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四十四章 分期再亲

第五百四十四章 分期再亲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4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四十四章 分期再亲

喝彩和口哨同时响起。

但秦聿在风浪中并未停歇,他已经在寻找下一个波浪。

看着他矫健的身影在海浪间灵活穿梭,乘风破浪,随心所欲,附近这片海域几乎成为他的个人秀场,姜芮书的眼睛根本没办法从他身上移开。

如果说她喜欢他法庭上的锋芒毕露,喜欢他在法庭外的从容冷静,也喜欢他日常中傲娇龟毛,喜欢他的自律矜持,那么现在,她热爱他的恣肆,他的强硬,他的勇敢。

他就像个宝藏,每发现一点,就叫人多热爱他一点。

秦聿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自己,但他看到了姜芮书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自己,不管自己到哪,她的目光始终追寻着自己。

越过一个浪头,他没有再冲下去,顺着浪潮飘向岸边。

刚上岸,一抬头,两人的目光就远远隔空对上。

距离有点远,但是他们知道对方在看自己。

下一刻,姜芮书突然动起来,不顾一切冲了过来。

秦聿看着她,张开双手,冲浪板掉到地上。

姜芮书直接扑到他身上,整个人像树懒挂在他身上,他被她扑得晃了晃,但很快稳住了身体,紧紧抱住了她,随后就迎来了她的热吻。

她似乎刚嚼过口香糖,嘴里有淡淡的薄荷香味。

突然间,他就爱上了这个味道,回以同样的热烈。

戏谑的口哨声响起,周围的人都没想到会看到这么香艳的一幕,纷纷起哄打趣。

但没人去打扰他们,只是看着他们露出善意的笑容。

年轻的爱恋啊,就是如此奔放热烈。

真叫人羡慕。

“嗯?”突如其来的热情让秦聿感到有点突然,但是感觉不坏,甚至是愉悦和期待的。

“就是想亲你。”姜芮书圈着他脖子,低头凝视着他,眼眸如这海边的阳光一样明媚,理直气壮,又说不出的缱绻。

两人的目光交缠在一起,越缠越紧,秦聿没忍住又吻住她,过了一会儿才分开,低声问道:“够了吗?”

“没够。”姜芮书抵着他额头,“剩下的分期再亲。”

秦聿笑了声,“你打算分多少期?”

“能分多少期就分多少期。”

简直不讲道理。他说道:“你真像个放高利贷的。”

姜芮书马上代入角色,“允许你还不起债把人赔给我。”

“我什么时候欠你的债了?”

“我说欠了就欠了,谁让我是高利贷呢?”

秦聿忍不住笑,将她放下来,低头吻了吻她额头,“还要不要学冲浪?”

“当然。”原本她就想学,看了他冲浪后,对这项运动更多了几分喜欢,想跟他一样追风逐浪,一定很爽,何况现在还有个优秀的免费老师,岂有错过之理?

“要学费吗?”刚才还放高利贷的某人突然变大方。

名为学费实为福利吧?秦聿却特别喜欢她这般理直气壮的模样,“你看着给就好。”

姜芮书踮起脚,圈住他脖子,又给了他一个深吻,“第一节课的学费。”

这么说还有第二节课?秦聿笑着抬手蹭了蹭她的脸颊,转身捡起冲浪板,“先教你划水,等你有时间,我们可以去夏威夷冲浪。”

“好啊。”姜芮书预感自己会爱上这项运动,更期待学会后跟喜欢的人一起玩,于是花了十二分的认真去学习。

冲浪入门不是多难,听秦聿说了技巧,她很快就学会了划水、越浪、抓浪,又试了几次后学会了起乘,不过要游刃有余还需要经验累积。

她玩得意犹未尽,恨不得整天泡在海里,但午时的紫外线太强,玩了一个小时就被秦聿拽回了酒店。

下午,俩人哪儿也没去,用过午餐后便去酒店的咖啡吧闲坐,一边看书一边看海,享受难得的闲适时光。

傍晚的时候,两人没在酒店吃饭,秦聿在外面找了个很有特色的餐厅,他们打算吃完饭后在外面逛逛。

作为海滨之城,Y市的夜市异常热闹,有极具特色的美食街,也有各种风情的酒吧小店,若是得闲,一天都逛不完,姜芮书以前自己来Y市玩就喜欢找个书咖或酒吧坐一下午,不为看什么风景,只为享受海风和宁静。

夜幕渐渐落下,路边五光十色的招牌间或亮起来,路边的店铺放着悠扬的乐声,乐声中依稀能听到阵阵海浪声,海风夹带着咸湿的水汽徐徐吹来,姜芮书和秦聿牵着手,漫步在石子铺成的步行街上,说不出的惬意。

他们没什么目的,看到想买的就看看。

“你好,你是不是……姜法官?”姜芮书没想到刚进酒吧坐下,就听到有人叫自己,她还以为是熟人,但扭头一看,却看到一张陌生的俊朗脸孔。

酒吧的灯光虽然有点昏暗,但看人还是能看清楚的,姜芮书又把对方打量了一遍,发觉自己的确不认识他,迟疑道:“你是……”

见她没否认,男人脸上露出笑容,“我刚才还不大敢认,没想到真的是你。”

“抱歉,我好像不认识你。”

男人笑道:“你贵人多忘事,去年你做过我的主审法官。”

一年几百个案子,很多案子一次庭审就结案,还有的当事人从头到尾都没到场,除了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当事人,姜芮书大部分当事人都不会记住,所以对方说审过他的案子,姜芮书还是一点印象也没有。

“是吗?那真巧。”看对方的表情,姜芮书判断他应该是胜诉了,不然不会对她这么好脸色。

“真的是很有缘分,没想到还会在这里遇到你。”男人看着她,“以前看你在法庭上穿法袍的样子特别严肃,原来私下也跟其他女孩子一样穿漂亮衣服。”

她穿的早上那套波西米亚长裙,一字领,戴了一条铂金项链,另外化了妆,比平时要艳丽些,跟平时上班时的模样截然不同。

姜芮书无奈一笑,“法官也是人呀。”

男人看着她,诚挚道:“很好看,打破了我原来对法官的印象。”

姜芮书知道很多人对法官的印象都是严肃刻板的,闻言不由笑道:“谢谢。”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