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七章 据实回答

第五百二十七章 据实回答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300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七章 据实回答

距离开庭还有二十分钟,法庭外已经站了不少人,还有人陆陆续续过来,刘一丹暗道自己有先见之明,要是不换个大法庭肯定坐不下。

秦聿和严筱歌来得比较早,但他们到达法庭外的时候,外面已经站了不少人,还有人陆陆续续朝这边过来。

严筱歌预感人会不少,但没想到会这么多,感觉所有人都朝自己看来,她下意识挺直了背脊,甭管是眼刀子还是什么,她绝对不会露怯!

但是看着看着她就感觉不对了,她发现别人似乎并不是在看自己,而是看……秦聿。

比如墙边那个白衣服女人,开始是看了她一样,但很快移开,眼珠明显偏向秦聿那边,一边走一边看,差点撞到墙上。

还有后头那个刚从走廊里转出来的男人,一抬头就看向了她旁边,余光一点儿也没看着她。

严筱歌:“……”

女的看秦律师还能理解,男的看他做什么?

过了一会儿,刘一丹过来打开法庭,走廊里的人蜂拥而入。

秦聿和严筱歌等人群才缓缓步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距离开庭还有十二分钟分钟。

对面的座位仍然空无一人。

又过了一会儿,秦聿不由抬手看时间,开庭还有八分钟,梅丽寒不是那种喜欢掐着时间赶来的人,相反她比较喜欢早到,让自己熟悉法庭环境,以便做好充分的准备。

这是她入行后就有的习惯,在她跳槽后依旧保持了很多年。

正想着,法庭外就传来脚步声,一道哒哒的高跟鞋声音由远而近,一声声的不徐不疾,很有规律,叫人还没看到人就想对脚步声的主人产生好奇。

接着,法庭里的人便看到一个身材高挑,容貌艳丽的女子披着律师袍走了进来,看过林锦一方采访的人都知道,这就是林锦的律师梅丽寒,一个来自京城的知名律师。

秦聿抬眸看了对方一眼,正巧梅丽寒也看过来,对他礼貌的微微一笑,眉宇间尽是自信。

秦聿不知道她的自信从何而来,不过当律师自信点是好事,处于劣势才能不怯场,他移开视线,发现书记员拿着手机飞快打字,全然不管法庭里的人闹哄哄。

这时候书记员一般会先宣读法庭纪律,随后就是法官到庭。

距离开庭还有五分钟。

这时,书记员开始打电话。

秦聿不由皱起了眉头。

与此同时,院长办公室。

雷院长平素不苟言笑,为人严肃,不熟悉的人会觉得他很难相处,但相处起来其实很简单,因为雷院长是个很有原则性的人,只有遵守原则,他就很好说话。

听他的语气如此严肃,姜芮书放下电话马上赶去院长办公室。

“雷院长,您找我有什么事?”姜芮书敲了敲门,待会儿就要开庭,她开门见山问道。

雷院长正坐在办公桌后,寸板头,国字脸,眉心有一道明显的“川”字,一看就是那种很严肃正派的人,他是土生土长的北方人,生得十分高大,所以当他皱起眉头看人的时候,十分有压迫感。

他看着姜芮书,沉声问道:“你今天下午是不是有个网络侵权案开庭?”

“是的。”姜芮书点头。

“这份申请书是今天寄到我办公室的,里面提到的情况必须跟你核实。”雷院长将一份文书递给她。

姜芮书不明所以地走过去,拿起纸张一看,整个人愣住了。

这是一份申请审判长回避的申请书,申请回避的审判长正是她,提出回避申请的人是梅丽寒,即将开庭的网络侵权纠纷的代理律师,对方申请审判长回避的理由是……跟原告律师私交亲密,暧昧关系。

这一刻,她无法形容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仿佛乍暖还寒,又像五味交加,还有一种被人溃破内心隐秘的感觉,让她措手不及,可她真正在意的却不是这点……

难怪梅丽寒会说那些无关紧要的话,既不是为了攀关系,也不是为了挑拨关系,原来是她已经知道些什么。

看着申请书上的理由,她久久未语。

雷院长看着她,问道:“这份回避申请书上写的情况是否属实?”

姜芮书沉默。

“属实就属实,不属实就不属实,待会儿就要开庭,你不要耽误时间!”雷院长严肃道。

她抿着唇,紧紧捏住回避申请书,仍然没有说话。

“姜法官,这是原则问题,你务必据实回答!”

姜芮书……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因为这样的原因被申请回避,这让她有种玄幻的感觉,可一切又是那么真实。

沉默许久,她轻轻叹了口气,“属实。”

雷院长眉头皱成一道“川”字,张口就批评她:“那你应该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自行回避!你已经是工作多年的老法官,怎么还犯这种低级错误?!”

姜芮书深吸了一口气,对上雷院长逼视的目光,道:“我跟秦律师的确有私交,是我单方面对他有好感,目前也是我单方面在追求他,他还没有给我明确回复。”

其实她可以否认,毕竟她和秦聿还没有什么明确性关系,一旦承认,不管什么原因都瞒不住……

她自问不会有失偏颇,也不知道在秦聿眼里他们是不是私交亲密,关系暧昧,所以没有往这方面考虑,可实际上,她单方面的原因也应该自行申请回避,这是原则问题。

“很对不起,雷院长,这次是我的错误,下次我会注意。”

雷院长似乎有些意外,“你单方面追求?”

“是。”

“什么程度的追求?”

姜芮书顿了顿,轻声道:“我希望以结婚为前提,以终生为目的。”

“对方知不知道?”

“我还没有明确说明,但是……或许知道吧。”秦聿的种种默许,应该知道她的意思,她知道这么说对自己不利,但不想撒谎,她不想欺骗自己,也不想欺骗自己的职业。

“你知道这件事会给你带来的影响吗?”雷院长深深看着她。

姜芮书听懂他的意思,点头道:“知道。”

雷院长闻言不再追问,沉吟片刻,他给出了决定:“既然这样,按规定你必须回避这个案子,退出案子的审理。”

“是,我知道,我服从安排。”姜芮书没有二话。

雷院长对她的态度感到满意,眉头终于松开了些,姜芮书是C区法院很优秀的年轻法官,他不希望姜芮书犯错误,“那你下去吧,从现在开始暂停参与网络侵权案的审理工作。”

姜芮书无声叹了口气,“好的,我会尽快做好交接工作。”

她转身离开院长办公室,而此时,时间已然两点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