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一十三章 你过来

第五百一十三章 你过来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9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一十三章 你过来

C区法院。

姜芮书正面临一场超长且十分特别的庭审。

这是一起高空抛物伤人案,事发点为C区一个小区的高层楼房,原告年前路过这栋高层楼房的时候被楼上扔下来的一块石子砸中,当时重伤一度住进ICU,最终造成了不可逆的伤残。

原告将这栋楼的住户全部起诉了,一共126户。

被告席爆满。

姜芮书光是核实被告身份信息就花了一个小时,原本十点开庭,真正进入庭审阶段已经十一点,而等双方陈述完自己的诉求已经十二点。

有人忍不住喊话想休息一下,姜芮书宣布休庭片刻。

短暂的休庭后,姜芮书饭都来不及吃,只吃了几块巧克力又匆匆回到法庭。

庭审很快出现各种分歧,有些有些住户认为自家压根不在原告被砸的那面,不应该被告,一楼的住户也认为自己不可能跑到楼上扔东西,这不合理,还有人说自己事发当天家里没人,也不应该成为被告。

双方互相辩论,被告谁也不肯承认是自己扔的东西,都觉得自己很远,石头这东西没有特定特征,根本找不出是谁的东西,一时争执不下。

-

“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you have dialed is busy……”

电话里再次传来同样的提示声,一直到自动挂断都没有接通。

秦聿看了看外面已经落下的夜幕,缓缓放下了手机。

“歓迎する。”

风铃声响,见只有一个高大俊美的男人进来,寿司店的大厨有点意外,问道:“只有您一个人?”

大厨的中文又有了进步,现在已经能基本对话,就是带着一股S市方言的味道,感觉奇奇怪怪的,有点土萌土萌的。

秦聿嗯了声,歉意道:“她今天临时有事来不了。”

今天秦聿说是约了上次那位女士一起来,闻言对方来不了,大厨有点失望,不过秦先生应该更失落。

但这是顾客的隐私,他没有多说,点了点头,询问秦聿需要什么,还要预定好的菜式吗?

“都可以。”秦聿不无不可。

-

“可算结束了……”刘一丹脸色苍白,刚才在法庭里差点站不起来,这会儿还觉得腿软,走路打摆子的。

姜芮书长长叹了口气,感觉浑身的骨头架都僵了,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就听到骨头咯哒咯哒响。见刘一丹走不动路的样子,不由扶住她关切道:“还能走吗?”

刘一丹摇摇头,“没事,就是坐太久了,缓缓就好。”她看着外面的天色,惊叹道:“天都黑了啊,我的天,这次开庭了十几个小时吧?得创纪录了吧?”

姜芮书马上抬手看时间,暗叫一声遭,连忙赶回办公室。

手机撂办公桌上,有两通未接来电,还有一条微信,都是秦聿的。

【我先去寿司店,看到回复。】

姜芮书马上拨号过去。

“嘟……嘟……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

完蛋……

秦聿不会把她拉进黑名单了吧?

顾不上那么多,她拎起自己的东西,锁上办公室,匆匆离开。

“姜法官,吴法官给我们留了小蛋糕,吃点再走啊?”刘一丹喊道。

“不吃了,你吃吧。”姜芮书头也没回挥挥手,转眼就进了电梯。

“这么着急啊……”刘一丹咬了口小蛋糕,很快哼起了小曲儿,姜法官不吃,那她可以一个人吃完啦。

姜芮书找到自己的车,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寿司店。

“呼——”她猛地推开门,里面的人被这巨大的动静惊扰,惊愕地回头看着她,而与此同时,她的目光落到了店里唯一的客人身上。

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陌生的面孔,脸上写满了不虞。

意识到自己失礼,姜芮书连忙道了声歉,“抱歉,我过来找人,他……”她看着大厨,“秦先生来过了吗?”

大厨看着她,温和道:“是的,他来过,走了。”

姜芮书闻言不有失落,他走了啊……

明明说好了两个人一起来吃寿司,可最后她,也不知道他一个人来这里会不会生气。

大厨感觉这中间好似发生了什么误会,秦先生说她临时来不了,可她却突然找过来,好似不知道秦先生来没来过。

“秦先生说你不来,吃完走了。”

她不是不来,是没想到今天的庭审会从上午开到晚上,电话和信息都没法回复,就这么错过了。

“谢谢,打扰了。”

离开寿司店,她拿出手机,犹豫了许久,电话没有拨出来。

还是回去找他再说吧。

打道回凯旋公馆,车刚停稳,范阿姨听到动静,见是她回来不由问道:“这就回来了?”她说过今天不回来吃饭,可能回家很晚,范阿姨还以为她要十一二点才回来呢,没想到这么早。

不过也不算多早,这都要十点了,只是算上回来的时间,岂不是九点就散伙了?

姜芮书一边朝楼梯走一边说道:“今天突然有个特别长时间的庭审,耽搁了很久,没去玩。”

“那你吃饭了吗?要不要给你做宵夜?”

“晚点再说。”姜芮书摆摆手,飞快上楼。

把包扔到沙发上,她拿着手机翻出秦聿的号码,看了两秒,拨了过去。

“嘟……嘟……嘟……”

电话很快接通,但一直没人接。

怎么不接呢?在干什么呢?不会看到她的电话不想接吧?

就在她以为电话会挂断的时候,电话突然安静了。

她愣了下,试探地说了声:“……喂?”

“嗯。”电话那头传来男人低沉的鼻音。

姜芮书脸上瞬间展开笑意,“你在干什么呢?”

“洗澡。”他问,“你回家了?”

“嗯,刚到家,那个……”她说起今晚的事,“今天很抱歉,遇到一个很长时间的庭审,一直开庭到天黑,手机放在办公室里没带,就没看到你的电话和信息,也没能及时给你回复,我去寿司店的时候,大厨说你已经走了……”

“你还去了寿司店?”

“我以为你还在……”

“你过来。”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