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远是多远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远是多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远是多远

房间里一片静谧,两人靠在墙角,此刻的气氛犹好,姜芮书一点也不想破坏,但这个姿势有点累人,看久了会变斗鸡眼,她轻轻推了推不撒手的男人,“我腿有点麻。”

秦聿垂眸,见她身体有些后仰,缓缓松开了手。

姜芮书终于能站直身体,扭了扭腿,恢复过来,正想问他什么,两人的目光突然隔空触碰,心顿时漏跳了半拍,不自觉同时移开。

“噗。”姜芮书忍不住轻笑出来,这都什么跟什么?秦聿听到她清脆的笑声,问道:“怎么?”

“没什么,就是开心。”姜芮书揉揉仍然发烫的脸,“今天值得被铭记。”

秦聿看着她,“是个很好的纪念日。”

所以他们这就有了第一个共同的纪念日?姜芮书眼里荡开笑意,“嗯,纪念日。”

见她眼睛如星辰明亮,秦聿忽然有点吻她的眼睛。

姜芮书想到他这么晚从S市赶过来,便问道:“你怎么这么晚才到?今天开庭开了很久?晚饭吃了吗?”

听她一连串的问题,秦聿一点也没觉得烦,“下午已经闭庭,陆斯安临时找我帮忙花了不少时间。”

所以他应该是忙完后去家里找她,知道她来Y市就连夜赶过来?姜芮书又被他甜了一下,拉住他的手,“那你还没吃晚饭吧?这里的餐厅还在营业,我陪你一块儿去。”

秦聿的确饿了,见她精神奕奕跃跃欲试的模样,没有拒绝她的邀请。

此时餐厅已经没什么人,偌大的餐厅里只有他们两个客人。

其实秦聿不太习惯这么晚还吃东西,所以他没吃什么,只要了一碗海鲜粥和一盘水果,姜芮书刚吃过宵,一点也不饿,但她不想干坐着,就跟秦聿一起吃了点水果。

“你明天没事了吧?”姜芮书问他。

“没有。”

“那后天呢?”

秦聿听出他的意图,如愿做出了她想要的回答,“这周末都有空。”

“那我们就在这里玩两天再回去。”

看她满脸期待,秦聿嗯了声,原也没打算马上回去,只是来的匆忙,什么都没准备,所以吃完东西,姜芮书陪他到大厅办理入住手续后,便去买套换洗的衣服。

时间已经很晚,来不及去外面购物,两人只得在酒店的商店挑选,不过这里的商店贵是贵,也找不到他习惯的品牌,但品质还是有保证的。

然后姜芮书很自然地知道了他的身高和尺码。

觉察她的目光一直盯着他,存在感太过强烈,秦聿有些无奈,问道:“看什么?”

“看你。”姜芮书笑着说:“我想以后有孩子的话,孩子的身高有保证了。”

秦聿猝不及防被撩了这么一把,差点没hold住,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立场可不一样了。他把手上的东西放回货架,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你想了那么远?”

姜芮书仰头看着他,“也……不远吧?”

秦聿目光幽深,“不远是多远?”

“嗯……”她想了想,“我说了不算,要看另一个人。”

秦聿觉得她简直过分,她自己不说,却要他先给个说法。“另一个人也想知道。”

“那等另一个人想好再说。”

“想好了呢?立地结婚生子?”

“生孩子又不是买瓜,想买就买。”

秦聿笑了声。

姜芮书知道自己这话不够硬气,但她第一次见他这样笑,真是……好看,她的心情很好,顺手拿起一条泳裤塞到他手里,“明天穿这个吧。”

秦聿看了看手里的款式,emmmm……

“你要不要看看?”他问。

“我带了。”姜芮书微微一笑,“我的衣服都是S码,至于款式——明天就知道了。”

秦聿本来没想这个问题,但听她这么特意一提,突然就忍不住想起来。

她就是不安好心,故意的。

姜芮书知道他怎么想,但就不告诉他,催他去付账。

秦聿又看了看手里的泳裤,女朋友提的第一个要求能怎么办?当然是如她所愿。他没说什么,确定了一下尺码,便拿着她给的泳裤和先前挑好的衣物一起付账去。

秦聿的房间在五楼,姜芮书有点遗憾不能同层,不过这样的旺季,能订到房间已是运气,楼层就没办法随意,反正几楼也没多大区别。

秦聿跳过五楼直接按了九楼,姜芮书一看就知道他要先送自己回房间,唇边泛着浅浅的笑意,没有说出拒绝的话。

“明天一起吃早餐?”姜芮书问。

“你几点?”

“七点。”

“嗯。”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就走到了姜芮书的房间,姜芮书刷了下房卡推门而入,随后转身看他。

暖黄的灯光下,他眉眼如画。

姜芮书踮起脚,在他唇边落下一吻,“晚安,秦先生。”

秦聿垂眸就对上她一双雪亮的眼睛,淡淡笑了笑,低下头来,在她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晚安。”

温热的唇贴着她额头的肌肤,是从未有过的触感,姜芮书一颗心像是泡在温暖的水里,轻盈又胀满,是一种很美好的滋味,难怪人家都说额头吻会让人产生被宠爱的感觉。

“你快回去吧,明早见。”她催促。

秦聿看着她,嗯了声。

互相道别后,姜芮书没再磨叽,转身进了房间。

很快,浴室里传来水流声。

姜芮书换了身干净的睡衣,开了瓶水喝了两口,随手放在床头柜上,一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

他应该睡了吧?

她瘫在床上,想念突然滋生。

心里空荡荡的,需要填满才能平复下来,但只要一想起某个人,就感觉整颗心被填满,这个世界也变得满是期待。

想念这玩意儿,很磨人,却又充满了快乐,很奇妙的感觉。

躺了一会儿,她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手机摸过来,没有新消息。

也不知道秦聿睡了没有。

她点开微信,刚准备打字,突然又停下来。

他忙了这么一整天,下午打了一场官司,紧跟着又被陆老板抓壮丁,完了又开长途车来Y市,肯定很累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