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三十六章 再次逆转

第五百三十六章 再次逆转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09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三十六章 再次逆转

“也就是说,原告多次在微博上与他人发生矛盾是蓄意的,目的是为了涨粉?”梅丽寒总结道。

张芳雨看了看严筱歌,眼神很复杂,轻声道:“我认为是。”

“所以,原告跟许圣粉丝的矛盾,也是她为了涨粉故意挑起的?”

“是。”

严筱歌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谢谢。”梅丽寒看向审判席,“审判长,这整个事件是原告蓄意挑起,矛盾的激化也在原告的期待中,因为这是她惯有的套路。”

朱玮霖神情有些凝重,“有没有别的证据?”

“我做了一份调查。”

梅丽寒说着从电脑里调出一份文档投影到大屏幕上,“我将原告的所有微博翻了一遍,原告的微博开通于六年前,这六年当中,原告一共发了3025条微博,过去五年,原告发表的微博是1631条,平均约每天0.89条,但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到现在,原告就发了1394条微博。也是从今年年初开始,原告的微博内容从过去的生活分享、心灵鸡汤转载和个人作品展示变成了吐槽当红艺人,而且十分有规律的,几乎每个月原告都会跟当下的当红艺人粉丝发生冲突,原告的粉丝数量也在这一次次的冲突当中直线攀升。”

梅丽寒放出严筱歌的微博不同时期的粉丝数量截图,同时还附上了当时相关事件的微博,可信度很高,都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的图片资料。

很多人有这样的疑问,于是朱玮霖当场问了出来。

梅丽寒微微一笑,目光转向秦聿,“正如被告方所说,网络是有记忆的,这些图片资料一直在网络上留存。”

其实要找这些信息并不难,资深的吃瓜群众在无数次的吃瓜经历中会知道,很多瓜吃着吃着就没了,所以吃瓜的时候顺手一个截图右键保存的人不要太多,以便日后挖坟。

尤其是严筱歌每次都专门撕当红艺人,粉丝都记恨着,留图很正常。

梅丽寒用秦聿的话来回答,明显是在回击。

“这些图片资料需要公证。”朱玮霖说道。

“当然。”梅丽寒对此毫无异议。

朱玮霖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梅丽寒点点头,继续刚才没说完的话,“在原告发表对许圣的评论前,其微博粉丝为19万,6月2日到3日,原告就涨了两万粉丝,4日突然暴涨十万,此后随着冲突升级和事件的影响力扩大,其粉丝数不断攀珍,直至今天,原告的微博粉丝为95万,比原来多了四倍。”

说到这里,她点开了下一张图片,“在六个月之前,原告的粉丝只有1000多,仅仅六个月,在没有资本介入、没有买粉、没有宣传的情况下,原告一个素人不但多次登上热搜榜,成为话题中心人物,粉丝数量也从1000多增长到近百万,这种涨粉速度让许多公众人物都望尘莫及。”

投影中,严筱歌id为小白兔兔白小的微博,左边的时间显示为1月17日,微博粉丝数为1129,右边的时间显示为6月20日,微博粉丝数量为95万。

对比悬殊,简直天差地别。

严筱歌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那两个显眼的数字,突然感觉浑身血一冷,心头不祥的预感越发强烈。

“事实显而易见,这一场网络大战不是路人与脑残粉之间的言论自由之争,也不是一个群众对公众人物自由评论的权利之争,而是一场炒作,一场蓄意挑起的矛盾:原告以整个网络为工具,以所有网友为棋子,恶意挑衅、暗中激化矛盾、不惜破坏网络秩序,占用公共资源、最终达成其涨粉博眼球的目的——其行为已经构成寻衅滋事。”

这时,梅丽寒的目光盯上严筱歌,缓缓开口,仿佛在对她进行宣判:“根据我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规定,当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管制。”

她的声音不徐不疾,却如一道重锤锤在严筱歌心头,严筱歌克制不住浑身颤抖了一下,整个无力地瘫靠着椅子。

法庭里一片寂静。

旁听席里一片惊愕,完全没料到会有这样的反转,这要从民事案变成刑事案了吗?

林锦看着对面快吓瘫的严筱歌,轻蔑地翘了翘嘴角,看她这次怎么翻身。

法庭的寂静仿佛是最好的反应,梅丽寒微微一笑,目光转向审判长,“完毕。”

朱玮霖不由多看了她一眼,心里默默把她的话过了一遍。现在网络发达,越来越多的网络寻衅滋事案件,不过多数都是以侮辱诽谤为主,严筱歌的行为肯定达不到寻衅滋事罪的立案标准,但寻衅滋事……需要讨论讨论。

构成寻衅滋事的话,那么这个事件的定责就需要重新确认了。

他略作沉吟,决定先询问原告方的意见。

梅丽寒坐了回去,面带礼貌的微笑,想看秦聿如何破局。

秦聿道:“原告方需要询问被告证人。”

“可以。”朱玮霖道。

张芳雨又被传了上来。

秦聿看着她,“你跟原告是好朋友?”

这个问题张芳雨之前已经回答过,不知道他为什么又问一遍,但还是做了回答:“是的。”

“现在还是不是?”

张芳雨不由转向坐在原告席上的严筱歌,严筱歌看她的眼神很复杂,明显已经有了很深的芥蒂。

张芳雨低下头,轻声道:“我希望是,但这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

“既然你希望你和原告仍然是好朋友,你为什么会到庭作证?”

“反对!”梅丽寒马上道,“知道案件情况的公民有作证义务。”

“证人到庭率低是普遍事实,一般人都不愿意出庭,何况指认自己的好朋友。”秦聿话里隐约有怀疑被告律师的意思。

朱玮霖想了想,道:“证人如实回答。”

张芳雨见避不过去,默了默,道:“我希望她不要再错下去,有梦想应该努力去实现,不要走歪门邪道。”

“虚伪!”严筱歌忍不住骂道。

“你有多久没有好好练习画画了?”张芳雨反问她。

严筱歌一僵。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