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一十二章 死磕到底

第五百一十二章 死磕到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2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一十二章 死磕到底

“那我可以起诉许白莲吗?”严筱歌冷笑道,“粉圈不是一向流行粉丝行为,爱豆买单?要是我送许圣上法庭,脑残粉肯定气的原地爆炸。”

起诉许圣绝对会气炸脑残粉,但是这种意气之争实际意义并不大,在秦聿看来十分幼稚,“侵犯你个人权利的人不是许圣,起诉他不会有结果。”

“但粉丝是为了维护他才做了这些事,那些脑残粉都是因他而存在,他有责任管好他的粉丝。”

“那只能说明他没有尽到公众人物的责任,给社会带来正面积极的影响,但不能因此说他需要对他人的不良行为负责,法律中不存在这样的连带责任。”秦聿看着他,“如果你是想通过起诉别人爱豆来报复侵权的人,这个案子没法谈下去。”

“我咽不下这口气。”

“一定要告也可以。”

严筱歌眼睛一亮,就听到秦聿说道:“然后你会败诉,独自承担诉讼费,对方可能还会要求你承担律师费。”

严筱歌噎住。

“不过你会更加出名。”

“……”

“如果你想炒作营销,很大概率能成功。”

严筱歌目瞪口呆,“……你们律师都这种画风?”

“律师有必要让当事人了解所有可能的结果。”秦聿十分专业道,“避免当事人作死。”

“……”严筱歌自问牙尖嘴利,但此刻也无语了,但仍然不甘心,“我怎么就作死了?许白莲是脑残粉的利益既得者,他并不无辜!”

“斗气不能解决你的问题。”秦聿翻看着手机,微博上的种种话题热火朝天,一点也没有在客户面前玩手机不礼貌的自觉,“你现在要解决的问题应该不仅仅是被人肉。”

严筱歌一下子哑了声音。

是的,被人肉已经不是她唯一要面对的问题,这两天发生了太多事,才是真正需要她去面对解决的。

随后她有点惊讶,“你知道?”

“看你挂出的声明,麻烦不少。”秦聿放下手机,抬眸看着她。

说到声明,严筱歌冷声嗤笑道:“他们要诛我九族,你信不信?”

“现代社会不存在诛九族的惩罚。”秦聿道。

“杀人当然是没有,但能只要手段多,能逼死全家。”严筱歌呵呵,“发动者是许圣的大粉,就是那个叫叹曦的站姐,前阵子我挂连环画的时候,最开始跟我争吵的人不是她,我对脑残粉是无差别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我跟她的斗争,她一呼百应,把我的个人信息挂出来,还煽动许圣的其他粉丝攻击我,跟公司举报我。”

说到这里,严筱歌一脸凶狠,“如果她仅仅针对我还没什么,要决斗我都不怕!但是她还号召粉丝举报我的家人、我的朋友、同学、老师……现在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被各种骚扰,整日不得安宁。”

“她就是只疯狗!”

“她要毁了我的一切!”

现代社会早就没有连坐,更没有诛九族,就算是古代也不会随随便便诛九族,现在这个诛九族不危及生命,但如此诛连,未免叫人悚然。

秦聿问道:“他们在网上公开表态?”

“没有。”严筱歌咬牙切齿,“你不知道他们多有组织纪律,叹曦做总指挥,分了几个小组,每个小组负责盯着,比如一组人负责盯着我家人,一组人负责盯我朋友,一组人负责盯我同事,他们也不是随随便便举报,就是打电话投诉,鸡蛋里挑骨头,找麻烦。我家里开小餐馆的,他们就打工商电话投诉我家的餐馆不干净。我姐在超市收银,他们故意去超市找茬投诉我姐,然后又投诉超市售卖过期食物,回过头又让超市老板知道是因为我姐的原因才举报超市,我姐因为这个原因丢了工作。我有朋友写小说的,他们摸到网站疯狂打负分,跟客服投诉质量差,还向国家部门举报她的小说有敏感情节……”

这就有点触目惊心了。

秦聿安静听完,没有马上表态,继续问道:“你的家人朋友有没有被举报成功?”

“不管有没有,这样恶意盯着别人,以毁掉别人生活为目的的举报难道不可怕吗?”严筱歌问道,“这种恶意举报是犯法的吧?我能不能告他们恶意打击报复?”

“恶意举报也就是诬告,认定需要有捏造事实的情节,如果他们举报的内容没有捏造就不构成恶意举报。”从她的陈述看,叹曦为首的粉丝全都是游走在违法的边缘,追究起来算不上诬告,从另一面看,也说明这帮粉丝真的是有组织有纪律。

严筱歌捶沙发,“难道一点治他们的办法就没有?”

“从你的陈述看,叹曦是主要侵权人,她作为人肉你的发起者,未经你同意擅自曝光你的个人信息,侵犯你的隐私权、肖像权、名誉权,似乎还有些事实捏造,可以算构成诽谤。”秦聿给出专业意见,随后问道:“你有没有向微博运营方告知侵权内容?”

“还没有,这有什么关系?”

“先告知网站你被侵权,如果网站被告知后仍然没有采取措施,任由你的信息被曝光,到时候将负相应责任。”

听他说得条理清晰,严筱歌心里产生了些许信任,“告她会得到什么结果?”

“删除不良影响的内容,赔礼道歉以及赔偿。”

“公开道歉?”

“是的。”

严筱歌一想到叹曦给她公开道歉就很爽,当即拍板,“姐要跟丫的死磕到底!”

秦聿打内线让陶霖拿份委托书过来。

“你这么贵?!”严筱歌目瞪口呆。

陶霖差点笑出声来,“秦律师可是我们律所的台柱子。”

秦聿冷冷一瞥。

陶霖立马闭了嘴,严筱歌算了算自己的小钱包,很快得出结果,但还是心痛不已,可怜巴巴抬起头瞅着秦聿:“能少点吗?”

秦聿:“……”

陶霖觑了眼秦聿,很有小助手自觉地解释道:“不二价,秦律师一直是这个价格。”

咦,怎么说起来感觉怪怪的?

“好叭……”严筱歌瞅了眼秦聿,这个律师一看就很贵,就算是看脸也应该比其他律师贵吧?

她发出一声发出穷人的叹息,果断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