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八章 理由

第五百二十八章 理由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八章 理由

秦聿抬手看时间,已经14点35分,审判席上仍然空无一人。

严筱歌很好奇,悄声问道:“法官也会迟到?”

法官当然会迟到,但姜芮书不是随便迟到的人,而且看书记员的反应,似乎她也不知道姜芮书为什么迟到,一直在试图联系,但并没有联系上。

因为法官迟迟不到,旁听席渐渐开始骚动,议论声渐起。

正想问法官怎么还没来,就在这时,书记员接到了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她脸色微微一变,表情很愕然,但很快就恢复正常,点了点头,挂了电话。

秦聿直觉这肯定是姜芮书打来的电话,下一刻就见刘一丹站起来,“很抱歉地跟大家说,由于审判长回避本案审理,今天的庭审暂时无法进行,下次开庭时间会另行通知,现在请大家离开法庭。”

审判长回避?!

法庭里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完全没料到这种状况。

“这怎么回事?”马上有人问。

刘一丹道:“具体情况会再正式通知双方当事人。”显然她现在也不清楚具体原因,只知道这么一件事。

便有人抱怨早不回避,都准备开庭了突然回避,这不是浪费人时间吗?

但更多的人还是关注审判长突然回避这一点,稍微懂回避制度的人都知道,审判长回避只有两种原因,一是自行回避,二是当事人申请审判长回避。

因为这个案子备受瞩目,姜芮书的简历早就被扒的一干二净,她还是S市的网红法官,认识她的人很多,这次还有人把她过往庭审中的精彩表现剪了出来,有很多她的金句,所以她是有一点知名度的,基本上都相信她会秉公审理,谁也没想到她会临时退出庭审,不知道她到底是自行回避还是被申请回避。

但不管是哪个原因,都说明她跟双方当事人或者相关人员有关系。

那么,她跟谁有关系呢?

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双方当事人身上。

感觉到别人探究的目光,严筱歌自己还一脸懵圈,她可以确定自己跟审判长八竿子打不着,不由问秦聿:“秦律师,是你申请了法官回避吗?”

“没有。”秦聿语声冷淡,目光直直地射向对面,刚才书记员说审判长回避的时候,他看到林锦的表情变化。

梅丽寒感觉到他的注视,抬头对上他的目光,礼貌地微微一笑。

“是你。”法庭里的人走得差不多,双方当事人准备离开的时候,秦聿看着梅丽寒肯定的语气。

梅丽寒淡淡一笑,“那又怎么样?”

这是承认了。

“理由?”秦聿语气冰冷。

“当然是换个法官对我更有利。”

“她回避的理由。”

“她?”梅丽寒转过身来看着他,“秦聿,你不觉得这样称呼一个法官过于亲密吗?”

“一个代称能让你产生这么多错误联想,我很怀疑你的语文老师死太早。”

“别人会将我称作梅律师,将她称作姜法官、审判长,而不是‘她’。”

秦聿听出她的话外之音,“因为我和她认识,你认为她会偏向我?”

梅丽寒摇摇头,“秦聿,你这个人对自己对别人的要求太高,总是生人勿进,你真的很难被讨好,我努力了整个大学,毕业后又努力了两年,对你而言仍然只是个泛泛之交的熟人,你在京城呆了十年,虽然你人脉很广,但真正能入你眼的人不过寥寥数人。”

秦聿看着她,“所以?”

梅丽寒观察着他的神情,突然就不想说那么明白了,姜芮书自己退出了审理,她的目的已经达成,其他的就是多余之事,她最不喜欢的就是多余之事。

梅丽寒笑道:“所以我就跳槽,任何能打败你的机会都不会放弃,包括这次。”

秦聿知道她没说实话,审判长回避是她提出的申请,但姜芮书退出案子审理说明她申请的理由存在,否则单就是她,还不足以影响法院的决定。

但事无例外,还需要确定之后才能下定论。

“期待下次开庭碰面。”梅丽寒扶了扶单肩包的肩带,“再见,我亲爱的秦律师。”

说罢她转身跟林锦离开了法庭。

-

法院很快确定了朱玮霖接任姜芮书担任网络侵权纠纷的审判长,朱玮霖知道她退出庭审的原因,见到她的时候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姜芮书交接完工作,道:“就这些了,辛苦你给我善后。”

朱玮霖点点头,顿了顿,还是忍不住问道:“……你真看上了那个姓秦的男律师?”

姜芮书叹气,“不然?”

朱玮霖是真的一点也没想到姜芮书会栽在这种事情上,姜芮书是谁啊?C区法院一枝花,重审率和上诉率最低的法官,反正朱玮霖从入职那天起就没见姜芮书犯过错误,哪想这人不犯错则已,一犯错……也是个俗人。“英雄难过美人关?”

“噗……”姜芮书被他逗笑,想起秦聿那张脸,还真挺有道理的,可不是美人关嘛!“算是吧,不过我现在人都还没追上,后头还不知道怎么整呢。”

她也是颇为惆怅。

梅丽寒这个女律师太厉害了,这么隐蔽的事都叫她给窥破了,不愧是京城的金牌大律师。

朱玮霖想起自己也办过那个秦律师代理的案子,是个厉害的律师,说实话他在C区法院不大受欢迎,吴佳声就数次讨伐过这个律师,还听其他院的同仁说这个律师素来会颠倒黑白,叫法官很头疼。

但这人再不好,这会儿是姜芮书的心头好,朱玮霖也不是那种爱背后议论人的性格,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听说他很厉害,你hold得住吗?”

姜芮书一听他的话,再看他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淡淡笑了笑,“还好,hold不hold得住,还要等以后才知道。”

朱玮霖也就是出于关心说一句,毕竟他也不是真正了解秦聿为人,既然姜芮书瞧得上,那说明对方的确有出色的地方,如果真是个渣……相信姜法官也不会吃太大亏,毕竟那人长成那样,便是怎么样也不算吃亏……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