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六十一章 要命题

第五百六十一章 要命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六十一章 要命题

“那你要怎么才原谅我嘛?”她眨眨眼,表情纯洁。

秦聿一看就知道她是积极认错坚决不改,冷着脸坐回去。

姜芮书也知道自己的玩笑开得有点过分,给他夹了一块排骨,“你多吃点,我今天胃口真的不大好。”

想到她的确没胃口,秦聿神情缓和了些许,又想到这几天都在外面吃饭,便问道:“不喜欢在外面吃?”

“不是,就是工作上遇到一点事,有点影响食欲。”一想起邹岩拿来的那张遗嘱,姜芮书就有点反胃,加上天热苦夏,就没什么胃口了。

不过这么恶心的事就不告诉他了。

秦聿很能理解她的感受,估计不是当事人干了毁三观的事,就是证据比较恶心人,但是没办法,法官和律师一样会不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处理各种各样看得惯看不惯的事情。

他换了个话题,“下次不准开这种玩笑。”

“哦。”姜芮书想起他刚才的反应,忍不住笑着看他,“原来你知道自己有孩子会那么震惊。”

“这不是什么东西,是一个生命,不能想要就要,不想要就不要。”秦聿的语气比平时要严肃。

姜芮书双手撑着下巴,含笑看着他,“那如果是真的呢?”

秦聿的手一顿,抬眸看着她,然后徐徐说道:“先去医院检查胎儿情况,然后跟你爸爸见个面,谈一下婚前财产的问题,等你爸同意之后,通知我家里人,双方家庭成员见个面,商量聘礼和结婚事宜,尽早定个时间,然后去民政局领证。”

姜芮书目瞪口呆。

就这么一会儿,他竟然想了这么多事情,难道他……已经考虑过这些事?

秦聿深深看着她,让她觉得自己像块肥肉,她还没把自己摆上台面就被人盯上了。

“你……考虑了那么多呀!”姜芮书感觉自己有点hold不住了,心脏怦怦直跳,故意挑刺,“不过你没想过跟我求婚,取得我同意吗?”

“你不同意?”他反问。

这是个要命题……

她心中警铃大作,由衷觉得自己的玩笑真的开大了,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把自己嫁出去。

“对不起,我以后不跟你开这种玩笑了。”她垂下脑袋,老实认错。

秦聿看了她一眼,给她夹了一筷子青菜,“多吃点青菜,对孩子有好处。”

姜芮书:“……”她真的错了!

晚餐后,两人一起回了凯旋公馆,姜芮书今天比较累,回了自己家,而且一两天不在家住还好,连续几天不在家,范阿姨早晚会发现。

对她这个理由秦聿不是很满意,“我还不能见光?”

姜芮书挑眉,“你想住进我家?”她现在还记得他说过,没见过家长不会住进她家。

秦聿捏捏她的脸,“不要转移话题。”

姜芮书眼睛含笑,“当然没有了,你要是不能见光,我也不会告诉张雅婷她们,现在我们法院的人也都知道了,就是范阿姨知道的话我爸肯定会知道,我爸知道了肯定会关注你,他那人特别事儿,回头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再告诉他吧。”

秦聿勉强接受了这个解释,这事还是由姜芮书亲自告诉家人比较好。

“那我先回去了,等会儿再给你语音。”姜芮书解开安全带要下车。

秦聿看着她没吱声。

见他一动不动,姜芮书忍不住笑了声,凑过来吻了吻他唇角,轻声说:“明天我再找你。”

秦聿嗯了声,目送她下了车,很快消失在门后。

刚推开门,姜芮书就感觉今天家里似乎有点不同,往里面叫了声,“范阿姨。”

“芮书回来啦。”范阿姨戴着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

“您还没吃饭吗?”姜芮书有点疑惑,她没有叫范阿姨做宵夜,范阿姨这时候还忙活什么?

范阿姨脸上挂着笑,看起来特别高兴:“是你爸爸回来了,刚下飞机,晚点就到家,让我做点宵夜,你想不想吃点什么?”

“我爸回来了?”姜芮书惊讶,随后想到她爸一个多月没回家了,之前好像是说过大概这时候回来。她摇摇头,“不用了,您做我爸的就好了,我吃了饭才回来的。”

说到吃饭的事,范阿姨忍不住问道:“最近你不在家吃饭,是不是在外面交新朋友啦?”

姜芮书闻言就想起了某人,蜜汁微笑:“是呀,是交了个新朋友。”新鲜出炉的男朋友。

“难得见你交新朋友,周末要不要叫到家里来吃个饭?”

“这不用了,以后再说吧。”

范阿姨也知道她很少叫朋友到家里来,点点头,又道:“那这几天要是没事的话就回家陪你爸爸吃饭吧,你爸爸难得回来一次,住不了几天又要走。”

姜芮书一听就知道这话才是重点,范阿姨总是致力于培养她和她爸的父女情,似乎深怕她爸被外面的妖精给哄了去,对此她十分无奈,不过还是领了范阿姨的好意,点头道:“嗯,我知道了,那您先忙,我先洗个澡。”

夜越来越深。

安静的大门突然缓缓敞开,一辆黑色的车从外面不徐不疾开进来。

范阿姨听到动静连忙迎出来,立在玄关等待,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鬓角微白、威势甚重的男人风尘仆仆独自走进屋里。

范阿姨恭敬道:“姜先生,您回来了。”

男人点点头,往屋里扫了眼,“芮芮呢?”

听他第一句话问姜芮书,范阿姨露出笑意,道:“在楼上呢,也不知道睡了没有。”

男人闻言就道:“她一向睡得早,不要打扰她。”

范阿姨颔首应下,又道:“芮书说晚上最好吃点好克化的东西,所以没让做重口的宵夜,让我煮了点粥和茶点。”

男人顿了下,最终唔了声,没有反对。

-

姜芮书一觉睡到自然醒,想起她爸今天在家,洗漱完毕后就下了楼,果然没意外地听到了晨间新闻播报的声音。

她爸正坐在客厅看新闻。

“爸。”

姜明德回头,看了看她,点点头,“嗯。”

父女俩没多少交流,姜芮书吃了早餐就上班去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