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四十八章 出人意料

第五百四十八章 出人意料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6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四十八章 出人意料

进屋的时候没见到人,姜芮书熟门熟路摸到餐厅,就看到秦聿正在摆弄餐具,背脊挺得笔直,低眉垂目新手拨弄餐具的模样,说不出的气质。餐桌上摆着刚煎好的牛排,青翠的西蓝花点缀,卖相很不错,空气里飘着一股微焦的肉香,也是颇为诱人。

她刚走进来,他便发现了她。

他已经换了身便装,脖子上挂着围裙,出人意料的居家。

姜芮书第一次见他这个模样,感到颇为挺意外,不由笑道:“我还以为你十指不沾阳春水。”

“我会做家务,只是很少做。”

姜芮书更意外了,“你还会做家务?”

秦聿淡淡一笑,“我们家的人都会做家务,不至于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家里请阿姨只是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姜芮书真的很意外,她感觉秦聿日常里应该很大少爷,打小没沾过家务,是她想当然了,不过转念一想,这其实是他家的家庭教育,良好的家庭教育渗透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不仅仅是好习惯的培养,也塑造优秀的思维。

就是因为有这样良好的家庭教育。所以才有现在的他吧。

她饶有兴趣问道:“你什么时候学做家务的?”

“小时候,大概二三年级。”

“经常做吗?”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从小家里条件就很优越,周教授说他家是书香门第来着,有不少讲究,不然也养不成他这么挑剔的性子。

“那倒没有,就是顺手做些力所能及之事。”他拉开身边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姜芮书走过去,说道:“看来以后谁跟你生活在一起,家务这块不用担心。”

“谁?”他抓住关键词。

姜芮书低头笑了笑,将自己带来的餐盒放桌上,“我给你带了些茶点,范阿姨今晚做的,趁热吃吧。”

秦聿将一盘切好的水果推到她面前,蓝莓、樱桃、草莓等好几种当季水果,颜值很高,也让人食指大动。

她抬眸,“专门给我的?”

很显然是的。

姜芮书尝了一颗蓝莓,眼里含着笑意:“很甜。”

秦聿笑了笑,在她对面坐下。

看他拿起刀叉切牛排,姜芮书吃着樱桃,目光却落在他身上。

他用餐总是不徐不疾,几乎听不到响声,看起来特别矜持仙气,特别赏心悦目,姜芮书看着他,觉得秀色可餐这个词不论是表面还是含义到特别适合形容他。

于是,她没忍住捏了颗樱桃递给他。

“嗯?”他看着她,笑着微微倾身过来,一口含住那颗樱桃。

“很甜。”他说。

两人相视一笑,气氛甜蜜起来。

姜芮书找到了新的乐趣,投喂男朋友,于是她一边吃着水果一边看男朋友吃饭,不时投喂一口,两人没说什么话,但气氛轻松,无形默契。

吃完饭,秦聿很熟练地收拾了碗筷,没让姜芮书帮忙,过了一会儿从厨房回来,就看到姜芮书正在跟墨玉母子仨玩耍。

墨灰灰和墨黄黄已经是大猫了,随着年龄渐长,体型开始有了不同。

墨灰灰的体型比较像姜大橘,隐约能看到胖子的迹象了,一双古铜色的眼睛遗传了墨玉,但是一点也不如妈妈神奇,反而憨憨的,像姜大橘。

墨黄黄的毛色偏金黄,毛茸茸的很蓬松,眼睛圆溜溜的,这点倒是比较像姜大橘,但眼瞳是绿色的,十分灵动,它也不像姜大橘那样浑身是肉,看起来胖都是毛的缘故。

姜芮书的生物早就还给了生物老师,不清楚为什么一只橘猫和一只黑猫能生出这样迥然不同的猫咪,不过……姜大橘头上没有大草原的话,那孩子可能就是隔代遗传了吧。

墨灰灰喜欢招惹墨黄黄,但墨黄黄不爱理自己的傻兄弟,时不时就给一爪子,墨灰灰一点也不在意,还以为它跟自己玩呢。

姜芮书乐不可支,墨灰灰这性格倒是很像姜大橘。

“看什么呢?”秦聿看她捏着墨黄黄的爪子打量,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姜芮书头也没抬,“哦,我以前在网上看过一种方法,说看猫咪的肉垫能大概分辨它们的性格,我想看看墨黄黄和墨灰灰是什么性格。”

“是吗?”秦聿觉得有点玄学。

“蛮准的,我看过大橘的肉垫,挺符合描述的。”她挠了挠墨黄黄粉色的小肉垫,松开了已经不耐烦不停甩尾巴的墨黄黄。

墨玉蹲在旁边,尾巴盘在面前,静静看着姜芮书宠幸两孩子,骄傲又矜持。

姜芮书摸了摸它脑袋,问道:“它们仨在家相处还好吗?会不会打架?”

“还好,就是墨灰灰喜欢招惹墨黄黄,经常挨打,闹得不过分,墨玉基本不管。”

听他描述,姜芮书就能想象到三只猫平时相处的情形,墨玉如女王,地位不可撼动,是家里金字塔尖尖的存在,墨灰灰粗神经,皮糙耐揍,墨黄黄娇气又彪悍,经常被动揍自己的兄弟。

不知道姜大橘过来,它们会不会相处融洽。

她去洗了手回来,就听到秦聿问道:“要不要去别处看看?”

这是邀请她参观他家里呀。说起来还来他家这么多次,很多地方都没看过,尤其是楼上,那是他真正的私人领地。

姜芮书眼睛微弯,“好啊。”

秦聿牵住她的手,带她从一楼看起。

一楼除了入户大客厅、餐厅和起居室,还有几个房间和一个保姆房,其中一个房间给猫咪住了,一间做了健身房。

二楼还有一个会客室,几个功能室,以及客房,其中有个房间秦聿没打开,告诉她:“这是陆斯安常住的房间。”

姜芮书不由想起上次陆斯安住这里,问道:“陆老板经常来?”

“很少,他就是看这里房间多,要一个房间来证明他的地位。”

听他一副嫌弃的语气,姜芮书却知道他们关系很好,不然也不会留固定房间,估计陆斯安家里也有他的固定房间。

看完二楼,没见他说自己的卧室,姜芮书就知道应该在三楼。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