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零四章 找你喝酒

第五百零四章 找你喝酒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3  |  更新时间:

第五百零四章 找你喝酒

为了庆祝胜诉,范阿姨特地做了顿大餐。

经过这段时间调养,姜如倩的气色好了很多,不过因为多年操劳,明明比姜芮书小两岁,看起来却比姜芮书的状态要差很多,为此姜芮书给她制定了健身计划,于是吃过饭休息了一会儿,姜如倩就一头扎进了健身房。

姜芮书看外面天快黑了,去酒窖翻了一瓶酒出来,又去厨房扒拉了一些范阿姨今天做的点心,换了条衬衫裙就出了门。

夜幕落下,天光越来越暗,苍穹变得幽蓝,游泳池映出天空的颜色,仿佛一块幽蓝的宝石潜在草坪上。

“扑通”一声,秦聿一头扎进水里,水面极其巨大的浪花,涟漪向四面荡开。

波浪拂过他宽阔结实的背脊,流畅的肌肉时而浮现,隐约勾勒出男人强健的躯体。

他游了几个来回,突然听到门铃声。

在屏幕里看到姜芮书的脸,他心中隐约有所想法,口中问道:“有事?”

姜芮书举了举手里的酒,笑道:“找你喝酒。”

秦聿抿了抿唇,让她进来。

姜芮书进来的时候,远远看到男人身上只穿了条四角游泳裤,肩头披着一块浴巾,结实的胸膛被遮住一半,头发湿漉漉地滴着水,滚落到结实的胸膛,往下滑到分明的腹肌,浑身上下都湿透了……

真好看。

她唇边露出了笑意,“没打扰你吧?”

秦聿应了声,目光落到她双手拎着的东西上,淡淡道:“你先进屋,我换个衣服。”

姜芮书点头,又问:“厨房能不能用一下?”

秦聿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只道:“随意。”说罢便转身进屋上楼。

等他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下楼,却没在客厅看到姜芮书,找了一圈,看到起居室亮着暖黄的灯,走过去在落地窗前看到她忙碌的身影。

桌上摆了两个平底杯,平底杯里倒了大半杯酒,透明的泡着鲜黄的柠檬片,旁边摆着一盘精致可爱的点心。

听到动静,她转过头来,看到他的瞬间脸上下意识露出了浅浅的笑意,“我在你家冰箱找到了柠檬,正好做screwdriver。”

他的目光落到了旁边的酒瓶上。

姜芮书带来的是伏特加,伏特加是烈酒,加上柠檬就是screwdriver,口感酸甜清爽,非常适合夏天。

“试试。”姜芮书端杯示意他,“虽然是很简单的调酒,不过口感不错的。”

他走过去端起另一杯。

冰块释放的能量让杯壁凝满了水珠,入手的瞬间便是一阵清亮。

姜芮书举杯敬他,“先恭喜你,又赢了一场官司。”

“谢谢。”

两只杯子轻轻碰了下,秦聿举杯,还没入口便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酒香,待酒液入口,夏季的燥意一下子被驱散,因为加了柠檬,口感酸中带甜,还有点苦味,但并没有遮住伏特加的醇香,高度酒精让人顷刻间有点微醺,清爽与浓烈的混合,就像这夏季的夜。

“还要谢谢你帮倩倩打赢这场官司,让她可以开始新的生活。”姜芮书又道。

“这官司不难,换个律师也能赢。”秦聿淡淡道。

姜芮书笑着摇了摇头,“我听倩倩说了,你在庭审的时候帮她说了很多话,谢谢你为她说了那些话。”

他不说那些也能打赢官司,说不说对他没差别,但对姜如倩有很大的差别,他的那些话给姜如倩正了名,也让姜如倩对自己有了新的认知,对未来有了新的想法,或许还不至于脱胎换骨,但他打开了一扇窗。

“顺手而已。”他默默抿了口。

这人……

姜芮书不由看他,看他脸色淡漠,眼里缓缓荡开了浅浅的笑意。

她的注视太明显,秦聿扭过头来对上了她的眼睛,一眼撞进了她的如水般轻轻荡漾的笑眼里。

姜芮书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两人的视线隔空交织,眼里只有对方。

呼吸不自觉放轻了。

过了一会儿,两人不约而同地移开目光,看着外面。

“你的顺手对她帮助很大。”姜芮书轻声说着,“大概是小时候不被偏爱,倩倩一直很渴望有个属于自己的小家,所以她大学毕业没多久就结婚了。虽然我们平时不常见面,但我知道她很珍惜自己的家庭,就像只燕子一样,兢兢业业地努力筑巢,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很平淡,但是很幸福。如果不是这件事,她在吕家会过得很好。”

“如果她前夫不会被考验的话。”秦聿淡声道。

吕靖这种人如果没有遇到波折,他会是一个合格的丈夫,只是人总是经不起考验的,一念之间就走向了决裂。

姜芮书笑,这就叫上前夫了。

不过的确已经是前夫。

“倩倩在家庭上观念比较保守,如果不是彻底死心,她不会轻易离婚的。虽然我一直在开解她,但我一直能感觉到她心里仍然觉得自己有责任,这样下去的话,就算离了婚她也不会轻松,可是今天我感觉她没那种负担感了,虽然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彻底走出去,但相信她以后会过好的。”姜芮书释然道。

“那就好。”他淡淡道。

“你帮人打官司都会这么开解人吗?”

秦聿顿了一下,“看人。”

姜芮书忍不住轻轻笑了。

秦聿感觉她的笑声像羽毛,撩拨人的耳朵,不由端起平底杯抿了一口,冰爽的酒液顺着咽喉流下,带来一阵醒神的凉意,那种痒痒的感觉才压了下去。

“秦师兄,你怎么这么好?”

秦聿憋了一会儿,“账单会准时发给你。”

姜芮书忍不住又笑了,眉间眼梢都是笑,笑声如银铃清脆欢快。

秦聿:“……”就不该那么说。

“你差不多行了。”他说。

“好。”姜芮书笑着应声,马上止住了笑声,坐直身体,端起平底杯挡住自己的脸。

起居室外面是一棵很大的树,外面扑了鹅卵石和木板,这跟姜芮书家不一样,她光看着就能想象到如果这里装一个秋千,等到秋天落叶的时候在树下荡秋千,感觉一定很好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