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二十九章 距离感

第五百二十九章 距离感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2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二十九章 距离感

范阿姨从厨房转出来,手里端着给大橘做的饭,这只胖猫一天三餐跟人似的,当然也是她得闲,姜芮书又宠着,一日日地给宠出了许多小毛病,就如这晚饭,它要比人先吃,不然不高兴。

每每这时候范阿姨就忍不住想熊孩子是怎样炼成的,但是真正轮到自己家,哎,控制不住。

大橘也是精怪,到点就知道自己的饭要煮好,每天这时候听到厨房响动就会眼巴巴跑赖等着,刚才还看到大橘,一个转眼就不见了。

范阿姨找了一圈,就看到姜芮书在落地窗前拿了根逗猫棒跟大橘玩耍,大橘扑腾着肥圆的身体各种托马斯空中旋转,别提多逗了。

范阿姨笑道:“芮书今天回来这么早。”

姜芮书做了个假动作,趁姜大橘扑过来,一把将它捞起来,听到范阿姨的话扭头微笑:“嗯,今天下午没什么事。”

范阿姨还想不是说下午开庭吗?姜芮书下午开庭的话经常会延迟下班,像上次回来都半夜了。

不过她说下午没事,可能下午的开庭取消了吧,这也不是没有过的事。

范阿姨没多问,“刚给大橘做好饭,你饿不饿,我现在去做晚饭?”

“我帮您。”姜芮书把姜大橘抱过去,姜大橘闻到诱人的饭香双腿蹬得欢快,示意她赶紧放它下去。

范阿姨笑道:“不用了,你工作一天辛苦,得闲想学厨艺周末再教你。”

“没事,我就给您打打下手,不乱掺和。”姜芮书知道自己厨艺不怎样,不会放着大厨不用乱糟蹋食物。

见她坚持,范阿姨也不再推拒,“那行,你给我打下手。”

姜芮书的厨艺实在一般,仅限于把菜炒熟,勉强能看,也能入口,但照范阿姨的话说就是缺点灵气,说来也奇怪,她样样都能照着做,做出来就是差强人意。

不过人没法十全十美,有一方面灵光就是老天爷疼爱了。

这是范阿姨的原话,所以姜芮书对自己的厨艺也不强求。

范阿姨让她洗菜,她进了厨房就拿了菜择起来。

夏季炎热,家里就她们俩,姜芮书素来不爱讲究,所以晚饭做得很简单。范阿姨炖了败火的大米粥,是姜芮书很爱喝的,因为范阿姨的大米粥跟别人炖的不一样,比寻常大米粥多一种迷人的米香,听范阿姨说她是跟一个老师傅学的,人家欠了她的人情,把压箱底的的本事教了她,但她不能开店也不能告诉第三人。

于是全便宜了姜芮书。

洗好菜,姜芮书见范阿姨切菜做菜两头忙,便接过切菜的活儿,叫范阿姨专心做菜。

“芮书今天有不开心的事?”范阿姨突然问。

姜芮书停下手,扭头看范阿姨,见她在灶台前忙活,似乎只是随意一问,“您怎么这么说?”

“你每次回来,开心的时候特别精神,就算很累,眼睛也是发光的。”

“眼睛发光?我眼睛又不是灯泡。”姜芮书忍不住笑了。

范阿姨也笑,“人心里有开心的事,眼睛会特别亮,藏着笑意也会漏几分出来,但人要是不开心的时候,就算是笑着也叫人感觉不到喜悦。”

“有那么明显吗?我还一直以为自己喜怒不形于色。”姜芮书不由抬手想摸摸自己的脸,但看到自己的手沾了菜汁,又放下来。

“在外头倒是有点,跟你爸爸很像,不过没你爸爸那么凶,你是和和气气的。”

听范阿姨说自己和和气气,姜芮书想起了某人,“怕不是有人说我虚伪吧?”

“你有距离感倒是真的。”

姜芮书闻言笑了笑没否认,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某方面的感情很冷淡,在各种人际关系中,她经常像个旁观者,所以她不需要强烈的情感认同,比起热热闹闹的人际关系,她更喜欢独处。

但是偶尔那么一个入眼的人,她却会有许多新的期待。

法院会正式下达通知,回避申请有据可查,也不知道他知道回避原因后会怎么想……

-

“你回来了。”陶霖见秦聿从电梯里大步走出来,后面跟着严筱歌,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他们回来了这么早。

秦聿不由看他。

“微博上已经上热搜了。”陶霖说明自己为什么不奇怪的原因,不过对于另一件事他还是挺奇怪的。“这一次的主审法官不是姜法官吗?她也不是第一次主审你代理的案子,怎么突然回避了?你申请的?”

“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难道是梅律师?”陶霖摸摸下巴,啧了声,“一来就放这么大的招,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

秦聿不听他废话,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

“秦律师,今天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还没开庭法官就要换掉?”严筱歌第一次打官司,尤其是这次官司不仅关系着她的未来,还有她的家人,可是今天一开场他们连招都还没放,对方就换掉了法官,这不免让她心中忐忑,对方的能量也太大了些。

“法官有回避制度,除双方当事人可申请法官回避外,法官也可自行申请回避。”

“那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这肯定跟梅丽寒脱不了关系,他心中有几种猜测,但还没有证实不想轻下断言,“稍后我会跟法院确认,到时候再告诉你。”

“这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

“对双方都有影响,是好是坏还无法肯定,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要看证据。”梅丽寒搞这么一件事出来无非两个原因,一个是以防万一,避免主审法官真的偏向他,抛开立场,她这点其实做得很好,另一个是为了打击他和原告,进而影响庭审表现。

虽说不同的法官会给案子的审理带来不同的影响,但是对于这次临时换审判长,对他而言没有多大不同,所以总体说来,他对于换审判长并没有多大的担心。

但严筱歌还是有些担心,但此刻担心没什么用,她将怒火转向林锦,“肯定是林锦和她那个女律师搞的鬼!她们担心姜法官秉公审理就故意弄掉她,实在太卑鄙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