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三十七章 关我屁事

第五百三十七章 关我屁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217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三十七章 关我屁事

她想反驳,想说自己勤勤恳恳老老实实画画根本实现不了梦想,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没人关注你,你就没有价值,现在有捷径可以走,为什么不走?

可她说不出来,愣愣地看着张芳雨,嗓子仿佛被堵住了。

看到这一幕,梅丽寒嘴角微微一翘,这可真是个意外收获,这个证人太有趣了。

感觉到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严筱歌心头咯噔一下,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不应该插话,被张芳雨这么一问,她炒作博关注的标签恐怕洗不掉了。

她慌张地看向秦聿,秦聿此时脸上没什么表情,不见慌张也不见动容,他静静打量着张芳雨,随后问道:“你有没有认真地看过原告评论别人的全部微博?有没有看过她如何跟别人争吵?她都说了哪些话?”

张芳雨愣了下。

“有没有?”秦聿再次问道。

张芳雨意识了事实可能跟自己想的不一样,“我看过一些。”

“没看过全部?”

她顿了下,“没有。”

“那么你认为原告的评价哪句不对?”

“这不是评价的问题……”

“哪句话是错误的?”秦聿打断她。

张芳雨又愣了下,“她那样故意跟别人吵架就不对……”

“她说的哪句话是错误的?”秦聿对上她的眼睛,逼问道:“哪句话曾经造谣、诽谤、污蔑、羞辱别人?”

张芳雨张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你不知道有没有,还是根本没有?”秦聿步步紧逼。

“我……”

“请给我准确肯定的回答。”

张芳雨原以为自己能说出很多,可林到头来却发现自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严筱歌评论那些艺人的微博,虽然言辞辛辣,但是……基本上是基于艺人的不足之处,大多以讽刺为主,并非凭空污蔑,也没有出口成脏。她跟粉丝争吵也是各种冷嘲热讽,没有满嘴喷粪。

也是因为这样,她的风格独树一帜,很多路人喜欢看她撕艺人撕脑残粉,甚至还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网友向她提供素材……

或许严筱歌的确有炒作的意图,可是她的方式没有踩红线,她和艺人粉丝之间的纷争最多只能说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所以你没有了解全部事实就认定原告,你的好朋友道德低下?”见她不回答,秦聿戳破张芳雨不愿面对的事实。

张芳雨声音艰涩,“我……”

“艺人作为公众人物必须接受公众的检视,面对公众的各种褒贬评价,这是公众人物的义务。而原告作为普通公众,发表自己对某个公众人物的负面评价影视完全是个人自由,纵然言辞尖锐,但只要不是造谣诽谤侮辱等违法行为,他人都无权干涉。相应的,公众人物的粉丝与原告有不同意见,与其辩论也是粉丝的个人自由,但在这个过程中,被告作为粉丝做出人肉等各种侵权行为,才是真正的违法、真正的错误。”

秦聿面向审判席,“从证人到庭作证就可以直接看到被告侵害原告名誉权的后果。名誉是一种社会评价,社会评价降低最直接的后果是影响他人对受害人的看法,导致人际关系受损,如周围的人对受害人嘲笑、轻视、怨恨、议论,家庭关系恶劣,以及朋友断绝来往——现在证人站在这里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他说着指向证人席。

证人席上,张芳雨浑身一僵,有种被审判的错觉。

法庭里一片寂静。

秦聿却并不看她,向审判长示意,“完毕。”

朱玮霖沉吟片刻,然后询问被告,“被告方有什么异议?”

梅丽寒马上道:“原告方的论点是在原告没有寻衅滋事基础上才成立,但是很明显,原告就是在寻衅滋事,而且是反复寻衅滋事。”

朱玮霖看向原告。

秦聿目光投向对面,落在林锦身上,“原告方想询问被告几个问题。”

“被告如实回答问题。”朱玮霖道。

林锦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心中并不怵,淡淡说道:“你问吧。”

秦聿看着她,“你为什么将许圣视为偶像?”

林锦矜娇地抬起下巴,“当然是哥哥人好优秀。”

“哪里优秀?”

“哥哥18岁出道,出道前她做过三年练习生,出道后就是团里的舞蹈担当和颜值担当,单飞后第一张个人专辑就大卖,拿奖拿到手软,现在还是演员,第一部主演的剧就是男主角,搭档国宝级戏骨……”说起爱豆的好,林锦滔滔不绝,底气十足。

“你如何评价许圣本人?”

“哥哥既有才华又有颜值,但他并不以出色的外貌为傲,为人低调真诚,成名后依旧非常努力,三观超正,热爱公益,是近年来非常优质的稀缺型偶像……”林锦又夸了一顿。

“听起来很优秀。”

“不是听起来,是事实!”

“你知道我对许圣是什么看法吗?”

林锦冷笑,“你是严筱歌的律师,你的看法肯定跟她一样。”

“不,我的看法跟她不一样。”秦聿看着她,在她疑惑的眼神中,启唇说出自己的看法,“许圣是谁关我屁事。”

“你——”林锦大怒,这比贬低许圣更让人恼怒,因为他压根就没把自己的爱豆当回事。

“如果不是这个案子,许圣是谁?许圣如何?于我而言不如路边的一条流浪狗。”

听他把许圣比得连狗都不如,林锦勃然大怒,“你是狗吗?!把人看的比狗还重要!”

“我为什么要把许圣看得比狗更重?他是我什么人?认不认识他、看不看重他都是我的个人自由,与你何干?”

“你别装了!承认你也是黑子吧!”

“我说的是我的真实想法,难道不认可你的偶像就不能说话?”秦聿将目光转向梅丽寒,“难道说真话引起的矛盾就是寻衅滋事?坚持自己不同的想法也是寻衅滋事?不,不允许别人说真话才是真正的寻衅滋事。”

梅丽寒心里咯噔一下,终于知道他绕这么大一个圈子的目的是什么。

他要彻底推翻自己的论点!

秦聿将法庭里所有人都扫了一眼,最后又落到了她身上。

“如果你不赞同一个人的观点,你会怎么做?”

法庭里一片寂静。

几乎所有人都同时想到了一句话——

“我不赞同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

朱玮霖叹息道。

梅丽寒浑身一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