,催促道:“愣着干什么?人家主动要离婚了,难道你还想挽留啊?”

吕靖嘴唇动了动,“……你真的想好了?”

这事儿还容得她想不好吗?姜如倩唇边露出一抹悲凉的笑:“想好了。”

吕靖不敢看她的表情,撇开目光沉默了片刻,“既然你想好了,那……那就这样吧。”

“赶紧的,别磨蹭了,快点。”吕母使劲催促。

“等等。”姜如倩忽然打断。

“怎么,你又反悔了?”吕母的脸色一下子变得不好看。

“没有。”姜如倩咬了咬唇,“离婚之前,财产要分割一下。”

“分财产?!!!”吕母顿时瞪大了眼睛,尖叫道:“分什么财产?难怪你愿意离婚,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想贪图我们家的财产,我告诉你,一分钱你都别想带走!”

姜如倩暗暗握紧了双拳,鼓起勇气说道:“这套房是我和吕靖的,现在离婚,这房子当然要分割。”

“你想要房子?”听明白她的意思,吕母的脸色越发难看,“我不同意!这是学区房!以后吕靖有了孩子要用这套房子,你离了婚又没孩子,要这个房子也不怕糟践!”

“这套房子的首付有一半是我出的,装修我也出了钱,贷款也是我和吕靖一起还,所以这套房子有一半是我的。”

“你那首付是你大伯给的,你哪来的钱?装修值几个钱?还有房贷,你那点工资吃饭都不够还贷款?我告诉你,离婚可以,要房子——没门儿!”

“那是我大伯给我的嫁妆,就是我的,哪怕不是我的,也不是你们的。如果你觉得我没出几个钱,我们可以算一算,我到底出了多少钱。”她的工资的确没有吕靖那么高,但也没低多少,也就是去年她辞职之后没有收入,才没有还过贷款。

“你还好意思跟我们算钱?我们家吕靖娶了你是倒了血霉了,耽误吕靖这么多年没能做爸爸,我们不找你要赔偿就算了,你竟然还想分财产,你要不要脸?”吕母破口大骂。

“妈……”吕静听不下去,好歹是他老婆,“你别这么说。”

“我说的不是事实?男人的青春不是青春?你这都三十岁了还没当爸爸全都是给她耽搁的,三十岁生孩子跟二十几岁生孩子能一样吗?我没跟她要青春损失费算好的了!这要不是她自己也不知道,跟骗婚没俩样!”

姜如倩不敢置信的看着吕母,吕靖被耽误了几年,难道她这几年就是喂了狗吗?她怎么能说得出这种话来?

她嘴唇哆嗦起来,目光转向吕靖,“你怎么想的?”

吕靖目光躲闪,“我也想要这套房,反正你要来也没什么用,不如给我,我可以给你补偿。”

没等姜如倩说话,吕母就叫起来:“什么补偿?家里还欠着钱,你哪来的钱补偿?真是个扫把星!进了家门家里没一件好事!没钱!一分钱都没有!”

“妈!”吕靖叫道。

吕母瞪眼,“前几天参加同学聚会,别人的孩子都打酱油了,就你结婚这么多年连个孩子的影子都没有,你头都抬不起来!你还想继续?”

吕靖一下子沉默了。

姜如倩声音颤抖地问他:“你也怪我?”

“当然怪你!你要是还念着点夫妻情分就赶紧离婚去!别在这里耽搁吕靖!”吕母高声叫道。

“哎哟,好好的怎么就说到离婚了?”这时电梯正好打开,几个买菜回来的邻居还没走出来就听到一句离婚,又见吕母气势汹汹地对着姜如倩,不由劝道:“吕靖妈妈,一家人有什么事好好说,和气点嘛。”

姜如倩平时喜欢跟孩子玩,时不时还送点小玩具,邻居门对她印象不错,住久了也都知道吕母平时对儿媳妇不大客气,心里有点同情姜如倩,纷纷委婉地劝说吕母。

“不会生蛋的母鸡不离还留着等断子绝孙啊?”吕母冷笑道。

“这……”邻居想说这话说得太难听,但是,生不出孩子这事……

一时间,他们看姜如倩的目光都变了。

“那个,小姜,这事虽然不是你的错,但你的确没能给吕靖一个孩子,到底夫妻一场,别弄得太难看了。”

“难怪这么多年没孩子,还以为小年轻不想生那么早呢,原来是生不出来啊……”别有深意的目光在她的肚子上打转。

“真生不出啊?哎哟好几年了吧?可惜了,女人不能生再好也没用。”

“可不是,没有孩子的家庭是不圆满的,那些什么丁克不生孩子的哎哟,最后都是要后悔的,家里没个孩子不行的……”

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一口一个不能生的女人怎样。姜如倩看着他们,忽然发现他们变得好陌生,就因为知道她不能生育,好像她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变得低人一等。

难道不能生育是她希望的吗?难道不能生育她就是个错误的存在吗?难道她所有的好足以抵消吗?

她耳边嗡嗡作响,只觉得天旋地转。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