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一十一章 呵

第五百一十一章 呵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一十一章 呵

姜芮书唇边露出笑意,又飞快发了条信息:【你今晚什么时候回家?】

今天都没过就想明天。

秦聿抿着唇,跟着看到她新发来的话,不知道她问这个做什么,【有事?】

【还你东西。】

她拍了张照片过来,是他上午送的西红柿汁的瓶子。

他想说不用还,但发送的时候送变成了,【今天没什么事。】

那就是会正常下班咯?姜芮书心里暗戳戳计划起来,随后又问道:【那你明天有没有空?请你看电影,最近有部很棒的片子上映,一起去?】

约会不一定总要二人世界,有时候到人多的地方去也能感觉到趣味。姜芮书算盘打得啪啪响。

【应该有。】

【既然有时间,干脆先一块吃个饭?】她很好地表示什么叫得寸进尺。

就知道会这样,秦聿甚至能想象到她现在的表情,两只眼睛亮晶晶地盯着手机,唇边是浅淡的笑意,好似在等着猎物落入套中。

【可以。】

【这次我来定地方。】

他连发两条。

哎?姜芮书惊讶,这是要请她?

仿佛接收到了什么讯号,她眼底的笑意快要荡出来,【好啊。】

下午下班,姜芮书去了趟姜如倩的新居,一套小两房,不算宽敞,但装修很文艺,可以看出很多细节都用了心,整个屋子纤尘不染,但显然不是那种临时打扫的干净,而是主人习惯使然。

看人可以从细节看出人品,看着装饰温馨的房屋,姜芮书感觉姜如倩的朋友应该是个比较会生活也热爱生活的人。

姜如倩现在就需要这样热爱生活又会生活的人陪她走出低谷。

等真正见到人,姜芮书便感觉这个朋友的确不错,有主见有想法不盲目,还有点热心,这时候提出让姜如倩搬过来,显然是存了帮助她的心。

姜芮书请她们在附近吃了顿饭,请对方多关照姜如倩,三个女人宾主尽欢。

“如倩,你这个姐是亲姐吗?我记得你家里就一个弟弟吧?”朋友看着姜芮书的车渐渐消失在夜色里,向姜如倩问道。

姜如倩唇边露出温暖的笑,“是我堂姐,但比亲姐更好。”

“那你运气挺好的,有个这么照顾你的堂姐。”

姜如倩以为朋友说的是姜芮书这段时间对自己的帮助,接着就听到朋友说到:“她刚才跟我说,你心里可能还觉得自己不配,她跟你相处不多,虽然你相信她,但可能不够亲密,有些话说出来效果没那么好,希望我能多鼓励你,告诉你你有多好,你值得再拥有幸福,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就找她。”

朋友看着她,心里很了解如果不是有这个姐姐支持,她恐怕现在还脱离不了婚姻的泥潭,现在还为她考虑这么多,真的用心良苦,“你不要辜负你姐姐的心意。”

姜如倩一怔,“她什么时候说的?”

“你去洗手间的时候。”

姜如倩没想到姜芮书还这么交待过,眼里渐渐泛起水光,“我会的。”

为了自己,为了不辜负真正爱她的人,她一定会好起来,以后都好好过日子。

-

姜如倩住的地方垮了两个区,路程很远,姜芮书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看到驾驶座上的瓶子,她不由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十一点。

她心里有点遗憾,这么晚了不合适上门,不过明天可以见面,干脆等见面再给他好了。

夜越来越深。

“啪”,秦聿合上厚厚的大部头,抬手看腕表,随后看着外面苍茫的夜。

四周一片寂静,手机安静如鸡,他脸色越来越冷。

呵。

-

第二天,姜芮书在法院又看到了一个顶着黑眼圈的刘一丹,“你又吃瓜去了?”

刘一丹心虚地低下头,“我今晚一定早睡。”

什么瓜这么吸引人?姜芮书决定得了空也去吃吃。

“这个‘小白兔兔白小’可真够厉害的,竟然以一己之力大战小鲜肉脑残粉,这血雨腥风都出圈了。”赵思雨刷着微博,这地儿真是个战火纷飞的地方。

陶霖站在咖啡机前,咖啡机嗡嗡作响,闻言摇头道:“厉害是厉害,但说实话没必要那么杠,脑残粉这种玩意儿不讲道理的,现在她什么信息都曝光了,还被举报,听说她自己也是有点问题的,现在不是她坚持不坚持的问题,她的生活已经无法恢复平静。”

“人肉违法吧?”赵思雨皱眉。

“当然违法,今年国家还出台了新法规禁止非法人肉,但被网暴的人这么多,你见过多少人维权?这个‘小白兔兔白小’能不能维权还两说。”

“如果要维权呢?”一道陌生的女音突然插入。

陶霖和赵思雨都吓了一跳,陶霖差点被咖啡烫到。

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高挑的女子站在外头,头上戴着鸭舌帽,鼻梁上挂着一副大大的墨镜,大到遮住了半张脸,还戴了口罩,从头武装到了脚,亲妈都不一定认得出。

她摘下墨镜,露出一张年轻苍白的脸孔。

有点眼熟。

“你是……”

“我就是你们刚才说的‘小白兔兔小白’。”她异常严肃道:“我需要一个律师。”

办公室里。

秦聿看着“小白兔兔小白”,本名严筱歌,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自我介绍是打工妹,业余画手里最能杠的,最能杠的里面最会画画的,以及现在是许圣职黑。

许圣就是那个被她说猪都叫得比他的台词生动,也就是那个脑残粉人肉她的小鲜肉。

“我本来只是许白莲的路人黑,现在是终生黑。”她这么形容自己的恩怨。

听她说完自己的事,秦聿提出了第一个问题:“起诉谁?”

“如果可以,我想起诉所有网暴我的人。”严筱歌冷声道。

秦聿翻了下她的微博评论,她微博下是排队式的辱骂,有组织有记录,保守估计,人数以千计算,这其中有脑残粉,还有凑热闹的路人,情节轻重不同。

“不具备操作性,即使可以操作,诉讼过程将无限拉长,你耗不起。”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