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四章 姜芮书的风格

第五百二十四章 姜芮书的风格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2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四章 姜芮书的风格

秦聿和梅丽寒相互看看对方,其实姜芮书的话很中听,调解是需要双方拿出诚意来做一点退步。

秦聿先做出了退步,“停止所有侵权行为,不公开道歉可以,但必须私下道歉,并且在粉丝内部承认错误,停止一切侵权行为,赔偿八万。”

梅丽寒轻笑道,“在粉丝内部认错跟公开道歉有什么区别?”

“难道这一切的行为不是错?你当事人跟粉丝的所有行动都是错误,做错就认错,这是做人的基本道理。”秦聿目光咄咄,“还是说林女士认为自己根本没错,只是迫于压力才和解?”

这就有点诛心了。

犯错却死不认错,很容易招致法官的恶感。

不过梅丽寒没有承认,“目前无法明确主要责任在谁,你单方面将错误推到我当事人身上并不妥,道歉可以,但考虑到我当事人是个大V,舆论对她的影响很大,不公开,私下跟严女士道歉,赔偿金五万,这已经比常规赔偿多了一倍多。”

“你也知道自己的当事人受舆论影响,我当事人又何尝不是?你方诚心和解就应该考虑到她最需要的方面。”

“你当事人最需要的是尽快解决事端,回归正常生活。”

秦聿看向严筱歌。

“道歉!”严筱歌马上道:“我需要公开道歉!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到我的声誉,如果叹曦不公开道歉,我没法回复正常生活。”

“那么其他方面呢?”梅丽寒问道。

“停止侵权,让叹曦删掉所有辱骂我的微博,还有不要再骚扰我的家人朋友,叹曦是大粉,别说是粉丝个人行为她管不了,我知道就是她叫人这么做的。”严筱歌目光冰冷看着林锦。

梅丽寒轻声叹道:“你这样太不留余地了,姜法官说双方都需要各退一步,可是你这样寸步不退,让我们怎么谈?”

姜芮书突然被点名,不由看了梅丽寒一眼,梅丽寒觉察她的目光,转过脸来朝她礼貌地微微一笑,“姜法官,我没说错吧?”

就这么一会儿,姜芮书基本看出了林锦的态度,她和严筱歌刚才还斗得跟乌眼鸡似的,彼此服气不大可能,不过这时候其实不是那么在意对方是否知错,而是对方是否愿意接受另一方提出的条件。

很显然林锦不愿意道歉,她的家境似乎很不错,不在乎赔偿,不过林锦律师提出私下道歉,这说明她至少接受向严筱歌道歉。

姜芮书略作考虑,很快提出一个折中的方式,“私下道歉,但双方可以发一个和解声明,表示这件事已经过去,希望舆论不要再关注,这样如何?”

这样道歉也道了,但林锦不必公开道歉,严筱歌也可以恢复名誉。

“和解声明跟道歉声明没多大区别,本来我和她势不两立,突然和解,谁不知道是我示弱了?”林锦不答应。

“不发声明的话,如何平息事端?”姜芮书看着她,“也不是你独自发声明,严女士跟你一起。”

“反正不行。”林锦撇头,拒绝交流这个问题。

“你不发我发可以吧?”严筱歌道,“你只要删掉那些微博就行。”

林锦打量她,嗤笑道:“这不是跟人表示我不敢吭声?你别想!”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愿意跟你道歉就不错了,你别得寸进尺。”

“我这叫得寸进尺?那你就叫无法无天,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受伤害,你本来就应该跟我道歉!”

“你受伤害还不是你自己作的,少碰瓷蹭热度就没人把你当回事。”

“谁稀罕碰你家糊咖的瓷,我点评他两句还是看在他辣眼睛的份上,希望他能做个正常人!”

“说不稀罕碰瓷之前你先看看自己这段时间涨了多少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整天蹭这个热度蹭那个热度是为了什么!要不这样,你一个卑微的小人能有几十万粉?”林锦拿斜眼瞧她,“骂你的人,我们圣女果不是第一波,只不过我们更有凝聚力,坚决反黑,叫你踢到了铁板!”

“别家粉不跟我计较,那是因为人家有自知之明,自己爱豆的确有需要努力的地方,这叫低调务实!可不想你们剩女果整天日天日地,总以为老子天下第一,别人不喜欢你哥哥就三观有问题,你们还铁板?臭水沟还差不多!整天拿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别人不同意就泼脏水!说实话我早就看你们圣女邪教不顺眼!”

听两人又开始吵起来,姜芮书忍不住叹气,曲指敲了敲桌面。

“呵!”

两人冲对方鄙视一眼,同时撇开脸。

姜芮书感觉任由这两姑娘谈下去会打起,她们的理智在遇到对方的时候都会选择性丧失,想要谈好和解,不能直接让她们来谈。“双方当事人是否可以暂时让代理律师全权来谈和解,最终出结果的时候你们再做决定?”

严筱歌大概明白姜芮书的意思,看看秦聿,点了点头。

林锦顿了一下,也看下自己的律师,最终点头。

“既然这样,”姜芮书看向两位律师,“两位重新谈谈。”

秦聿道:“可以私下道歉,但要发声明,对方发不发皆可,但我当事人发声明,对方不能反驳再引战,同时停止侵权,赔偿八万。”

梅丽寒道:“私下道歉,双方不发声,赔偿五万。”

“这是最后的让步。”

“目前舆论仍在高度关注中,再发声明会再次引爆舆论,跟让双方回归正常生活的用意相悖,不如双方保持沉默让热度就此下去。”

秦聿目光平静地看着她。

梅丽寒微微一笑,温和,但分毫不退。

“你们根本不想和解。”秦聿一语戳穿对方的意图。

“如果不想和解,我们根本不会提出调解。”梅丽寒断然否定。

但秦聿心里已经肯定梅丽寒这次调解主要不是为了和解,或许是为了摸摸他这一方的情况,还有熟悉主审法官的办案方式,毕竟她初到S市,自己比她更熟悉这边的司法系统,虽然熟悉不代表法官会有倾向性,但这的的确确是个优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