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六十章 我有了

第五百六十章 我有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六十章 我有了

邹乐更加难过了,最终摇了摇头,“奶奶走之前已经不能动弹,一天都说不上几句话,我不知道她怎么想的……”

“你想想奶奶平时对你多好,你可是她亲孙子,她怎么会一点都不考虑你呢?她走之前我回家看她,她说了谁把你照顾到成年就把房子给谁的,不然她干嘛把房子给我,不给你小叔这个儿子?”

邹乐有点疑惑,但好像这样才能解释奶奶为什么把房子给女儿,而不是给儿子。

毕竟现在大多数老人还是会把财产留给儿子的,女儿能分一点就是好的了。

“可这是你们大人的事……”

“可不止我们大人的事,要是房子和钱都让你小叔拿走,以后他不管你,你怎么生活?书你都没得读。”邹岚使劲说邹岩的坏话,“你看你奶奶离世这么多天,你小叔管过你吗?”

邹乐搭在膝盖上的双手下意识抓紧了裤子,“其实也给我打过电话,知道我在学校还好……”

邹岚将他的反应收入眼底,反问道:“给过你钱吗?”

“之前我还有点,所以没要。”邹乐低声道。

“那现在呢?这么久了总该问问你,你看你来看我都没钱买个水果,当然我也不是图你个小孩给我买东西,就是这个意思,你小叔不打算管你,我那是不知道他会这么对你,不然我怎么也不会不管你。”说着邹岚转身找自己的包,掏出钱包发现里面才几十块钱,拿不出手,索性拿了手机,通过微信给邹乐转了五百块。“大姑现在经济也不宽裕,这点钱你先拿去花,不够了再跟大姑说。”

听到转账的声音,邹乐拽紧了手机,“谢谢大姑……”

“谢什么,你可是我亲侄儿,按理我应该照顾你的。”邹岚说着又叹了口气,“你奶奶还想看着你上大学,你成绩这么好,虽然她不在了,但你可不要辜负她的愿望。”

邹乐没吱声。

邹岚见他脸色平静,但拽着裤子的手一直没松开,感觉差不多了,这才开口问道:“奶奶离世前跟你住一起,六月四号那天是周末吧,你应该在家,记得奶奶写过遗嘱吗?”

邹乐想了想,摇头。

邹岚继续问道:“所以你没有看到奶奶给你小叔写遗嘱?”

“没有。”邹乐仍是摇头,“不过……”

“不过什么?”邹岚连忙追问。

“那天小叔到家里来了。”

邹岚精神一振,忙问:“他到家里干什么?”

“就是看看奶奶,让我照顾好奶奶。”

“这个王八蛋!竟然让你个孩子照顾老人家!”邹岚骂道。

“还有……”

“还有什么?”邹岚急了,“你这孩子,有话就一次说完,别吞吞吐吐的。”

“那天小叔好像还骂了奶奶,可是奶奶说不清楚话,小叔走之后很难过。”

“你小叔骂了什么?”

对上邹岚期待的眼神,邹乐又低下了头,轻轻摇头:“没听清楚,那时候我在做饭,就听到小叔的声音突然很大,等我进去看的时候,奶奶情绪有点激动,小叔好像有点生气……”

邹岚眼睛一亮,循循善诱:“你仔细想想,厨房离你奶奶房间不远,仔细听肯定能挺清楚的,你仔细回想一下,你小叔那天有没有说遗嘱啊,房子啊,钱啊这些字眼。”

邹乐陷入深思,似乎在努力回忆那天的情形。

“我怀疑你小叔早就觊觎你奶奶的房子,那天可能就是想让你奶奶立遗嘱,把财产都给他,你奶奶不同意,所以他骂奶奶,你好好想想那天他有没有提到这些,我们可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

邹乐不由抬头看她。

邹岚意味深长道:“如果那个遗嘱是你小叔逼奶奶写的,或者趁着奶奶糊涂的时候写的,就是无效的,他就不能继承奶奶的东西。”

-

C区法院。

姜芮书正准备下班,就听到刘一丹说遗产纠纷的被告带着遗嘱来了。

看着邹岩手里那份用透明文件塑料袋装着的邹巴巴的,被不明物染黄的纸张,姜芮书愣了一会儿,迟疑道:“这是……”

“遗嘱。”

姜芮书突然感觉空气里有一股无法言喻的酸味,不由皱起了眉头,随后脑中灵光一闪,瞪着那张纸,“这是邹女士吞掉的那份遗嘱?”

“对。”邹岩脸色不虞,显然还对邹岚的行径耿耿于怀,但现在最要紧的还是确定证据,他举着塑料袋,差点怼到姜芮书脸上,“姜法官你看看还能不能鉴定?”

姜芮书的脸一下子绿了。

-

“你怎么了?”见姜芮书蔫蔫的,桌上全是她喜欢吃的菜,她还是一副食欲不振的样子,秦聿不由问道,“工作不顺利?”

姜芮书张张嘴,突然有点恶趣味,身体一歪,捂住嘴干呕起来,“呕——”

秦聿脸色一变,霍然起身到她身边,握住她双肩,想看她怎么样了。

姜芮书松开手,什么都没有。

但秦聿并不放心,马上道:“感觉怎么样?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

她连忙拉住秦聿,摆摆手,虚弱道:“没事,我知道怎么回事,真没事。”

“怎么回事?”

姜芮书低着头,咬着唇犹犹豫豫的,似乎做了很大的心理建设,这才小声说道:“我有了……”

“什么?”秦聿似乎没听清,“有什么?”

姜芮书推了推他,“你说呢?”

秦聿疑惑地皱着眉头,到底有什么?突然浑身一震,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表情都凝住了。

“你……怀孕了?”他第一次一句话说得这么艰难。

姜芮书低着头没说话。

秦聿愣了好一会儿,正想说些什么,就看到姜芮书肩膀直抖,意识到了不对,把人拉起来一看,她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这还有什么不明白?

他也反应过来,他们才在一起几天,就算真的怀孕也没这么快有症状。

“姜芮书!”

姜芮书噗嗤直笑,见他要生气,一把抱住他的腰,麻溜认错:“对不起啦,我不该开这种玩笑,跟你道歉,求原谅。”

“不该开这种玩笑你还开?”秦聿简直想把她就地正法。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