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一十四章 黑历史

第五百一十四章 黑历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3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一十四章 黑历史

姜芮书一愣,他让自己去他家,这个时候?

听他的语气……姜芮书听不出来什么情绪,但就是这样反而叫她拿不准他到底什么意思,是不是生气了?

胡乱猜着,她换了条干净的裙子,闻了闻身上没有汗味,还是不放心地补了点香水,把头发放下来,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有纰漏后这才出门。

平时路上就少见到人,这个时间更是不见人影,四周静悄悄的,只有路灯如卫士般挺立在路两旁,孜孜不倦地发着光亮,将浓浓夜色驱散。

姜芮书花了几分钟走到秦聿家门外,她站在门口往里看了看,感觉秦聿家就像一座孤岛,这么大一栋别墅也就一楼客厅和楼上的主卧亮着灯。

他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不会太空了吗?姜芮书忽然想,如果家里不是有范阿姨,她就不喜欢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空荡荡的,会让人莫名寂寞。

话说,她似乎是第一次这个时候到他家来,孤男寡女大半夜……

咳,她轻咳了声,按下门铃。

“进来。”秦聿说了这么一句就挂断了,随后就听到大门轻轻咔哒一声,自动打开了。

姜芮书走进去,远远就看到了有个高大挺拔的人影站在屋檐下,待走近了,便看到男人负手站在门口朝她看来,显然在等她。

她突然有种微妙的感觉,仿佛生气的丈夫等待晚归妻子回家……

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她暗暗叹了口气,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走到他面前,姜芮书停下脚步,微微扬起头看他。

他真的很高,认识的男同志里,他是最高的,这样近的距离,她需要稍微仰起头才能看到他的脸。

而且他的体型特别好,挺拔修长,长手长脚,比例十分优秀,背总是挺得笔直,给人一种青松般的挺拔感。

她怎么看怎么满意,眼里染上笑意:“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

秦聿垂眸,对上她清亮的眼睛,看到他好似能发光一样,“吃过了吗?”

“嗯?”姜芮书不明所以,就在这时候,她的肚子咕噜叫了声。

“……”

秦聿看着她不好意思垂头,淡声道:“进来。”

说罢转身进屋。

姜芮书跟着他走到了餐厅,正想问要做什么,就看到了餐桌上摆着几个餐盒,装的赫然是寿司!而且她可以肯定,是今天那位日本大厨亲手做的寿司。

姜芮书一下子顿住脚步,心中有了个猜测:“你……”

“坐吧。”

姜芮书脸上的笑如四月春花般绽放,“好啊。”

来他家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跟他坐一张餐桌,秦聿给她拉了张椅子,她看了看他,眼中笑意更浓,理所应当地坐了过去。

姜芮书把筷子递给他,“一起吃。”

秦聿没有拒绝,“打包的,口感会有些影响。”

“我试试。”姜芮书夹了块三文鱼寿司塞进嘴里,“唔,还是很好吃,大将的手艺经得住时间考验。”

秦聿跟着夹了块三文鱼寿司,三文鱼口感爽滑,肥而不腻,配上软糯Q弹的大米恰到好处,但还是有点影响,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

姜芮书却吃得香甜,看她吃得话都不说,秦聿感觉这么吃似乎也不错。

“你今天开庭的是什么案子?”他问。

有了食物的安抚,胃里不再空得火烧似的,她端起手边的杯子喝了一小口柠檬水,徐徐说道:“一个高空抛物伤人的案子,被告有一百多个,从上午一直审到天黑,中午连饭都赶不及吃,还好你昨天给了我巧克力,不然都顶不住。”

“你午饭都没吃?”

“没办法,被告太多,他们的意见一直无法统一,所以要抓紧时间。”

“这种案子可以多计划两次开庭的时间。”

感觉到他话里的关心,姜芮书笑了笑,“这样超长时间的庭审很少,其实案子不复杂,就是人多意见多,我主要是考虑到那栋楼的住户有人员流动的情况,原告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找齐被告,再拖下去的话以后可能就找不到其中的某些被告,想尽快审理出结果。话说你呢?从业这些年有没有遇到过这样长时间的庭审?”

“有。”秦聿道。

“什么案子?”

“一个刑案,在京城的时候。”

他没说的仔细,姜芮书忽然就想起了他前年辩护的那个可能导致他离开京城的案子,似乎是有一场很长很长的庭审,辨控双方一直在激辩,最后休庭的时候公诉人都晕倒了。

他不想说,她也不想去提让他不开心的事,换了个话题:“听说我们S市的一个老牌企业准备资产重组,大安接了这个case?”

“嗯。”陆斯安某些地方不大靠谱,但工作上绝无二话,大安能发展这么快,他是最关键的原因。

姜芮书大概知道点这次的内情,“陆老板还真厉害,我记得我毕业回来几年之后才有的大安,那时候也是有个很大的case,很多大律所都在关注,最后是当时还名不见经传的陆老板虎口夺食,一战成名。”

这个案例也是大安崛起的开端,秦聿现在也是大安人,自然清楚当年的来龙去脉,更别说当年陆斯安得意的,天天给他吹嘘,想不清楚都难。

“无他,心黑耳。”他语气淡淡。

“我看陆老板还挺和气的,是那种温文尔雅很绅士的人。”

“以前别人都叫他陆大黑,开始是因为他人太糙,后来是因为他干翻了太多人,S市这边知道的人比较少而已。”说起大黑的黑历史,秦律师十分冷酷无情。

哎?陆老板还有个这么土圆肥的外号?姜芮书忍笑,“那他自己知道吗?”

“知道,现在不准人提。”

姜芮书哦了声,在嘴边做了个拉拉链的手势,“我不会泄露出去的。”

好似共同保守了一个秘密似的。

秦聿嘴角几不可察翘了翘,下一刻就见姜芮书含笑看着他,“那你知道你有多少外号吗?”

秦聿嘴角一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