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章 逻辑

第五百章 逻辑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60  |  更新时间:

第五百章 逻辑

吕母冷冷瞪着她,好似跟她做了大逆不道之事。

姜如倩顿时明白过来,这里面很多人可能是她叫过来的,过来审判她……

“别管那些人,他们影响不了法官。”秦聿语声淡漠,似乎压根没把对方的气势汹汹放在眼里,这让姜如倩纷乱的心思平静了些许。

她点点头,在自己的位置坐下。

吕家也请了一个男律师,四十来岁的模样,圆脸,浓眉大眼,是那种让人亲切的相貌。姜如倩感觉对方在打量自己,感觉有点不自在,只能默默告诉自己不要在意。

过了两分钟,吕靖从外面进来在她对面坐下,姜如倩与他隔空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是相对无言,心情复杂。

“现在开庭。”随着法槌落下,法庭里的气氛骤然肃穆。

作为原告方,秦聿重申了原告的诉讼请求,以感情破裂请求法院判决离婚,平分原被告名下共同房产,以及共同承担夫妻共同债务十万元,没有提出要询问当事人,也没有询问证人。

见他不出招,被告律师提出了询问原告,“借钱做试管婴儿是谁提出的?”

这是姜如倩心里的伤疤,听到被告律师如此直白地询问,她心里扎了一下,随后感觉所有人都投来目光,有探究,有鄙夷,有各种不友好的意味,让她有种被扒光,所有隐私都暴露在人前的感觉,想起了先前的种种非议。

她下意识握紧了掌心,垂着头低声道:“是我。”

“这十万元都用在做试管婴儿上?”

“是。”

“都用在你身上?”

“是。”

被告律师点头,提出询问被告,“对你而言,一个幸福的家庭是什么样的?”

吕靖沉默了几秒,缓缓开口:“夫妻秉性相投,相互尊重,能为了更好的生活一起努力,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这是两人共同的家,不会颠沛流离,有一辆车,丈夫可以送妻子去上班,还有……两个孩子。”说到这里,他不由抬眸看向姜如倩,“最好一个男孩,一个女孩,也不一定非要这样,如果经济条件没那么好就一个,男孩女孩都可以,到时候孩子会有一对慈父慈母,因为爸爸妈妈都是好脾气的人,家里不会有争吵,只有欢声笑语……”

姜如倩只觉得扎心,他说的这些都曾经跟她说过,他们都曾经为之而努力过,可惜……

“如果没有孩子呢?”被告律师继续问道。

“请被告方不要提跟本案有关的问题。”秦聿突然开口,“本案的争议焦点不是被告幸不幸福,被告一家包括被告在内,因为原告无法生育而嫌弃原告,双方感情破裂属实,现在应该解决的是,被告应与原告公平合理分割财产。”

他的语气很平静,但有种说不出的嘲弄,都诉讼离婚了还谈什么感情,伤钱。

被告律师噎了一下,审判长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些问题跟本案有密切关系吗?”

被告律师道:“审判长,这些问题关系到争议焦点,非常有必要。”

“希望你能证明这一点。”审判长示意他继续问。

被告律师点点头,看向吕靖,“请被告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吕靖却有点不知道怎么开口。

被告律师忍不住在心里暗骂秦聿,本来气氛好好的,被他这么一打岔,差不多都毁了。

于是他又问了一遍:“看得出你是一个很喜欢孩子的人,如果没有孩子,对你人生的影响一定非常巨大吧?”

吕靖垂眸说道:“如果没有孩子,我会觉得人生无法圆满,对我而言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缺憾。”

“当你得知被告无法生育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很痛苦,感觉人生没有希望了。”

“还有吗?”

“还有愤怒。”

“为什么愤怒?”

吕靖仍是垂着眼帘,“本来我们有过两个孩子的,但最后都没了……医生说如果再小心一点,是很可能保住的。”

姜如倩指尖颤了颤,不敢相信他竟然这么说。他这是在怪她?怪她没有保住孩子……

这时,被告律师向她投来了目光,“也就是说,如果被告再小心一点,你们本该拥有一个孩子,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是吗?”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姜如倩,但姜如倩却一瞬不瞬地看着吕靖,瞳孔微张,连呼吸都忘记了。

吕靖沉默了几秒,终于开了口,“是。”

姜如倩脑子一片空白。

秦聿简直想给他们鼓掌,他们这是想把姜如倩定为过错方,虽然这个过错方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过错方,但对于争取财产的时候多少还是有利的。

这三观真叫人叹为观止。

秦聿提出询问被告,“结婚前你和原告做过婚检吗?”

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但吕靖却下意识紧张起来,“做过。”

“原告当时是否存在生育问题?”

“没有。”

“那么原告为什么不能自然怀孕?”

“医生说她的体质有点弱。”

“仅仅如此?”

吕靖顿了一下,“也可能因为工作比较辛苦,压力较大。”

“做试管婴儿之前,医生有没有保证过你们百分百能怀孕并最终拥有一个孩子?”

“没有。”

“原告怀孕后,有没有不遵从医嘱?”

吕靖抿了一下唇,“……应该没有。”

“那么——”秦聿看着他,“作为丈夫,你没有给原告提供优渥轻松的生活,让她不得不为家庭奔波忙碌因此损伤健康,怀孕期间也并未有违医嘱,在医生都无法保证你们一定能拥有孩子的情况下,你凭什么把过错推到原告身上?”

吕靖说不出话来。

这时,被告律师说道:“原告不能生育,这一点给被告造成了很大的伤害。”

“对原告难道就不是伤害?”秦聿反问,“不能生育就是过错,就是伤害,就逼人离婚——被告结婚是为了娶一个生育机器?”

“当然不是!”被告律师矢口否认,“在婚姻中,孩子是绝大多数人的期待,一个身体健康的男人期待有一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也是公民的基本人权,应当予以尊重和理解。”

秦聿轻轻一哂,“只有机器坏了,才会要退货,要索赔,这就是被告的逻辑。”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