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零七章 无法无天

第五百零七章 无法无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4  |  更新时间:

第五百零七章 无法无天

他看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的头发垂落在他胸前,感觉脸贴着他脖颈,呼吸撒在他脖子肌肤上,也不知是天气热还是她喝了酒的缘故,他感觉姜芮书呼出来的气很热。

五感忽然变得敏锐,他感觉她的唇不知何时贴在了他的动脉上,还有她紧贴着自己后背的身体,她柔软的腰肢,以及胸口的柔软……

他深吸了口气,将心底的躁动压下去,加快了步伐。

“秦聿……”姜芮书忽然叫他的名字。

她很少直接叫他的名字,不是秦律师就是秦师兄,总带着点或是疏离或是故意的亲昵,却很少这样叫他的名字。

平时别人都会叫他秦律师,就亲戚朋友会直呼他的名字,但是姜芮书,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很少直呼她的名字,感觉有点特别,跟所有人叫他的名字都不一样。

他没注意到自己的语气比平时要柔和,“怎么了?”

“你好蠢哦……”

秦聿:“……”

没等他说话,姜芮书又在他背上叨叨起来,“你个傻瓜蛋。”

“情商低穿地心!”

“没、没眼色!”

“傻乎乎!”

“你……你知道你失去了什么吗?哼、哼哼!你已经得罪、得罪我了,我不会告诉你的,你就、就郁闷一辈子吧……”

秦聿额角青筋直跳,这个醉鬼!他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故意喝醉,趁机耍酒疯骂他。

“讨厌……你真讨厌……”

“你才讨厌。”

“你讨厌!”

“我哪里讨厌?”秦聿真想把这个没良心的小王八蛋扔这里,趴在他背上还一句句地骂他,要不是喝醉了,非要她好看不可。

“哪里都讨厌……”

“讨厌你还找我喝酒?”

“好看啊,秀色、可餐……”

秦聿眉心一跳,随后就听她嘿嘿一笑:“身材好棒,想摸……”

“姜芮书!”秦聿没忍住叫了声。

“哼!”

她还敢哼他,简直没天理了。

没等他说什么,她还委屈上了,“我都这个年纪了,没亲过,没睡过,摸都没摸,好可惜……”

秦聿:“……”这话他真不知道怎么接。

他算是发现了,这醉鬼醉是醉了,但基本逻辑还在,就是幼稚了很多,逻辑也变简单了,胆子也变大了,平时客客气气别提多假,现在骂他一点顾忌都没有。

“我能不能摸……”

“不能!”一听她开口,没等说完,秦聿就断然拒绝,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为什么?”

秦聿脑阔疼,“以我们的关系,不能那么做。”

“那、嗝……什么关系可以?”

秦聿脚步一顿,看着地上落下两人的亲密相依的影子,像交缠的眷侣。

沉默了片刻,他忽然轻声问道:“刚才你想对我说什么?”

“……嗯?”

“刚才喝酒的时候我问你为什么,你让我过去,想跟我说什么?”秦聿看着前方漆黑的路,感觉自己此刻像个卑鄙的偷窥者,趁着别人不注意偷窥对方的私密。

“说啊……说……”秦聿的心提了起来,连呼吸都屏住了,可姜芮书突然卡顿,“说什么了……”

一阵清风拂过,树影轻轻摇晃,仿佛也把什么给吹走了。

秦聿缓缓低下头,轻声道:“不记得算了。”

“不,不要,我想说什么了……”她还在纠结,嘟囔个不停。

“或许睡一觉能想起来。”秦聿劝道。

“不要。”姜芮书蹭了蹭他脖子,“你帮我想想。”

秦聿浑身一僵,“你别这样蹭我。”

姜芮书又蹭了蹭,“你想想。”

说了还顶风作案,简直无法无天。

秦聿觉得自己不该提这个话题,这就被赖上了,“你又没告诉我,我怎么知道你想说什么。”

“你猜,猜猜。”

“你醉了怎么还这么多话?”

“没醉,没醉。”

秦聿觉得自己是傻了,跟个醉鬼说这么多,但口中还是顺着她说道:“是,你没醉。”

她终于满意了,又嘀咕:“我们去哪里?”

“送你回家。”

“唔……”她应了声,渐渐没了动静,只有耳边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

听到门铃声,范阿姨还以为是姜芮书回来了,谁知从可视电话里看到秦聿背着个人,连忙迎出来,很快就看到姜芮书趴在秦聿肩头,她先是一惊,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等走近了就闻到一股淡淡的酒气。

“这是喝醉了?”范阿姨诧异。

秦聿嗯了声。

范阿姨忍不住乐了,“好久没见到芮书喝醉了,怎么醉成这样?”

“高兴吧。”秦聿淡淡道。

“今天你帮倩倩打赢了官司,她的确很高兴。”范阿姨看着眼前过分出色的年轻人,“不过很久没见到她醉成这样了,看来芮书真的喜欢跟秦先生你做朋友,乐于跟你分享开心的事。”说罢她意识到这么说话不方便,拍了下手,“啊,瞧我,还要麻烦秦先生把芮书送到楼上。”

范阿姨连忙让开,请他继续帮忙。

秦聿知道范阿姨扶不动姜芮书,默然点了点头。

姜芮书的房间没上锁,轻轻一推就开了,秦聿走到床前,转身把她轻轻放到床上。姜芮书像没骨头一样,歪歪扭扭地倒在床上,扭麻花似的,秦聿见了给她摆好头和手,范阿姨去找醒酒药了没跟上来,他只好蹲下身,握住她的脚腕,给她脱了鞋,将她的脚摆正。

姜芮书吧唧了一下嘴。

秦聿回头看着她,侧身坐在了床边,抬手将她脸上凌乱的头发拂开,只见她小脸嫣红,睡得香甜。

他的手没有离开,从她的额头缓缓下移,停在了她脸颊上。

指腹触及的是一片细腻光滑的肌肤,温热柔软的触感叫人感觉到她是如此的鲜活。

这时,脚步声由远而近。

他站起身,扭头一看,就见范阿姨端着一杯水走了进来,见姜芮书睡得好好的,她莞尔一笑,轻声道:“麻烦秦先生了。”

秦聿点点头,“不麻烦,你照顾她,我先走了。”

范阿姨点头,“那我不送秦先生你了,回头再谢谢你。”

“不必。”秦聿说着往床上看了眼,转身离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