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六十四章 证人邹乐

第五百六十四章 证人邹乐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六十四章 证人邹乐

又“顺路”了两天,周末便过去了。

新的一周,遗产纠纷有了新的变化。

虽然邹岚把遗嘱这个重要证据还回来了,还写了认错书,但她的行为直接影响了整个案子的案情,法院还是给她下达了训诫书,最终没能逃过罚款拘留。

而邹岩的那份遗嘱虽然拿了回来,但是因为残损严重,字迹已经无法辨清,没办法再做鉴定,如果不是邹岚正在被拘留,邹岩肯定会打她一顿。

邹岩几次跑到法院要姜芮书做主,搞得姜芮书十分头大,但保证结果是不可能保证的,还要等再次开庭才知道怎么判。

邹岚拘留期满后,遗产纠纷再次开庭。

“真是晦气!”邹岚想到还没得到一点好处就被罚了几千块,还被关了好几天,既心痛又恼怒。

“法官会不会看不惯我故意判我输?”邹岚吃了个大教训,被关的这阵子知道了不少常识,知道当事人可以申请法官回避。

她的律师一听就知道她心里想什么,道:“无故申请法官回避不会被批准的,只会让官司往后拖,对谁都没好处。”

邹岚闻言这才打消了申请法官回避的念头。

姜芮书并不知道又有人想申请自己回避,下午三点,遗产纠纷准时开庭。

“现在开庭。”姜芮书敲下法槌。

被告律师逮着邹岚毁损证据这点发挥,“审判长,原告当庭损毁遗嘱原件,显然认可被告的遗嘱的真实性,甚至可以合理怀疑原告知道这份遗嘱的存在,为了阻止被告继承遗产而故意损毁遗嘱原件。”

对于邹岚认可遗嘱的真实性这一点,姜芮书是比较认可的,因为一开始邹岚特别笃定自己能继承遗产,反过来就是怀疑邹岩的遗嘱,但她再次看了遗嘱原件后,突然损毁遗嘱,很可能就是心里认定了遗嘱对自己产生了威胁。

被告律师继续道:“虽然原件损毁,但还有复印件,根据遗嘱原件的第一次鉴定结果和复印件的鉴定结果,被告提交的遗嘱原件就是被继承人许宝芳女士亲笔所书。”

“原告不认可遗嘱复印件的真实性。”原告律师道。

复印件不可以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需要有其他佐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或者对方认可才有法律效力。

姜芮书翻了翻被告提交上来的鉴定结果,道:“除此之外被告还有第一次遗嘱原件的鉴定结果,与复印件鉴定结果一致,两者可以印证。”

“原告对遗嘱原件的真实性也不认可。”原告律师再次道。

这简直是耍赖皮,有遗嘱原件的时候原告不认可,遗嘱被损毁还有复印件,原告又不认可复印件。

姜芮书说道:“虽然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但举证期间提交上来的复印件,在上次庭审的时候,原告没有对复印件的真实性提出异议。”

原告律师道:“因为我方不认可遗嘱的真实性。”

“但是原告承认复印件的真实性,那么复印件就可以作为有效证据,现在复印件的鉴定结果表示遗嘱就是被继承人的笔迹。”姜芮书直指关键。

“审判长,原告不认可被告提交的遗嘱,除了不认可其真实性外,也不认可其合法性。”

不具备真实性的证据自然也不具备合法性,姜芮书觉得这个律师要么逻辑不清楚,要么就是要放大招了。

很显然,是后者。

只见原告律师看着他,提出了申请:“审判长,原告方申请传唤证人邹乐到庭。”

邹岚特意往对面望了眼,看邹岩什么表情,见邹岩眉头紧锁,脸色严肃,似乎十分不高兴,不禁有些得意,邹岩肯定没想到自己会找邹乐作证,好戏还在后头呢。

姜芮书将两个当事人的反应看在眼底,将视线转向法庭入口。

这时,证人在法警的引领下慢慢走进法庭,十五六岁的少年,个子不高,大约一米七出头的个子,十分清瘦,他可能是中午请假过来的,身上穿着校服,戴着大大的黑框眼镜,刘海很长,几乎要遮住眼睛,从进来就一直低着头看地板,似乎有些拘谨,看着就是个腼腆内向的呆学生。

邹乐走上证人席,仍是低着头,双手交握在前,整个人一动不动。

姜芮书看了看他的资料,“证人邹乐?”

邹乐听到法官叫自己的名字,微抬起头看了看审判席上的人,发现法官出乎意料的年轻,还是个女法官,在他看她的时候,她也正看着他,目光平静而温和。

他点点头,尽量用平稳的声音回答:“是的。”

“你自我介绍一下。”

邹乐暗暗吸了口气,缓缓道:“我叫邹乐,今年十五岁,目前就读于第六中学三一班,我奶奶是许宝芳,邹岚是我大姑,邹岩是我小叔。”

姜芮书眉心微微一蹙,邹乐是两个当事人的侄子,那么他父亲是邹岚邹岩的兄弟?那他父亲呢?这场遗嘱纠纷里并没有第三个当事人的参与。

而且他是未成年人,到庭作证应该有监护人跟随,但也没见到别的人。

于是姜芮书问道:“你父母呢?”

邹乐又低下了头,停顿了几秒,这才轻声道:“我父母前几年车祸不在了……”

姜芮书愕然,这孩子竟然是父母不在,难怪这场遗嘱纷争没有第三个当事人。

不过,这孩子作为原告证人到庭,他现在是跟邹岚生活在一起?

压下心底的疑问,她没有问下去,“陈述你的证词。”

邹乐又顿了顿,似乎在整理措辞,过了足足半分钟才缓缓开口,“我爸妈是五年前不在的,我从十岁开始跟奶奶一起生活,奶奶的身体不是很好,患有老年人的基础病,尤其是今年摔了一跤,住了两个月的院,从那之后身体更差了,到了五月健康情况变得更差,她人已经没办法下床,月底的时候奶奶说话已经有些吃力,很担心她可能熬不过去了,开始跟我说她不在了的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