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四十五章 狂蜂浪蝶

第五百四十五章 狂蜂浪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5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四十五章 狂蜂浪蝶

“你想喝什么?我请你。”男人见她还没点单,主动说道。

“不用……”

“不用客气,就当是感谢你给我主持公道,其实一直想感谢你来着,只可惜一直没机会,这么巧碰上,你可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

果然是胜诉了。

不过姜芮书不想接受这份谢意,那都是她的工作,审理结束就不必再有别的联系,法官这份工作是应该远离人情的。

“谢谢……”

她正想说真的不需要,但话刚到嘴边,就听到身边一个淡漠的声音说道:“这位女士,你的酒。”

咚一声,一杯金红的鸡尾酒重重放在她面前。

姜芮书抬头一看,秦聿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身后,居高临下看着坐在他位子上的男人。

男人也不由寻声看去,先是被他的容貌惊了下,感觉有点不对劲,但见他手里还端着一杯酒,又想这是姜芮书点的酒,这服务员挺帅的啊……

姜芮书一看就知道秦聿不高兴,抿唇笑道:“谢谢,我没带现金,你有没有二维码?给你转点小费。”

秦聿淡淡道:“没有二维码,可以微信转。”

姜芮书欣然笑道:“好啊,你微信给我。”

男人目瞪口呆,是他落伍了吗?这服务员要妹子微信也太直接了吧!姜芮书竟然还直接给了!他还以为会很难来着。

不过这是个好机会,他拿出手机笑道:“姜法官,我们也顺便加个微信吧。”

秦聿闻言看他,“你起来。”

男人不明所以,但还是依言站了起来。

秦聿示意他走出来。

等他走出来,就见秦聿大长腿一迈坐了下去,“你可以走了。”

“你——”男人先是有点气愤,但对上秦聿的脸,突然发觉他有点眼熟,不由仔细打量他,这一打量才发觉对方虽然穿得随意,但气质不凡,显然不会是服务员。

姜芮书低着头,什么都没说。

他终于明白过来,这个男人是跟姜芮书一起来的,这时候一起来这里玩的,不是男女朋友也关系匪浅。

一时间他又羞又恼,连客套话也顾不上说,狼狈逃走。

见男人离开,秦聿把目光转向对面埋头喝酒的某人,递过来一支红玫瑰,“今晚的花很香。”

姜芮书没想到他出去一趟还顺手买了花,顿时心花怒放,闻言嗅了嗅,没感觉多香,不过很捧场道:“很漂亮。”

他微微一笑,“当然,不然怎么一时半会儿没看住就招狂蜂浪蝶?”

“咳咳——”姜芮书差点被呛住,神特么的招狂蜂浪蝶!敢情他这是在说她,不过,好酸哦!她忍笑道:“是去年一个案子的当事人,碰巧遇到而已。”

“原来如此。”他没有追究的意思。

姜芮书撑着下巴看他,见他脸上风轻云淡,但仍然觉得很有意思,笑道:“其实我现在都还没想起他是谁,是他自己说我去年主审了他的案子,一年几百上千个当事人,我哪能记得每个当事人长什么样?不像有些人,我见一次这辈子就忘不掉。”

“……不必跟我解释这些。”

“我不希望你有所芥蒂,哪怕只有一丝,于我而言没什么不可言说的。”姜芮书认真道,一段美好持久的感情需要双方用心经营,他们刚才一起,有不少地方需要磨合,她希望他们可以渐渐走向更完美的契合。

秦聿对上她明亮澄澈的眼睛,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用心,眸中荡开浅浅的温柔:“我有基本的判断,同时相信你处事的能力,如果说有什么事需要你主动告知我,我希望是你遇到困难的时候,在享受伴侣权利的时候,我同样期待承担相应的义务。”

他的想法简直跟她一模一样,姜芮书的心情飞扬起来,眼睛灿若星辰:“真巧,我也这么想的。”

秦聿已不是第一次听这话,不由笑道:“你巧合未免太多。”

“这是缘分,缘分就是各种巧合的累积,如果我只是遇到你,而你或我已经遇到别人,或者你我都没有别人,但不曾如此一次两次的相遇,那都是有缘无分,又或者我们同样相遇,可是你对我无感,就算我再努力也不会有结果。”

“你努力就会有结果。”秦聿忽然道。

“你怎么知道?”

“你努力我就知道。”

两人跟绕口令似的。

姜芮书很快回味过来,忍不住扑哧笑了声,双手撑着下巴,炯炯有神盯着他,“那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这并不重要。”他低头喝酒。

“当然重要。”

“哪里重要?”

“对我来说很重要。”

秦聿一笑,“你猜。”

他从头到尾都没表示过什么,叫她怎么猜?姜芮书心里腹诽,但还是绞尽脑汁寻找蛛丝马迹,“你早就喜欢我了?”

秦聿没承认也没否认。

姜芮书眯起眼睛,“你第一次给我变魔术的时候?”但还没等他回答,她自己就否定了,“不对,那时候你都偷偷亲我了,肯定更早的时候……”

她想了想,又道:“那是前一晚,倩倩官司打赢,找你喝酒那天?”

秦聿没作声。

她继续猜,“去看光影展那天?”那天他是有回应的,从那天起两人心照不宣相处着,他怎么想的不清楚,但他肯定清楚她的想法。

“吃烧烤那天?”

“给你情……咳,检讨那晚?”

“你从京城回来的时候?”

“上次案子和解的时候?”

“过年在京城的时候?”

“年前?”

“你帮我作证的时候?”

……

“其实你对我一见钟情吧?”

听到一见钟情,秦聿忍不住笑出声来。

好吧,想想就知道他这种人根本不可能一见钟情,简直跟钢豆一样,要不然也不会有个铁处长的外号,她自己也不是会一见钟情的人,没有深入的了解,很难被打动。

两个不会一见钟情的人更不可能对彼此一见钟情。

秦聿收了笑意,想到她刚才数着一件又一件的往事,恍然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之间经历过这么多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