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五十九章 毁证据的后果

第五百五十九章 毁证据的后果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70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五十九章 毁证据的后果

市人民医院。

邹岚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上,头发凌乱,妆容也花了,脸色苍白,脸上还有一个巴掌印清晰可见,额头也有鼓包,十分狼狈。

刚刚邹岩一家子又来闹了一场,差点打起来,双方彻底撕破脸皮,准确说从邹岚提起诉讼开始姐弟俩就已经撕破脸皮,现在变成了不死不休的仇人。

看到自己的律师到来,她马上叫道:“刘律师你来得正好,我要告邹岩故意伤害!这王八蛋刚刚来医院打人,根本不是我弟,仇人还差不多!”

她的律师已经知道刚才的闹剧,听到她的叫嚣,心说你都要跟他抢遗产了,他还能把你当亲姐?不过这是自己的当事人,女律师没有把这些话说出来,切实从她的立场分析现在的情况:“这种情况顶多是行政拘留,没多大用处,你还是先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

以邹岚的性格,女律师不觉得是邹岩单方面的原因,到时候追究起来,费时费力又不讨好。

“我什么处境?”邹岚听她的语气感觉有坏事,眉头马上皱了起来。

要是早知道邹岚是这么一个人,女律师……还是会接她的委托,毕竟涉及的财产金额很高,按比例她能得到的钱不少,但是开庭前她一定会告诉邹岚不要擅作主张。

女律师看着她,用十分严肃的语气说道:“你当庭损毁关键证据,法官肯定会对你处罚,至少两千块罚款,顶格十万,可能还会有司法拘留,最多十五天,你最好赶紧写个认错书给法官,争取从轻处罚。”

“什么?!”邹岚一下子坐起来,尖声叫道,“法官要罚我?!”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后果,你不会以为吞了关键证据,这场官司你就会赢了?”女律师忍不住叹气,“如果法官认定证据的真实性,判决的时候一般由毁坏证据的人承担不利后果,也就说你可能要面临败诉的风险。”

邹岚瞪眼,“没证据还能判我败诉?”

“因为你的行为会让法官认为你心虚,是为了逃避败诉。”

她根本不知道那么做不但不会胜诉,反而会让自己陷入败诉的境地,听律师这么说,马上急了,“那现在怎么办?”

“你吞掉的那张遗嘱呢?”

邹岚摸摸自己的腹部,“还在我肚子里,邹岩想让医院给我催吐,我没让。”所以他们又发生了一次的冲突,邹岩恨不得亲自上阵让她吐出来。

说完,她有点迟疑,“如果我现在吐出来还给他,法官还会不会罚我?”

女律师:“……”

这时候吐出来不知道还能不能用,再晚点估计就能拉出来了。

不过……

“那你还是吐出来吧。”女律师说道,不管怎么样把证据还回去,能算个认错态度不错,法官做处罚决定的时候能从轻处理。

邹岚再次回到病房,脸色越发苍白,嘴里骂骂咧咧,把邹岩的上下全家都诅咒了一遍。

“什么人在外面?!”邹岚有气无力躺在病床上,想等老公下班开车过来接她回家,突然发现外面有个人影,怕又是邹岩来搞事情,厉声喝道。

听到她的喝声,那道人影明显抖了一下,期期艾艾走出来。

只见一个十五六岁的瘦弱少年出现在病房外,背着双肩包,小心翼翼看着邹岚,声音跟蚊子似的:“大姑……”

发现不是邹岩,邹岚松了口气,但想到这个侄儿跟自己不大亲,语气有些不耐烦:“邹乐你来做什么?”

邹乐抿了抿唇,低声道:“我听说大姑你住院了,来看看你。”

邹岚往他空空的两手扫了眼,轻嗤道:“就空手来看我?”

“我没钱了……”

邹岚一听心道果然猜对了,没好气道:“我现在也没钱,你小叔跟我打官司呢,你想要钱找你小叔要去。”

邹乐被她的话刺到,下意识握紧了双拳,头都抬不起来。

见他这么颓丧,邹岚想到他现在日子不好过,心稍稍软了些,语气也和缓了些许,“你放学了?你学校是不是就在附近?”

感觉到她的语气变化,邹乐仿佛受到了鼓舞,点点头,“嗯,刚放学。”

“你怎么知道我住院?”

“我看到表姐在朋友圈跟小婶吵架。”

邹岚心道这小崽子果然关注这事,不过想想也是,他现在可不得选个人讨好,不是自己就是邹岩,不然以后的日子不好过。

突然灵光一闪,想到某个可能,她顿时来了精神,看向邹乐的眼神一下子和善了许多,态度也热情了几个度,笑着朝邹乐招手,“乐乐,你过来。”

邹乐依言走过去。

“坐。”邹岚本想给他拿点吃的,但左看右看自己进的是急诊,不是真的住院,连个苹果都没有,只得招呼他坐下,亲切问道:“你现在是住校对吗?”

邹乐点了点头。

“那你周末回家?”

邹乐缓缓低下了头,看样子很难过。

邹岚一看哪还不明白,破口骂道:“邹岩那个王八蛋!他不让你回家?”

邹乐摇摇头,勉强道:“在学校也很好,可以多点时间学习。”

虽然他否认,但邹岚已经什么都猜到了,暗骂了一声邹岩没人性,对邹乐柔声道:“可惜大姑家里太挤,没你小叔家宽敞,离你学校也远,不然就叫你到家里来住了,不过你周末可以到家里来吃饭,大姑给你做好吃的。”

邹乐摇摇头没吱声。

邹岚一只手搭在他肩膀上,“没事的,你尽管来就是了,看你瘦的,你奶奶要是见了肯定心疼。”

提起奶奶,邹乐的头垂得更低了,邹岚看到他握紧了拳头,眼眶都红了。

“说到奶奶,我可能要对不住你了。”邹岚叹气,“你奶奶原本要把房子给我,让我照顾你的,可是现在你小叔不知道从哪里得了张遗嘱,说你奶奶你把财产全都给了他,一分都没给我们俩,你说这可能吗?我气不过跟他打上官司,但现在情况也不大乐观……”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