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六十八章 还没完

第五百六十八章 还没完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0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六十八章 还没完

邹岚和邹岩同时怒视她,“你什么人啊?!”

萧然缓缓笑道:“我是许宝芳女士的律师,许宝芳女士的遗嘱是由我经手的。”

“你跟邹乐是一伙的吧!”邹岚眼里的刀子嗖嗖扎向萧然,“邹乐就是个小孩!是孙子!不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哪有权利继承遗产!”

“邹乐是许宝芳的亲生孙子,他父亲是许宝芳的亲生儿子,跟你们一样具有同等的继承权,他父亲过世,邹乐就可以代位继承。”

“那是没有遗嘱的情况!”

萧然晃了晃手里的遗嘱,“遗嘱在此,被继承人许宝芳女士将名下的全部遗产,包括一套房子和20万继续全部给大孙子邹乐继承,供他日后生活。”

“我妈不可能把遗产全都给他一个小孩!你这个遗嘱肯定假的!”邹岚说着还想抢。

奈何萧然坐她对面,双方有点距离,见她动作,萧然虚晃一下将遗嘱收回,她连边都没碰到。

萧然笑道:“至于遗嘱真假,两位不用担心这个问题——这份遗嘱做过公证,绝对比两位手上的遗嘱有法律效力。”

她这话一说出来,邹岚和邹岩的脸色就变得很难看,“这不可能……”

他们打官司这些日子也懂了不少遗嘱法,在有多份遗嘱的情况下,有公证遗嘱,以公证遗嘱为准,他们的遗嘱都没有公证过,法律效力不如邹乐的这份。

“这公证肯定假的!”

萧然听到这话都不反驳,淡淡笑了笑,将遗嘱转交给姜芮书。

姜芮书接过遗嘱和公证书,脸色有点古怪,不由看了眼邹岚。

遗嘱立于四月二十四日,公证书是遗嘱立下后一周拿到的,也就是许宝芳在去世前一个月就立下了遗嘱,还费心做了公证,把遗产给邹乐的心思很明显。

既然有公证遗嘱,自然是公证遗嘱有效。

不过邹岚和邹岩手上的遗嘱又是怎么回事?真是他俩逼许宝芳写的?

邹岚感觉不妙,提出要看遗嘱。

姜芮书看了看萧然,见萧然很淡定,压根不怕质疑,抬手将遗嘱和公证书递给邹岚。

邹岚接过一看,脸一下子绿了。

因为遗嘱和公证书都过了塑,分别装在塑料文件袋里,明显防着有人恶意毁损,至于这个人是谁,显而易见。

这时,姜芮书还不放心地提了句:“邹女士,你不要折坏了证据。”再次损坏证据,处罚会更重。

邹岚的脸色更难看了。

邹岩也看了看遗嘱,一眼就认出了那是他妈的字迹,脸变得跟邹岚一样臭。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贯彻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42条规定,遗嘱人以不同形式立有数份内容相抵触的遗嘱,其中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公证遗嘱为准;没有公证遗嘱的,以最后所立的遗嘱为准。”姜芮书看着脸色难看的邹家姐弟俩,“现在有公证遗嘱,当以公证遗嘱为准。”

也就是邹乐继承许宝芳的全部遗产,而邹岚和邹岩一分钱都没有。

“这绝对不可能!”邹岩咬牙道,“我妈不可能写这种遗嘱!”

萧然可不惯着他,听他一副遗产应该由他继承的语气,不由笑了:“你妈四月份就立下遗嘱,还做了公证,你觉得她这么着急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怕自己不在人世后大孙子生活无着,所以才早早立下遗嘱。

“我妈也给我写了遗嘱!肯定是她后来改主意了!”邹岩笃定。

这似乎是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猜测,不然老太太干什么写三份遗嘱,指不定就是先改主意想把遗产给女儿,随后又改主意给儿子。

这么一说,邹岩越发觉得自己的猜测是真的,“我妈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不可能什么都不给我留下!”

萧然轻轻一哂,“那么你觉得,你母亲会不管相依为命的大孙子?给你的遗嘱上连名字都不提?”

“这种事还要说?我妈不在了,邹乐能依靠的就只有我这个叔叔,我不管他谁管他?”

萧然双手握撑在桌上,身体微微前倾看着他,“那你妈去世这段时间你管过了吗?你知道邹乐在哪个班级吗?你知道他已经放暑假了吗?你知道他现在住哪里吗?”

邹岩噎住,很想反驳,但想来想去他发现自己这段时间就忙着跟邹岚争遗产,压根就没想起过邹乐这小崽子。

邹岚马上道:“我妈绝对希望我继承遗产,因为她给我说过邹乐的事,绝对我是女儿能更好照顾邹乐,我上次还给邹乐生活费,但我实在太忙,不然早就把邹乐接回家了。”

拔高自己的同时不忘踩邹岩一脚,这塑料姐弟情看得萧然忍不住又笑了,“你个家庭主妇忙什么?忙着争遗产吧,哦,还有虚情假意想利用侄子作伪证帮你争取遗产。”

一提起这事,邹岚气得鼻子都歪了,邹乐这小崽子没按她说的作证就算了,还跟她抢遗产,养不熟的白眼狼!

邹岚狠狠瞪着邹乐,“你上次是不是故意出现在我面前的?!”

邹乐摇头。

见他不承认,还一副被欺负的模样,邹岚心里就恨不得不行,“小小年纪心机这么沉!你老实交代!这个遗嘱是不是你哄你奶奶写的?!”

姜芮书听不下去了,“邹女士,这个遗嘱做过公证,说明遗嘱内容完全处于被继承人的意愿。”

“公证也可以造假!”邹岚指着邹乐大声叫嚷,“他天天跟我妈生活在一起,想动手脚很容易!”

“你有证据吗?”姜芮书反问。

邹岚答不上来。

“有公证遗嘱就以公证遗嘱为准,被继承人许宝芳名下遗产应全部由继承人邹乐继承。”姜芮书一语定音。

“可算完事了……”刘一丹长长叹了口气,这案子可真折腾人,不过结果引起舒适,邹乐可算是有着落了。

姜芮书靠着椅子,揉了揉额角,叹道:“我总感觉这事没完。”

“遗产不是都到邹乐手上了吗?”

姜芮书看着她,说出六个字:“邹乐还未成年。”

“未成年人也可以继承遗……”刘一丹疑惑地说着,但还没说完脑中灵光一闪,明白了姜芮书的意思,“……产啊。”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