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六章 开庭前夕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开庭前夕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5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六章 开庭前夕

梅丽寒没有限制林锦的言行,因此调解失败后,林锦又几次在微博上针对严筱歌,但现在她知道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三番两次都没有过界,直言严筱歌狮子大开口,索赔的金额比常规赔偿金高几倍。

一时间,刚刚降下点热度的话题再次被推上顶峰。

因为案件受到持续关注,与案件相关的人员——双方律师也受到了关注。

梅丽寒公开接受了一次采访,发表了自己对于这件事的看法,表示现在网上谣言太多,整件事已经被妖魔化,真相会在法庭上见分晓,言明这次会做万分充足的准备应对诉讼,还表示林锦是个性格娇气但并不坏的小姑娘,有点冲动的小毛病,会犯点错,但谁还没有个中二时期?以后成熟了就会知道自己现在有多无法直视,希望公众能宽容一些,不要给她年轻的当事人太多压力。

被她这么一说,竟然直接带起了一个关于中二期的话题,经历过中二期的人对这个话题无比认同,无数人开始自爆中二期的黑历史。这么一想,林锦追个星跟人起矛盾也不是十恶不赦,主要也是别人黑她爱豆不是?就算行为过激,也是事出有因。

“她们肯定请了水军!”严筱歌看着网上林锦的风评变好,愤愤不平,“她林锦前两天什么风评?现在什么风评?要说没请水军我把头拧下来给她当球踢!”

秦聿慢条斯理浏览网上的评论,的确有了很大的逆转,原本的舆论风向是谴责林锦居多,虽然严筱歌也黑料满天飞,但双方都真真假假,远不如林锦人肉严筱歌这件事实锤。

听严筱歌义愤填膺的赌咒发誓,他淡淡道:“你现在把头拧下来,网上就会说你羞愤欲死,畏罪自杀。”

严筱歌一噎,她就是这么形容,怎么可能真的把头拧下来?不过转念一想,要真是那样的话,林锦绝对会让水军这么给她泼脏水,死了不但被黑一把,顺带将林锦洗白。

呸呸呸!她才不会死!

但是看着网上逆转的风向,她实在坐不住,“不行!我要揭穿林锦的阴谋!她有水军,我也……”她原先说她也买水军,但话说到一半想起自己的钱都拿来请律师了,压根没钱请水军。

“也不怕她!我在微博上怼人的时候,她还不知道在哪当舔狗呢!”说着她就拿起手机准备使出自己的洪荒之力。

“放下手机。”

“难道就这么眼看着她翻盘?!”

秦聿不喜欢打舆论战,因为这么做会削弱事实的关键性,但舆论被掀起并普遍有了一个心理预期,当判决结果却与舆论的心理预期不一样,舆论就会怀疑、反对法院的判决,究竟事实是什么反而不重要。

但不可否认,现在喜欢这么做的律师不少,因为能首先获得舆论支持,法院判决的时候也不会完全忽视民意,这些年发生过一些案子,被告人的确有罪,但罪责没那么重,最后因为被鼓动起来的民意太激烈而被重判。

能扛住舆论反对,不被舆论动摇的法官需要很大的决心和坚定,如同要为极恶之人做辩护律师一样,都需要勇气。

这背后不用想也知道是梅丽寒在操作。

一两年不见,她手段又多了不少。

以前她很少这么做的,至少跟他对立的时候不会这么做。

“我给你写份律师函。”秦聿道。

严筱歌眼睛一亮,就听秦聿道:“另外收费。”

严筱歌脸一垮。

不过很快她就觉得这份律师函值了。

秦聿的律师函言简意赅,主要表明了三点:第一,林锦隐私侵权无争议;第二,法院只看证据,请被告方不要煽动舆论对抗国家司法制度。第三,二十岁还是小姑娘,该称作巨婴。

严筱歌看着最后一点差点笑死,林锦要再敢说自己年纪小不懂事,巨婴妥妥逃不掉。

果不其然,律师函一挂出来,渐渐倒向林锦的舆论风向开始停滞,巨婴什么的,任何时候都是被人讨厌的存在。也有人想起严筱歌的确被人肉过,网上的瓜没出结果前太容易反转,为防打脸,还是静观其变,等开庭吧。

双方当事人都可能翻车,于是所有人把目光转向了这起案子的主审法官。

很快,姜芮书就被扒出来,网友们一看竟然是S市的网红法官,顿时对这个案子更加期待,尤其是双方律师和法官竟然都是F大的优秀毕业生,在各自的领域都是很牛气的人,简直有种华山论剑的感觉有木有!

与此同时,姜芮书接到了媒体的采访申请。

她毫不犹豫拒绝了,还没开庭有什么好说的。

“我感觉开庭那天一定会很多人,是不是换个大的审判庭?”刘一丹没想到吃瓜吃到自己身边来,按照现在这起纠纷的受关注度,旁听席肯定爆满。

“那就换大法庭吧。”姜芮书一想觉得很有可能,点头应下。

开庭的日期越来越近,开庭这天,姜芮书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微妙的感觉,突然就想起大橘这几天脾气不大好,因为她已经很久没带它出门散步,每次都是范阿姨,大橘不能理解它的铲屎官明明有空,为什么就不能陪它出门溜达。

“范阿姨,大橘在家还乖吗?”中午抽空,她打了个电话回家问范阿姨。

“睡大觉呢。”范阿姨道,“得傍晚你回家才发脾气。”

姜芮书无奈扶额,这只小,哦不,肥妖精,已经恃宠而骄,偏偏拿它没办法,“让大橘再等等,顺利的话今天我就能陪它散步。”

范阿姨笑,“那可一定要顺利。”

下午是两点半开庭,姜芮书准备再整理一下案卷,将主要争议点和证据都捋一遍,就在这时候,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姜法官。”雷院长的声音从电话里传出,语气不容置疑:“你现在到我的办公室来一趟。”

与此同时,法院大楼外开始安检。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