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六十五章 作证能力

第五百六十五章 作证能力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7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六十五章 作证能力

听到这里,法庭里所有人都不自觉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看着他,意识到要说到关键部分了。

邹乐眉目微垂,似乎接下来的话不好说,再三鼓勇气,终于鼓起了勇气,“奶奶说,我爸妈不在了,年纪又还小,所以,谁抚养我就把遗产给谁……”

邹岚和邹岩同时脸色一变。

邹岚心中暗恨,这小崽子是怕她的承诺不作数,得了遗产不理他,故意在法庭上说出来,他这不是作伪证吗!看着老老实实,没想到心眼这么多,真是自己小瞧他了!

邹岩也十分恼怒,邹岚竟然找着小崽子作证,肯定是许诺了邹乐会抚养他,所以这小崽子肯定是作伪证!不过就邹岚那德性得了遗产会把钱花在便宜大侄子身上才怪,自己得想办法分化他们。

邹乐似乎不敢跟他们直视,语声也低了几分,“奶奶问我想跟大姑还是小叔,不过大姑是出嫁女,给了大姑,小叔可能不同意,可是小叔似乎不喜欢我……”

邹岚目光阴沉,这跟说好的不一样!

邹岩拧紧的眉头也没松开,反而拧得更紧了,形成一到深深的“川”字,目光也更加锐利,如有实质般,看得邹乐不敢动弹,话都不敢说下去。

“奶奶见我为难,最后没告诉我到底怎么办,我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写的遗嘱,有天傍晚,她的精神突然变得很好,眼睛也亮了,说话也清楚了,我还以为她要好了,谁知道……”邹乐的泪像断线的珠子突然滚落,十五岁的少年,肩膀异常单薄,呜咽从喉咙里溢出,整个人颤抖起来。

法庭里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忍不住心疼这个失恃失怙的少年,两个当事人也感觉不大自在。

姜芮书没有催他,让刘一丹给他递了张纸巾,等他的情绪平复下来。

过了几分钟,邹乐的情绪勉强平复下来,但眼眶通红,睫毛都被泪水打湿,声音也沙哑了许多:“奶奶说她为我安排好了,让我不要担心,以后要好好生活,好好学习,争取考个好大学,到那时候她就安心了……”

姜芮书感叹少年不易,但心里又多了些疑惑,如果他奶奶想让邹岚或邹岩抚养他,为什么不在遗嘱上写明?难道两个遗嘱都是假的,邹岚和邹岩都想独吞遗产但不想抚养侄子?

看来这个案子还有的审。

见他不吱声了,姜芮书问道:“你陈述完毕了?”

邹乐点点头。

姜芮书把目光转向两个当事人,“双方对证人有无发问?”

原告律师马上示意要询问,她看着邹乐,邹乐的证词跟原本计划的不一样,不过好在影响不大,她飞快调整了一下要询问的问题,开始提问:“刚才你说你一直跟你奶奶住一起?”

邹乐点点头,“是的。”

原告律师又问:“你有没有见过你奶奶写遗嘱?”

邹乐摇头,“没有。”

“你奶奶去世前的精神状态如何?”

邹乐低下头,“去世前她已经卧床两三个月,精神状态越来越差,开始还能说话,后来慢慢地说不清话,反应也变慢,去世前几天已经不怎么能动,精神很差,也吃不下东西,眼睛也不怎么看得清楚,要靠听声音辨别人。”

“也就是说,你奶奶去世前几天,其实已经丧失行动力,精神也处在非完全清醒的状态?”

邹乐默了默,点头。

“请回答。”

“是。”

“六月四日,被告曾经去家里探望过你奶奶,你当时在家,是吗?”

“是的。”

“被告去你奶奶家后,发生了什么事?”

邹乐有些犹豫,余光瞥了眼被告席上的邹岩,又低下了头,“小叔跟奶奶大吵了一架,其实应该说是小叔骂奶奶,奶奶说不清楚话,只能情绪激动地叫几声,不过小叔走之后,奶奶很难过,掉了眼泪。”

“你知不知道被告为什么跟你奶奶发生争吵?”

邹乐摇头,“不知道,当时我在厨房,就是突然听到小叔的声音,等我跑到奶奶的房间,小叔瞪了我一眼,没说什么就走了。”

“你有没有看到他带走什么东西?”

“没注意到,当时我就注意奶奶哭了,很担心,那天奶奶的心情一直很差,饭都吃下。”

“谢谢。”原告律师表示自己提问结束。

原告律师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证明邹岩那份遗嘱是不合法的,就算是许宝芳亲自写的,也是邹岩在许宝芳已经处于行为能力限制的时候写下来的,这样一来,他得到的遗嘱就不具备合法性。

邹岩阴沉沉看着邹乐,

这时,被告律师开始提问:“谁抚养你就让谁继承全部遗产,是你奶奶亲口跟你说的?”

“其实奶奶的原话是把遗产给抚养我的人。”

“具体哪天说的?”

“五月二十二号,那天吃饭的时候奶奶突然说的。”

“如果你奶奶要求得到遗产的人抚养你,为什么不在遗嘱上写清楚?”

邹乐默了默,摇头,“我不知道,可能奶奶觉得我年纪小不懂事吧,她帮我安排好了。”

“你今年十五岁?”

邹乐点头,“是的。”

“谢谢。”被告律师看向审判席,“审判长,证人邹乐为未成年人,为限制行为能力人,证词的法律效力有限,希望合议庭能考虑到这一点。”

原告律师马上道:“审判长,被继承人瘫痪在床后被证人照顾得很好,生活中深受邻里褒奖,夸其懂事,在学校里表现优异,老师同学也是交口相赞,不但学习成绩优异,还多次获奖,奥数、文艺活动、辩论等等各种比赛都有特长,虽然是未成年人,但已经具备分辨是非的逻辑,完全具备作证的能力。”

未成年人是可以作证的,但是证词的法律效力要视情况而定,十岁到十八岁为限制行为能力人,邹乐的证词对被告不利,所以被告律师想削弱他证词的法律效力,不过……姜芮书看了看低着头的邹乐,这孩子虽然内向,但陈述条理清晰,是具备作证能力的。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