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零一章 可笑的论调

第五百零一章 可笑的论调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五百零一章 可笑的论调

被告律师知道,绝对不能让吕靖,他飞快阻止语言,“不可否认,原告不能生育是直接导致婚姻破裂的直接原因,一段美好的婚姻因为这样的原因走到尽头,虽然很遗憾,但这也只能遗憾,诚然人们对不离不弃喜闻乐见,但也不能为了原告就要牺牲被告,这样的要求是不人道的。”

这个说法比生育机器要好,诚然吕靖选择离婚并不为人称道,但他这么选择也不能说错了,他没有做别的伤害姜如倩的事,只是想要一个孩子,而姜如倩生不了,只能说是遗憾。

秦聿微微一笑,“所以原告不能生育就是亏欠了被告,需要把自己的财产补偿给被告?”

秦聿不跟他闲扯,直指争议焦点。

被告律师感觉不能跟他争下去,转向审判席,“审判长,我想用一下投影。”

审判长点头应允。

被告律师连上投影,在播放之前,他说道:“这里面有些观点或许不是那么的美好,但代表了大多数人的观点,希望原告能接受现实,也希望审判长和两位陪审员能考虑民情。”

听他这么一说,审判长和陪审员都有了好奇心,纷纷看向大屏幕。

被告律师按下播放键。

视频背景是人来人往的街头,拍摄者画外音说道:“今天我们来做一个街头采访,看看人们对于生育问题的看法。”

第一个接受采访的对象是一个年轻男子,二十四五岁的模样,打扮时髦。

“请问你有女朋友吗?”

“有啊。”说到自己的女朋友,男子脸上露出笑意,“我们准备今年结婚。”

“你和你女朋友是丁克主义吗?”

“当然不是。”男子一口否定,“两人世界固然好,但结婚怎么能没有孩子?我们还打算生两个呢。”

“如果你女朋友不能生育,你会离开她吗?”

男子皱起眉头,“我们身体很好,应该不会有这种事。”

“如果呢?”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生孩子不难吧?”

“现实里还是有很多这样的问题,如果真的不幸遇到了,你会怎么选择?”

男子沉默了几秒,“没孩子的家庭是不圆满的,很容易出问题吧……”

“也就是说,你不能接受自己女朋友不能生育,是吗?”

“这种事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吧?”

第二个采访对象是一个中年男子,被问及如果妻子不能生育的想法,他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谁结婚不想要孩子?没有孩子那日子还有什么盼头?”

“所以你不能接受妻子不能生育?”

“谁接受得了啊?”

第三个采访对象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男子,他的态度很明确,“我现在的女朋友就是因为不能生育被离婚的,我也是自己有个女儿,对孩子的欲望没那么强,所以才能接受她,要是没孩子,我一开始就不会接受她,不过感情要稳固的话,还是要想办法再生个孩子。”

第四个采访对象年纪更大一些,他的态度更加激烈,“花几十万娶回来的老婆不能生,那不就等于想吃鸡蛋买了只不能生蛋的母鸡回来,要来何用?”

……

“别人接不接受我不知道,但我家绝对不能接受,我们全家都不接受。”

“当然不能接受,你看那些丁克现在潇洒,老了都要后悔,孩子是一个家庭的纽带,没有孩子的家早晚要散。”

“我绝对不会让我儿子娶不能生的女人,我们家没有皇位要继承,但没个孩子,那不是要断子绝孙?让人断子绝孙,天打雷劈啊!”

“领养当然也可以,但谁不想有个亲生孩子?反正我绝对不会跟不能生育的女人结婚。”

“生儿育女是女人的天职,不能生就不能算一个完整的女人。”

“不能生的女人还是女人?”

“不行!”

“绝对不可以!”

“必须有孩子!”

……

法庭里一片寂静。

视频前前后后采访了二十多个人,每个人的态度大同小异,对配偶不能生育都极其排斥,他们的理由都很现实,代表了许多人尤其是男人的想法。

姜如倩脸色苍白,想起了那天回家的时候邻居们说过的那些话。

难道这是女人的原罪吗?

不管人品,不管道德,不管生平经历,只因为这一点就是有罪的……

被告律师看了看审判席,见座上三位都陷入沉思,唇边不由勾起了满意的弧度,这次审判长和陪审员都是男人对他们有利,男人对孩子的执着都差不多,更能感同身受。

他开口打破寂静,“视频里这些被采访者的观点或许有些尖锐,但原告是女性,跟被告立场不一样,或许不懂男性对于孩子的渴望,更不懂自己不能生育给被告带来了多大的负面影响。当然,女性的价值不仅仅在于生育,但是不可否认,女性的最大价值之一就是为人类繁衍后代,我这么说并不是物化女性,而是由衷地认为她们非常的伟大,因为只有她们才能完成这一项伟大的使命,所以一个女人可以生儿育女,才真正是一个完整的女性,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

法庭里再次寂静。

突然,一道迟疑的掌声在旁听席里响起,随后旁边的人仿佛感染,跟着鼓起了掌,渐渐地掌声雷动。

被告律师微笑着朝旁听席颔首示意,随后看向对面。

姜如倩浑身冰冷,木然地转头看向秦聿。

秦聿脸色淡漠,直到掌声渐歇,这才缓缓开口:“可笑的论调。”

被告律师脸色一变,只见秦聿看向旁听席,“大清已经亡了一百多年,竟然还有这么多人赞同三从四德这一套。”

被告律师眯起眼睛,“这不是三从四德,这是民情,是法律也保护的基本人权。”

秦聿将目光转向被告律师,“如果生孩子才能彰显价值,母猪岂不是比大多数人更有价值?”

“噗——”

旁听席里一些市民没忍住笑出声来,尤其是两个年轻女孩,用力鼓起掌来,“说得好!”

审判长敲法槌,“安静!”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