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零六章 只对你这样

第五百零六章 只对你这样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5  |  更新时间:

第五百零六章 只对你这样

“抱歉。”

他能想到应该有什么原因,但他也以为她会朝着自己的理想奋进,没想到她是被要求的,虽然她也是自愿的。

他很少被要求过,至少家人没有要求他强行改变过什么,他从小到大所有的选择几乎都顺从了自己的心意,做律师也是,离开京城也是。

被要求往往违背自己的意愿,并不是件快乐的事。

姜芮书晃着杯子,淡淡笑了笑,“都是过去的事了,其实我没觉得被勉强,只是辜负了老师的心意,觉得对不起他。”

秦聿侧过脸来,见她抱着杯子喝水似的,这么一会儿功夫她就喝了大半杯,脸颊微微晕红,白里透红,像刚刚成熟的蜜/桃,他忍不住道:“你喝这么快会醉的。”

姜芮书笑了声,放下了杯子,“那我慢点。”

其实她已经有点微醺,伏特加是烈酒,半杯足以让她体会到醉意,但她很喜欢这种感觉,脑子还是清醒的,身体有点飘,整个人都处在一种放松的状态。

她放松了身体靠着沙发,像没骨头似的,几乎整个人都陷进沙发里。

“你平时下班都做什么?”姜芮书又开始发问。

秦聿想了想,忽然发现自己下班后很单调,不加班的话就直接回家,吃饭健身看书,偶尔打打游戏,到点休息,一天就过去了,陆斯安说老年人夜生活都比他丰富。平时工作忙没想过这个问题,他经常会觉得时间不够用,但仔细想起来,真的挺单调。

“不做什么。”

姜芮书转头看他,“我发现你有点宅。”

秦聿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他宅,不过想想是有点。慢慢喝了口,“我在这边朋友也不多,平时工作也忙,空闲的时候不多。”

“好巧,我也是。”姜芮书笑着眨眨眼,“我也是平时工作忙,在S市的朋友也比较少。”

秦聿想说你个本地人还朋友少,随后就听她说:“以后我们可以一起玩。”

这才是重点吧。

秦聿没应声但也没反对。

“那你周末做什么?”她又问。

“休息。”

“在家吗?”

“看情况。”

“那你在家会做什么?”

“看书运动打游戏。”

“去外面你喜欢玩什么?”

“打球,或者找个地方消遣。”

“你会去泡吧吗?”

“不怎么去。”

“你平时喜欢看什么书?”

“很多,法律、政治、文艺各方面。”

“那你……”

听她没完没了地问,秦聿感觉再问下去她能问到明天去,“你查户口吗?”

姜芮书转过脑袋看他,“就是想再多了解你一些,我们认识这么久,你还有很多方面我都不知道,聊聊嘛。不然你问我也可以,我很公平的,你回答我,我也会回答你。”

还鼓励他,“随便问。”

秦聿扯了扯嘴角,“我没什么想问的。”

“那我回答你吧。”姜芮书自顾自说起来,“我周末没事的话,也喜欢在家看书运动,偶尔会跟朋友出去玩,逛街看电影什么的,我看书也挺杂的,回头可以跟你聊聊,我很喜欢户外运动,每年都会参加马拉松……”

秦聿扶额,“……你知道你像什么吗?”

“嗯?”

“强买强卖。”

姜芮书笑,“那你买吗?”

秦聿顿了下,对上她的眼睛,眸光渐渐幽深:“你平时对别人也是这么说话?”

姜芮书唇边的笑意像今晚的screwdriver,酸甜清新又浓烈,“只对你这样。”

秦聿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一瞬,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像是要看清她到底是不是个骗子,嗓音变得低哑,“为什么?”

姜芮书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朝他勾了勾,“你过来我就告诉你。”

秦聿感觉到了自己的呼吸,感觉姜芮书此刻就像只妖精,在诱惑他走向未知的险地。

正要动,可是看到她手里快要见底的杯子,突然冷静下来,“你又想骗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姜芮书一脸无辜。

“我给你数数?”

姜芮书缓缓低下头,淡淡笑了笑,“不用了。”

她坐了起来,给自己添了半杯伏特加,很快聊起了别的话题。

见她拿酒当水喝,秦聿眉头皱起来,“你别喝那么多。”

姜芮书晃了晃杯子,自信道:“这点不会醉的。”

秦聿还想说,但看她跟没事人似的,最终没有阻止。

但事实证明,姜芮书对自己的酒量一点数都没有,半杯没喝完,人就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姜芮书?”秦聿叫了声。

姜芮书含糊地应了声,抱着抱枕不撒手。

他眉心拧起来,伸手推了推她肩膀,“姜芮书?”

“嗯……”她把脸埋进抱枕里。

秦聿:“……”说好的这点不会醉呢?

秦聿看了看时间,十点半了。

看着沙发上的醉鬼,他一阵头疼,但再头疼也要先把这个醉鬼给安置好。他暗暗叹了口气,起身走到姜芮书身边,将她从沙发捞起来,大概是喝醉了,她整个人跟没骨头似的,浑身软乎乎地一下子就倒在了他怀里。

“姜芮书?”他摇了摇怀里的人。

姜芮书皱了皱眉头。

“姜芮书。”他又叫了声。

姜芮书大概是被吵到,皱着眉头缓缓睁开一条眼缝,眼神迷离,“……嗯?”

“你该回家了。”

姜芮书晃了晃脑袋,“那……回、回去……”却没动弹。

靠她自己是回不去了,但这小醉鬼也太理所当然了。

秦聿没办法,把人扶住,转身将她背了起来。

她这会儿酒品倒是挺好,安静乖巧不捣乱,没像以前那样动手动脚,不过也可能是醉得厉害,人已经糊涂了。

夜已经深了。

晚风习习吹来,路上早已看不到其他人,四周一片静谧,只有远处夏虫此起彼伏的鸣声,路灯如方向指引,将漫天的黑暗照亮,秦聿背着姜芮书一步步向前,有种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两人的感觉。

“姜芮书……”他忍不住叫了声。

但没有回应。

姜芮书趴在他背上,头枕在他肩上,一动也不动。

他扭头想看看她,还没看到,脸就碰到了她的脑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