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三十四章 可惜

第五百三十四章 可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5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三十四章 可惜

相比梅丽寒这边的气氛紧张,秦聿这边却要轻松许多。

一直处在庭审紧张气氛中的严筱歌这时才缓缓回神,想到秦聿在法庭上翻云覆雨,她就觉得这个律师请得太值了,不由夸赞道:“秦律师,你真厉害,本来我以为我们要输了呢。”

“赢或许有些阻碍,但输也没那么容易。”秦聿淡淡说道。

严筱歌想起自己刚才在庭审上被对方律师压制,甚至差点以为都是自己的疏忽和错误,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自己没听某些人的话觉得请律师浪费钱,或者随便请个律师,不然现在已是满盘皆输。“对方那个女律师跟你很熟是吗?”

“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结束了紧张的庭审,严筱歌突然有心思八卦,“我们原来那个审判长真的跟你……有那种关系?”

秦聿冷冷看她一眼,将笔记本塞进包里,提起就走。

“现在闭庭。”

路过一个小法庭的时候,秦聿忽然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扭头看去,就只见一道黑色的衣袍一闪而过,眨眼间消失在门外。

他微微一怔,下意识拿出手机,但是看着屏幕却又顿住,他又抬头看了看刚才那道背影消失的方向,默了默,最后把手机放了回去。

“朱法官。”姜芮书抱着案卷,远远看到朱玮霖站在电梯口等电梯,笑着过去打招呼,“刚开完庭?”

朱玮霖扭头看她,“姜法官,你也刚开完庭?”

姜芮书点头,泼我感慨道:“对啊!一个遗产纠纷案,老人家生前立下遗嘱把所有的遗产都给了自己的狗,然后把这只狗托付给他的一个老朋友,但你知道在我们现行法律中,宠物是不能作为遗产继承人的,所以现在老人家的子女就闹到了法院。”

说起这案子,姜芮书挺唏嘘的,真是应了那句话,养儿不孝不如生块叉烧。

“你今天是什么案子?”她问朱玮霖。

朱玮霖看着她,神情变得有些微妙。

姜芮书一下子就懂了,“哦。”

“他挺厉害的。”朱玮霖说。

“是吗?”

“被告律师也厉害,本来已经把他所有的论点都推翻,没一会儿他又把对方的论点推翻。”

看了这场庭审很精彩啊!姜芮书在心里默默地说,回头下班有时间再去庭审直播网上面看看。

“他今天穿律师袍。”

很多律师上法庭都不爱穿律师袍,一来没这个习惯,二来觉得律师袍很丑,但秦聿上法庭确实很喜欢穿律师袍,基本上每次都穿,让人感觉特别有仪式感。

当然,他穿的也很好看。

听朱玮霖这么一说,姜芮书心里就忍不住想秦聿穿律师袍的样子……

“穿得像名牌。”朱玮霖目不转晴看着他,仿佛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朱法官你不用跟我说这么多。”

“你现在不参与审理,告诉你无妨。”

无妨什么无妨?又不是说案情,哪里需要保密?姜芮书都不知道是惜字如金的朱法官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多话了,简直无力吐槽。

说起来他们有一个多星期没联系了,秦聿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躺在她的黑名单里,虽然已经不用避嫌,但是……

她带姜大橘散步换了条路线,不会路过他家。而他,想来也是吧?

她也不知道会持续到什么时候,干脆就先这样吧。

-

华灯初上,S市化为一片灯海。

酒吧里很安静,乐声悠扬,年轻男女三五成堆,点上一杯鸡尾酒,跟友人说着趣事,享受这悠闲的夏夜。

秦聿坐在吧台前,给自己点了一杯简单的screwdriver慢慢独酌。

“嗨!”一到女生在他耳边响起。随后一杯血红的酒。放在了她手边。

秦聿下意识皱起眉头,扭头一看,眉头拧得更紧了,“你怎么在这里?”

梅丽寒晃了晃高脚杯,在他身边的椅子坐下,笑道:“难得来s市一趟,不趁机体验一下这边好玩的地方就太浪费了。”她一双美眸上下打量,“真没想到会在酒吧碰到你,我记得你很不喜欢来这种地方的,怎么,有心事啊?要不要跟我说说?”

秦聿放下酒杯,叫人结了账。起身就要走。

梅丽寒拉住他,“你不至于吧?”

秦聿盯着她拉住自己的手,“现在我和你是双方当事人的律师。”

梅立寒松耸肩松开手,“我们这不是刻意见面,是碰巧,这叫缘分,有缘分就要好好珍惜,说不定下次就没了。”

“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你好好玩,别喝太多。”

“行吧行吧,哎,你这脾气还真是一点没改,不过难得碰上面,你请我喝一杯。”

“贿赂?”

梅丽寒明白他的意思,不就是说他们现在立场相对,除了不该私下见面,更不应该有经济往来,一块钱都不行。

她笑着摇摇头,“那等官司结束你再请我。”

“陆斯安应该会更乐意请你。”秦聿没有直接答应,说罢便转身离开。

梅丽寒端着高脚杯,无意识地晃了晃里面血红的酒,看着他的身影微微眯起了眼睛,直到消失在黑暗当中。

她端起酒杯,慢条斯理抿了一口。

酒红如血。

-

第二次开庭很快如约而至,这次的开庭依旧备受瞩目。

开庭前,严筱歌的态度突然变得奇怪,不断旁敲侧击的打听他和梅丽寒的关系,秦聿刚开始还以为她八卦,压根不解释,直到严筱歌憋不住问他双方律师是不是不能私下见面,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明白过来。

“你跟我的当事人说了什么?”秦聿直接一个电话打给梅丽寒。

梅丽寒一副莫名其妙的语气,“我跟你当事人又不熟能说什么?”

“如果不是有人跟她说了什么,她为什么会知道我和你私下见过面?”

梅丽寒一听就知道事发了,果然还是瞒不过他,真可惜,但她不会承认:“那我不知道,可能是你太引人注意,被人注意到了吧。”

“那天你是故意的。”秦聿已经肯定就是她。

“真的是碰巧,没想到你会在那里,再说我哪儿知道你的行踪?你们家陶助理压根不理我,你要冤枉人好歹有点证据。”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