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一十章 翻旧账

第五百一十章 翻旧账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4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一十章 翻旧账

她紧闭着眼睛,睫毛轻轻颤动,呼吸喷撒在他掌心,能感觉到她的呼吸变得轻盈缓慢,昭示着她当时的心情,有些紧张,还有点期待。

是从未见过的模样。

他拧开酸奶盖喝了一口,发酵风味的酸奶,口感顺滑,微酸,几不可察的奶香,不甜不腻。

随后他捏了一块果脯放入口中,甜中微酸,果香浓郁,一点也不粘牙。

他以前不喜欢这些零嘴,但真正尝试起来发现没有那么不能接受。

甚至,比想象中的味道要好。

-

C区法院。

“姜法官早啊。”

“早。”

“姜法官今天心情很好啊?”

“春风满面啊,有什么好事吗?”

姜芮书笑而不语,打完招呼径直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过了一会儿,刘一丹过来找她确认上午开庭的事宜。

“你昨晚干嘛去了?”姜芮书指指她的眼睛,这小妞两眼红肿,眼底还有血丝,也不知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不免关切地问了句。

刘一丹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看着倒是精神了些,“没什么,就是睡得比较晚。”

姜芮书挑眉,“约会?”

刘一丹一下子get到了她话外之音,喷笑道:“哪能啊?我现在孤零零的孤家寡人一个,真有约会对象就好了。”

“那你怎么回事?睡眠问题?”

提起原因,刘一丹有点不好意思,“没呢,就是在网上看别人掐架,一没注意就睡晚了。”

“看别人掐架?”姜芮书知道她爱凑热闹,不过能看到忘记睡觉也是忘我的,“最近又有什么新瓜?”

“啊,就是这阵子许圣的新剧热播,有个女孩在微博吐槽许圣的演技,还画了个连环画,被很多人转发,许圣的粉丝看到就要求她删掉连环画,还要求她道歉。没想到这个女孩子很硬气,跟许圣的粉丝怼起来,结果越闹越大,各家下场搅混水,特别热闹。”

姜芮书失笑,“下次可别这样,注意休息,待会儿开庭你顶得住吗?顶不住我让小张做记录,你先休息一下。”

刘一丹连连摇头,“不用不用,我就是熬夜容易眼睛肿,熬一夜对我没啥影响,绝对不会出错。”

姜芮书看她精神还可以,就道:“行,那你自己注意,先去准备开庭吧。”

上午的庭审是一个性骚扰案,性骚扰的对象是一名年轻男子,他在地铁里被另一名男子用敏感部位多次碰蹭,原告忍无可忍,反手给了对手一拳,没想到反而因为对方被自己打伤赔了三千块。

他不服,直接提起诉讼。

但是姜芮书审理这起案子的时候,很快就感觉到了困难,因为事发时是下班高峰期,地铁里人特别多,完全是人挤人,加上监控不清晰,被告也矢口否认性骚扰,所以很难认定原告的指控。

“难道法律不保护男人?男人被性骚扰就不是骚扰?”原告很不能理解。

“法律不是不保护男性,是要证据,任何一个事实认定都需要证据。”姜芮书耐心解释。

“我不是给了证据?”

“你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被告性骚扰了你。”

“他没被拍到,又做得那么隐蔽,我给的这些证据又不行,那怎么才行?”

姜芮书知道这类案子取证相对困难,因为案发时大多在私密封闭的场所,或者手段比较隐蔽,往往只有一句话或一个动作,要将这种瞬间发生的骚扰行为及时固定下来比较困难,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录像、录音、电子证据是最直观的,没有这些证据,有证人也可以,目击事发经过且与你没有利害关系的目击者。”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原告仍然不甘心,“我跟他又不认识,要不是被骚扰,我干嘛费老大的劲到法院打官司?”

“法院不能在没有确切证据的情况下做出对被告不利的判决。”姜芮书表态。

最终原告只能试图寻找当天的目击证人。

刘一丹感慨道:“我还是第一次碰到男性起诉同性性骚扰的。”

“何止男性少,女性也不多,对这类遭遇人们还是习惯性感觉羞耻,尤其是男性,他们被性骚扰后遭受的心理伤害并不比女性轻,甚至耻辱感更强烈,曝光后往往很少获得支持,还可能被嘲笑。”

“受害者有罪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缺人渣认同。”

姜芮书耸耸肩:“只希望越来越多的人能重视这个问题,学会取证,维权会容易些,如果能设立更全面的惩罚性制度,这种情况会越来越少。”

开完庭就是午饭时间。

吃过午饭回到办公室,姜芮书开始琢磨秦聿上午到底什么意思,难道自己昨晚还是招惹他了?

她给巧克力拍了张照片,【这个巧克力很好吃,我已经吃了一半。】

那头秦聿正在餐厅,看到这条信息,反手就回了一条。

姜芮书点开新消息一看,是网店链接。

姜芮书:“……”

她决定直接问:【你今天那个魔术什么意思?】

“先生,请您慢慢用餐。”侍应生端着托盘,将罗宋汤轻轻安置在餐桌上。

“谢谢。”秦聿道了声谢,就听到手机叮一声,看到了姜芮书的询问。

【你不是也变过魔术?】

【我给你写过检讨了,你也接受了。】可不能这么记仇。

秦聿看出她的话外之音,【你不喜欢?】

当然……谈不上不喜欢……

姜芮书有点说不上来的感觉,算了算了,这个话题揭过吧,可不想被他翻旧账,毕竟以前她干过不少这种事,真说起来还是理亏的_(:з」∠)_

于是她说起了自己的另一个目的:【明天晚上有空吗?】

看她话题转得这么生硬,秦聿嘴角扯了扯,一想就知道为什么。

他今天都没什么事,清闲得很,但是……

【为什么是明天?】

【因为倩倩今天搬家,我晚上要去她新家看看,所以要明天才有空。】虽然倩倩说得好好的,也交代了范阿姨给安排好车送她过去,但不亲自去一趟,她还是不大放心,所以今晚没空。

不过他这么问,这语气有点奇怪哟。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