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一章 试探

第五百二十一章 试探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一章 试探

林锦拿眼缝瞧她,张口道:“筱败吐!”

严筱歌的微博昵称是小白兔兔小白,一般粉丝叫她小白兔,林锦取了谐音骂她恶心,正好她名字里有筱字,就直接用上了她的名字。

严筱歌闻言马上反唇相讥,“叹大头!”

不用说,这是严筱歌给林锦的专属名称,林锦的头是比一般女孩子要大一点,她自己也最恨别人这么说她,严筱歌偏偏往她痛处踩。

林锦眉头微微一蹙,抬手在鼻前扇了扇风,“穷酸味好重,熏死人了。”她抽抽鼻子,似乎循着味儿,闻到了严筱歌的方向,随后好似受到惊吓似的退后了两步,虚情假意地惊叹:“天哪,你这穷酸味是渗到骨子里了,这辈子都洗不掉。”

严筱歌冷笑:“喷这么浓的香水,就是为了遮住你这虚伪皮囊下恶心的满腔腐臭?”

“定制香水不是一般农民能欣赏的,瞧瞧你这你脸上,写满了穷逼两字。”

“是啊是啊,我是穷逼,你是贵族——中世纪贵族。满地大小便,一条擦屁股绳用到黑,满头虱子,身上能搓泥,恶臭迎风飘十里,为了做个人特地定制了香水,殊不知再香的香水也压不住灵魂里散发出来的恶臭。”

林锦呵呵,“你终于承认自己是农民了?一辈子没刷过牙,张口不是酸就是臭。”

“我农民怎么了?你吃的米不是农民种的?哦,你们贵族可最喜欢什么有机无化肥大米,那可都是人中黄施的肥,浇的越多越肥。没想到这粪水还能通过大米被你吃到脑子里,难怪你满嘴喷粪。”

“傻X,你没见过有机大米吧!”

“蠢货,久入鱼肆不闻其臭,反以臭自得。”

“婊子!你说一遍!”

“贱人!我就说!”

“杂碎!”

“狗比!”

两人对骂着眼见就要打起来。

“严筱歌。”

“林锦。”

两道声音同时喊道。

秦聿和梅丽寒同时看了眼彼此,随后看着自己的委托人,“先坐下好好说。”

林锦冷哼了声,这才注意到对方律师是个人间绝色。

“看什么看?”严筱歌发觉她看秦聿。

“我看别人关你什么事?这是你律师,不是你男朋友吧?”林锦说着哦了声,“你这种肥宅老女人也只能整天沉迷纸片人,等着日子一天天过去最后变成一滩没人要的腐肉。”

严筱歌呵呵道:“那你别看我的律师,我早说你眼瞎,你蒸煮要多丑有多丑,连个律师都比不过,竟然还有脸当爱豆。”

秦聿:“……”

梅丽寒:“……”

林锦:“……”

特么你才眼瞎吧?这个律师长成这样,你竟然说得出“连个律师都比不过”,平平无奇古天乐是吧?

林锦有心反驳,但是看着秦聿的脸,实在说不出反驳的话,气恼不已。

一个律师怎么长这么帅?眼瞎了吗给严筱歌当律师。

严筱歌还乐呵呵:“说啊,说你家蒸煮比秦律师帅啊?你的花式彩虹屁呢?夸给我听听,说不定我听得多了真觉得你蒸煮帅了呢。”

林锦倒是想夸,但是此时此刻她对着秦聿,真没办法像平常那样张口既来,酝酿了几次都没成功干脆放弃,冷笑了声,闭上眼不跟她多说。

林锦不接话,严筱歌跟着消停下来,不过能把林锦说到无话可说,她心里十分舒爽,随后不由看了看秦聿,觉得自己花那么大的价钱雇秦聿给自己打官司,真的太值了,这不,刚开场就开始回票价。

两个当事人安静下来,秦聿和梅丽寒的注意力落到了彼此身上。

“秦律师。”梅丽寒打招呼。

“梅律师。”秦聿淡淡道。

梅丽寒淡淡一笑,已经很久没听到在这样熟悉的场合他这么称呼自己,真叫人想念,“我是第一次来S市,你在这边呆了这么久,这次算是主场,还请多关照。”

“这是侵权纠纷,不是比赛,没什么主客场。”

“这边的法院我是什么人都不认识,倒是你,你应该跟这边的法官挺熟了吧?”

“法官只看证据,不会看你熟不熟。”

“那你知道这次我们的主审法官吗?”

秦聿看着她,“你就不怕我误导你?”

梅丽寒微微一笑,“你的人品我还是信得过的,你不会做那种下作的事。”

“激将法对我没有用,只要可以维护委托人的利益,我不会介意用任何方式获得胜利。”

“你还是真是老样子,不过就因为这样,我相信你,就像以前一样。”梅丽寒深深看着他。

秦聿不想跟她闲扯,直接问道:“这次调解是你提出的还是林女士提出的?”

梅丽寒知道瞒不过他,坦白道:“是我。”

“你不是说法庭见?”

“诚然我的确想跟你在法庭上交一次手,不过这起案子太受舆论关注,她们两个都还是涉世未深的女孩子,年纪轻轻没必要结死仇,非要分出胜败不见得是好事,从双方的利益出发,我认为调解会让结果更加圆满。”

秦聿没有完全信她的说法,甚至不相信,如果有那么一丁点相信,那就是梅丽寒了解过情况后发现胜诉的可能很低,所以说服林锦尝试调解,这样林锦做出一定让步换取和解,免于败诉。

严筱歌的诉求就三点,停止侵权、公开道歉、赔偿损失。

以他的观察,林锦恐怕宁愿赔偿也不愿意道歉,所以,林锦要换取和解的话,就只能用更多的赔偿换取严筱歌的让步。

严筱歌不一定会同意不公开道歉,但是……他可以看看对方的态度。

“既然你们先提出的和解,你们的诚意是什么?”秦聿问道。

“诚意我们当然有,不过,等主审法官来了再说好吗?”梅丽寒卖关子。

正说着,外面传来脚步声,四人同时朝外面看去。

一抹黑色的衣角随着主人的步伐扬起,一道金色麦穗随着袖口闪现,随后一个高挑的人影出现在门口。

“你们都到了啊。”女法官看着他们,微笑说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