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五十章 是我

第五百五十章 是我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五十章 是我

但看四周,是秦先生家没错,可是姜小姐怎么会、会在这里,这大清早的,还穿成这个样子……

等等,那衣服好像是秦先生的……

意识到可能是怎么回事,阿姨整个人都惊呆了,张着的嘴久久合不拢。

但姜芮书打了招呼已经转身而去,熟门熟路的去了起居室那边,过了一会儿,姜芮书换了条长裙走出来,也穿上了鞋。

阿姨已经回过神来,但是没记错的话,那边没有客房吧?

不过她很有专业素养,没有多问,轻声道:“姜小姐,你留下来跟秦先生一起吃早餐吗?”

姜芮书微笑道:“不了,您给他一个人做就好。”

这个他,自然是指秦聿。

透着一股子亲昵。

阿姨心里有了底,点点头,转身去厨房。

这时,楼梯传来脚步声,姜芮书循声看去,就看到秦聿裹着睡袍,迈着大长腿从楼上走下来。

等他走到面前,递了个首饰盒过来。

哦,定情信物。

姜芮书笑着接过,“谢谢秦律师。”

“晚上一起吃饭?”

“如果不加班的话。”姜芮书现在还没法肯定,“晚点联系。”

秦聿知道她也很忙,开起庭来没个准数,便点了点头。

回到家的时候,范阿姨已经起了,姜芮书一进门就听到厨房里有动静,不过她没去打扰范阿姨,直接上楼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这时正好听到范阿姨叫她吃早餐。

“来了。”她把头发扎起来,对着镜子照了照,确定自己身上没有可疑的痕迹,这才转身下楼。

“芮书很喜欢今天的早餐吗?”范阿姨突然感觉她气色特别好,胃口也更好,比平时多吃了两块吐司,心里不由高兴,想着如果她喜欢这种早餐,以后就多做几次。

“嗯,很好吃。”姜芮书把最后一点鸡蛋吃掉,用餐巾拭了拭嘴角,“您做的早餐没有不好吃的。”

范阿姨被她的嘴甜逗乐,看来就是今天胃口比较好,是刚刚度假回来心情好吧。

大概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姜芮书今天出发比平时要晚点,但路上一点堵车也没遇到,不急不慢地到了法院。

“姜法官早。”

“早啊。”

“周末过得挺好吧?”

“挺好。”

“你一个人去Y市玩了?”

“嗯,不过不是一个人。”

“下次……哎,你去的时候不是一个人吗?还想说下次跟你一块呢,看你去了好几次Y市,很好玩的样子。”

姜芮书笑了笑,“去的路上是一个人。”

说罢她先去了自己的办公室,几个人面面相觑,去的路上是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回来不是一个人?

与此同时,大安律所。

“秦律师,早。”

“秦律师今天这么早啊。”

“早安。”

秦聿一一颔首回应,“早。”

“今天心情不错,有什么好事吗?”陶霖看他神情平和,以多年的经验一眼就看出了他今天心情不错,随口问了句。

秦聿没回答,问道:“今天有什么安排?”

陶霖没纠结他回答与否,马上进入工作状态,跟他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刚过完周末,今天的安排比较紧凑,估计要忙一整天。

秦聿嗯了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示意他忙自己的去。

“需要咖啡吗?”陶霖问。

“不用。”

陶霖说了声OK,转身离开。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外面人来人往,西装革履的律师们行色匆匆,这个职业永远没有悠闲的时候。

秦聿把笔记本从包里取出来,摆在办公桌上,坐下来靠着椅子,忽然想到姜芮书应该也到法院了吧?

他抬手看了看时间,今天刚刚开始……

很快,他收敛了心神,打开电脑,准备开始今天的工作。

“咚咚。”就在这时候,外面有人敲门,抬头一看,却是陆斯安闲闲地靠着他办公室的门框,手上捧着一杯拿铁,一看就是单身狗,家里没人,只能在外面吃快餐的人。

“你今天来这么早?”秦聿上下打量他,见这厮西装革履,还是那副狗模样,大清早来找他一准有事。

“我什么时候不早了?”陆斯安不满反驳,随后迈着大长腿走进来,“问你个事。”

秦聿感觉他奇奇怪怪的,不知道这周末是不是又遇见“爱情”了,不想让他耽误自己工作时间,直接道:“有话快说。”

“你跟姜芮书很熟,对吧?”

这厮都打着他的名号去过姜芮书家里了,熟不熟还不知道?秦聿不耐烦他绕弯子,道:“再给你一次重新说话的机会。”

陆斯安凑到他面前,“你听说没,姜芮书谈恋爱了?”

秦聿:“……”

见他不说话,陆斯安还以为他不知道,“说实话我觉得姜芮书跟你很像,都是那种会注孤生的人,原来我还以为她对你有好感来着,没想到她悄无声息地突然就有了对象。”

秦聿揉了揉额角,“你怎么知道的?”

陆斯安吸了口拿铁,“这不是京城传来的吗?你消息也太不灵通了,不过谁也不知道她这朵高岭之花是谁摘的,就听说是个律师,条件挺好的,都在猜呢,S市的律师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

“我。”

陆斯安没反应过来,满脸疑惑看着他,明晃晃写着exm,似乎连他说什么都没清楚。“……你刚才说什么?”

“我。”

陆斯安还处在断线状态,过了两秒,他突然的思维似乎连上了,突然抬手示意他,“等下,我们重新来一遍刚才的对话,我说这不是京城传来的吗?你的消息也太不灵通了,不过谁也不知道她这朵高岭之花是谁摘的,听说是……”

“是我。”秦聿不想看他这副蠢样,直接道。

啪嗒,他手里的拿铁掉地上,褐色的汁液泼了一地,四处溅开。

陆斯安整个人定住,就像中了定身咒,瞬间被摄了魂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秦聿看着地板脏了一片,顿时眉心一跳,马上下逐客令:“没事你赶紧出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