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二章 优劣

第五百二十二章 优劣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二章 优劣

姜芮书一出现,便感觉到被强烈的注视,她抬眸看过去,一眼就看到了秦聿,但秦聿只看了她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他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应该就是他的当事人严筱歌。而他们对面,一个女律师正在看着她,长得很漂亮,气质精炼强干,一看就是那种身经百战的大律师,她身边坐着的女孩子应该就是这个案子的被告林锦。

她没见过这个女律师,不过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本市就不知道多少律师,不是每个案子都会遇到认识的律师。

她朝梅丽寒微微颔首,走了进来。

梅丽寒微笑先跟她打招呼:“姜法官?”

“是我,你是梅律师吧?”姜芮书放下案卷,在双方中间的位置坐下。

梅丽寒点头,“是的,我叫梅丽寒,来自京城的天瑞律师事务所,这还是第一次来S市出差。”

“天瑞?那可是很有名的大所。”姜芮书微微笑了笑,有意先缓和缓和气氛,便多说了两句:“S市跟京城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趁着这次出差,你可以找时间感受一下南方城市的风情。”

梅丽寒朝秦聿的方向看了看,笑道:“其实已经有感受,确实很不一样,有些地方不大习惯,但有些地方很新鲜。”

“希望S市能给你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如果能达成心中所想,一定会是个美好的回忆。”

姜芮书忍不住笑,“这就要看你们双方的努力,我只是帮你们裁定。”随后她的目光扫了扫秦聿和严筱歌,开始进入正题,“这次调解由林锦林女士一方提出,现在双方的证据还没有完全提交到法院,所以我还无法全面真实地了解整个事件,需要你们跟我说一说详细的情况。”

双方四人看看彼此,秦聿和梅丽寒同时道:“我来说吧。”

听到对方的说话,秦聿和梅丽寒便知道对方打的什么主意,谁陈述谁占便宜,毕竟一个词的偏差,感情色彩就可能有所不同,律师是最会文字游戏的人。

梅丽寒道:“女士优先,不如我做主陈述,秦律师从旁补充?”

“我是原告方,应该由我主陈述。”

“调解是我方先提出,希望由我方先陈述。”

“没这个规矩。”

梅丽寒看向姜芮书:“姜法官,能不能让S市的男士发挥一下绅士风度?”

“秦律师不是我们S市本地人。”姜芮书开了句玩笑。

梅丽寒:“……”

梅丽寒用开玩笑的语气道:“姜法官你不会欺负外地律师吧?我看过你的庭审,感觉你很公正的哦。”

姜芮书脸上礼貌的微笑散去,严肃道:“那你看过我欺负过外地律师吗?如果你担心,可以先了解清楚。”

梅丽寒笑道:“我开玩笑的,姜法官你别介意。”

姜芮书却知道她这是在暗示自己,但凡自己有丁点偏袒本地律师,她不会忍气吞声。“既然你担心,那我来陈述,你们双方补充。”

虽然没能由自己做陈述,不过秦聿也没能达成目的,梅丽寒表示可以,正好看看这个姜法官的处事风格。

姜芮书整理了一下思路,开始陈述:“上个月18日,严筱歌女士在微博发了一条微博,微博内容是:‘许白莲的演技我看得尴尬癌都要犯了,四肢僵硬,面无表情,台词跟念书似的,粉丝也好意思尬吹演技派,猪嗷嗷叫都比他的台词说得生动。’很快吸引了当红偶像许圣的粉丝,许圣的粉丝要求严筱歌删评,但严筱歌拒绝并且跟对方争吵起来……”

“是对方粉丝语气不善,先跟我当事人吵起来。”秦聿道。

姜芮书看向梅丽寒。

梅丽寒道:“这一点无法证实。”

“我方有确切证据,正准备提交法院。”

梅丽寒耸耸肩,“现在能看吗?”

秦聿从身后拎起一个包,从里面取出一个文件夹,“已经经过公证部门公正。”他把文件夹递给姜芮书:“正好今天提交证据。”

姜芮书接过文件,其实网上有整个事件的全过程总结帖,不过作证据还是需要公正过的材料。

她略略看了眼,挺齐全的,不过她现在还不能做出彻底的判断,真正判断起来,还需要被告一方的证据,综合双方的证据和论述才能得出最后的结果。

当然,如果他们今天能调解成功,和解就是最后的结果。

秦聿看着对面的两人,“你们要多少证据我方都有,挂我当事人个人信息的微博、辱骂我当事人的微博,每一条都有,并且做过公正。”

梅丽寒没想到他准备做得这么充分,不过转念一想,他一向周全,从来不会只有一手准备,每次的胜利都不仅仅是运气那么简单。

被他这么一搞,自己就有点被动了。

这种感觉真熟悉啊,以前每次她感觉自己已经做好万全之策的时候,总会被他出其不意地逐一击破,最后让她一败涂地。

不过,就是这样才有意思……

梅丽寒缓缓低头,遮住眼中越发浓烈的的斗志。

她微微笑了笑,“现在不必这样,我想现在要紧的是我们双方了解彼此的需求,毕竟我们是带着诚意过来希望能消弭双方矛盾的,姜法官,你说是吗?”

听她这么说,姜芮书心里有了预判,原告一方的证据提交让她们有了压力,但她不确定的是,被告一方究竟是还没完全准备好证据,还是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发现不足以应对开庭。不过她还是顺着梅丽寒的话说道:“当然,冤家宜解不宜结,我也十分希望你们能达成和解,各自回归自己的正常生活。”

梅丽寒道:“我想事情经过我们双方当事人都很清楚,不如直接调解吧。”

姜芮书看向原告一方。

秦聿道:“看你们的诚意。”

梅丽寒心知他让自己先说,是不想让自己知道他的底线,不过他不说,她也能猜到。“这件事发展到现在的情况,我说一句公道话,双方都有责任,你们是否认可?”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