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四百九十七章 找个律师

第四百九十七章 找个律师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四百九十七章 找个律师

姜芮书匆匆赶到医院,看到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气的姜如倩,连忙问道:“倩倩,你感觉怎么样?”

姜如倩摇了摇头,低声问道:“姐,不能生育的女人不能拥有幸福吗?”

听到这话,姜芮书的眉头当即皱了起来,断然道:“当然不是!生而为人,每个人都有拥有幸福的权利,这跟能不能生育没有直接关系,幸福要靠自己争取,另外还需要一点运气,而且幸福也不是只有别人才能给,自己也可以给自己,你不要听别人胡说八道。”

肯定有人拿生育这点指责了她,不然她也不会有这种疑问,这人是谁几乎不用多想,不是吕靖就是吕靖妈妈。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原本都好好的,在知道我不能生育后都觉得我有错,我不配,都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看我,好像我是个残缺的异类?”

姜芮书一听哪里还不明白,缓缓侧身坐在她身边,徐徐说道:“因为你不同,很多人会下意识地排斥跟自己不同的人,这是偏见,就像我这个年纪还没结婚,在很多传统的人眼里我也是异类,他们会用自己的眼光来看待我,认为我肯定不快乐,而他们才是快乐的,所以哪怕他们明明没有我过得好,也会自认为比我优越,进而排斥我,瞧不起我。”

姜芮书抬手将她鬓角的碎发拢到耳后,继续说道:“他们觉得有孩子才有幸福,而你没有,没有就是错误——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是偏见,是狭隘,不能拥有某一样别人所拥有的东西,并不能否定你身上的每一个优点,不能否定你是一个善良勤快的好女孩。”

姜如倩抬起头,怔怔地看着她,“……这真的不是我的错吗?”

“不是!”姜芮书斩钉截铁道,“这绝对不是一个错!”

姜如倩暗暗握紧了双拳,深深吸了口气,把回家后发生的事大概说了一下,说到最后,她露出一抹苦笑,“我还以为自己跟他们关系不错,没想到……”

“吕靖的意思也是让你净身出户?”姜芮书没想到吕靖竟然也这么绝情。

“开始他说愿意补偿,但他妈不同意,说家里还欠着外债没钱,他就不说话了。”姜如倩说着,想起吕靖当时的反应,心底真是一点期望都没有了。

这也欺人太甚!

姜如倩已经愿意主动成全他们,有心的会在财产分割上多做些让步,成全夫妻一场的情分,便是正常财产分割,该谁的就是谁的,打拼的时候一起吃苦,离婚就让人净身出户就是丧良心了。

姜芮书心底对吕家人的印象跌到了谷底,原本对吕靖印象还不错的,现在也直接变成了负分。男人啊,别说什么都是父母的意思,说到底就是软弱自私,只会委屈媳妇的都是渣。

姜芮书略作沉吟,道:“既然他们家不愿意正常分割,那就走程序吧。”

“走程序?”姜如倩从来没打过官司,下意识排斥,但随后想到姐姐是法官,对这方面再熟悉不过,很快放下了心。

“你跟吕靖的财产状况很明确,没什么值得争议的,走程序很快就能解决。”姜芮书跟她解释,“也不是马上诉讼,先找律师跟他们谈,能谈好自然好,谈不好再走程序。”

她主要是考虑到姜如倩自己去谈离婚,吕家人肯定会欺负她,不如让律师去跟吕家人谈,离婚这事只要姜如倩真的看开了,她就比吕靖掌握更多的主动,因为姜如倩现在离不离没多大区别,但吕靖爸妈肯定希望姜如倩尽快离婚让位,给吕靖重新找了媳妇生孩子,他们比姜如倩更拖不起。

其实姜如倩拖着不离,吕家人早晚会松口,但离婚前肯定会鸡飞狗跳不得安宁,她希望姜如倩能早点开始新的生活,越早脱离这段婚姻约好,所以找律师全权处理是最合适的。

“那,我要怎么做?”姜如倩下意识想听姐姐的意见。

“这事交给我。”

-

“我?”开着车,秦聿接到姜芮书的电话,问他在哪里。陆斯安叫他打球,现在正在半道上,不过他没有直说,而是问道:“我在外面,有什么事?”

“有点事找你,你什么时候有空?”姜芮书道。

秦聿垂眸看了看时间,“现在也没什么事。”

“那你能来我家一趟吗?”

“嗯。”他淡淡应了声,“大概要半小时。”

挂了电话,他给陆斯安拨过去,“临时有事不去了,你自己玩吧。”

“啥?!”陆斯安一下子坐起来,“我都在球馆等着了,你就这么放我鸽子?我一个人玩,玩个球啊???”

“嗯。”他说,“就这样。”

“就什么……”话没说完电话就挂了,陆斯安的话全堵在了嗓子眼里,“你个秦鸽子!下次再也不约你了!”

回到凯旋公馆,秦聿直接开车到姜家。

“你来了。”

秦聿一抬头就看到姜芮书笑盈盈站在车库外,她穿了身蓝色波点茶歇裙,亭亭玉立,很简单,却很耐看。

看到他一身运动装,姜芮书心中有所猜测,“你是……准备出去玩的?”

他合上车门,朝她走过去,没说别的,只问道:“找我什么事?”

姜芮书心里有点小小的开心,“有个案子想跟你谈谈。”

“案子?”秦聿看着她,脸上没什么表情,语气也淡淡的。

姜芮书有所觉察,忍不住淡淡笑了笑,“这几天因为这事很烦恼,所以没空联系你。”

秦聿脸色淡淡:“你有话直说。”

姜芮书抿着小小翘起的唇角,“是我妹妹,她现在面临离婚,双方财产分割有矛盾,她需要一个律师,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

“我不给人打折。”

“我给你律师费。”姜芮书含笑看着他,“你怎么收都可以。”

怎么收?能怎么收?秦聿缓缓垂下眼眸,便看到她趿拉着一双粉蓝色的脱鞋,露出雪白可爱的脚趾。他看了一眼,默默收回了目光,“先看看什么情况。”

“嗯,你跟我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