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四十九章 定情信物

第五百四十九章 定情信物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4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四十九章 定情信物

三楼入目的是一间起居室,往里面走才是卧室。

这个卧室很大,几乎占据了半层楼,门打开的一瞬,一股冷清的空气扑面而来,还有若有似无熟悉的气息。

秦聿拉着她走进去。

地上铺着柔软的地毯,踩在上面一点声音都没有,姜芮书第一次进入他的私密领地,充满了好奇心,也有一丝小小的紧张,她被他带着往里走,整个房间是灰黑色调,低调又高冷,莫名地跟他气质很搭。

她一眼就看到了房间中央一张很大的床。

因为真的很大,大概是他身高的原因,床应该是定制的,明显比常规尺寸要大。

看起来特别舒适,叫人想在上面打滚。

她收回目光,“你房间真大,不过你一个人住不会觉得空荡吗?”

“比起跟陌生人住一起,我更愿意一个人住。”

请阿姨住家里的确更方便,但这也意味着生活要向另一个人敞开,姜芮书很能理解他,如果范阿姨不是很久以前就住她家,其实她也不大愿意一个没有感情的人住自己家里。

看完卧室,整栋别墅也就参观完了,姜芮书回头跟他说:“这么美好的夜晚,喝点酒?”

秦聿一听就笑了,刚才给她看了酒窖,她肯定是馋自己酒窖里的好酒,“你自己去选。”

“这可是你说的哦。”说罢男朋友都不要,直接去了酒窖。

她一气挑了几瓶酒,搬到一楼的起居室,调了两杯简单的鸡尾酒。

听到脚步声,她回头看了看,看到男人高大挺拔的身影,脸上露出笑意,“尝尝我调的酒。”

秦聿走过来,从后面抱住她,她不是娇小的个子,可是在他面前仍然可以体验小鸟依人的感觉,她被他完全拥在怀里,特别有安全感。

她不由轻轻笑了声,正想说什么,就感觉手里被塞了一个盒子。

低头一看,是一个异常精美的淡金色首饰盒,十分眼熟。

“那套珍珠首饰?”她没有明说,但想来他也懂。

他松开她,绕到她面前,含笑嗯了声,“姜法官现在能收了吧?”

姜芮书忍不住笑,他这是上次没送出耿耿于怀吗?之前还不是亲密关系,还有层职业关系要避嫌,当然不能收,不过现在是不一样了。

她看着他,意味深长道:“你的人我都收了。”

秦聿刮了刮她鼻子,示意她打开。

姜芮书打开首饰盒,闪动着温润光晕的珍珠一如之前美丽,镶嵌在珍珠周围的钻石在灯光下亦是璀璨夺目。

她很少买首饰,除了爸爸送的,还有一些妈妈留下的玉石首饰,并没有这样成套的珍珠首饰,还是价格如此昂贵的。

不过她真的很喜欢这套首饰,她也能承受得起,男朋友送的第一份礼物,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真漂亮。”

“戴上试试。”他说着给她戴上。

“怎么样?我没化妆会不会压不住?”她想找镜子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但左看右看没找到,只能询问这里唯二的另一个人。

秦聿深深看着她,低头在她唇角轻轻吻了下,“perfect。”

她抬起手,看了看手腕上漂亮的链子,这套首饰由京城结缘,经历过他们关系的变化,于他们而言也有些不同的意义,可以算是定情之物吧。

“这定情信物我收下了。”

听她这么说,他笑着说道:“那你是不是应该也给我一个信物?”

在一起太突然,她一点没准备也没有,便把一只高脚杯塞他手里,“先喝个定情酒可以吗?”

她还真会就地取材。他笑了笑,接过高脚杯,向她举了举:“请多关照,姜女士。”

姜芮书笑着跟他轻轻碰了下,“请多关照,秦先生。”

高脚杯相碰,清脆的叮了一声,仿佛缔结了什么契约。

两人靠在一起,看着窗外的夜色,一时都没有再说话。

室内暖黄的灯光有些昏暗,透过落地窗依稀可以看到屋外的大树轮廓,枝叶随着晚风轻轻摇曳,

突然之间,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姜芮书不由抬头,看到秦聿也正低头看着自己,两人的目光交缠在一起,渐渐靠近,慢慢地吻了起来。

夜还很长……

再次醒来,姜芮书感觉腰上搭着一条结实的胳膊,后背贴着一片温热的胸膛,冷气无声地吹着,这才没感觉到炎热。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空气,都昭示着她不在自己的房间。

她慢慢转过身来,就看到了男人安静的睡颜。

睡着的秦聿没有醒着时的锐气,眉心舒展,很安静,眉眼如画的模样,叫人百看不厌。

她凑过去,在他唇角轻吻了一下,准备起身,就感觉搭在腰上的胳膊收紧了,一下把她带进了他怀里。

“你装睡?”他眼睛还没睁开,但姜芮书知道他醒了。

“刚醒。”他低头吻了吻她头顶心,随后将她拉上来,对上她清亮的眼睛,“睡得还好吗?”

“床很舒服。”她答非所问。

他笑,看来适应良好,是个不错的开头。

两人交换了一个长吻,感觉他的变化,姜芮书笑着推了推他,“该起床了,今天还要上班。”

秦聿笑了笑,松开了她,“一起吃早餐?”

“不了,我得先回去,范阿姨肯定做了我的早餐。”

姜芮书坐起来往四周看了看,这才想起自己的衣服在楼下给扔楼下了,扭头一看,这男人一动不动,显然想让自己先开口。但她不想如他的愿,就在他的注视下,就这么起身去他的衣橱翻了件黑色的T恤。

他的衣服套在她身上快要罩住大腿,完全可以当睡裙穿。

感觉没有不妥当的地方,她光着脚走到门口,回头跟他说:“我先回去了。”

她直接坐电梯到一楼,谁知刚走出电梯,就碰到了秦聿请的阿姨。

阿姨看到她完全愣住了,“姜……姜小姐,你……”

姜芮书微微一笑,“您早。”

“早,您早。”阿姨还没反应过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地方,来了姜小姐家里?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