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七十二章 没有监护人

第五百七十二章 没有监护人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28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七十二章 没有监护人

被拒绝的邹岚和邹岩都在心中暗骂邹乐油盐不进,不过看他谁也没答应,勉强将心中的不满压了下去,等以后拿到这小崽子的监护权再说。

从这天开始,姐弟俩天天来找邹乐嘘寒问暖。

邹乐每天该干什么干什么,但很快他的工作就做不下去了,因为邹岚邹岩献了几天殷勤无果后,便找上店主擅作主张帮邹乐回绝掉了工作,不然就告店主非法雇佣童工。

因为邹乐未满十六岁,雇佣他是违法的。

店主很气愤,但是没办法,补偿性地给了邹乐一个月工资,但邹乐没要,主动离开了。

姜芮书再次知道邹乐的消息时,已是一个多月之后。

与此同时,她的开庭安排上又多了一个遗产纠纷。

原告是邹岚和邹岩,被告是邹乐。

这让姜芮书感觉很匪夷所思,按照她原来的想法,邹岚和邹岚应该会想方设法获得邹乐的监护权,虽然未经遗产继承人的同意,监护人不得擅自处理大宗财产,但这可以说是他们唯一能接受遗产的方式。

为了邹乐的监护权,邹家姐弟俩估计会斗成乌眼鸡,万万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联手了。

难道他们是觉得邹乐一个小孩好欺负?

姜芮书从内心深处是希望帮助邹乐这个孩子的,这孩子太不容易了,所以案子到了她手上,她想先安排调解。

她想了想,对邹乐的新情况一无所知,决定先跟邹乐联系。

从起诉书上找到邹乐的电话,她拨了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但直到自动挂断都没人接听,她又打了一次过去,仍然无人接听,再拨了一次依旧。

难道这个号码不是邹乐的吗?

没办法,她只好发了条信息过去,想着等晚点再联系看看。

没想到中午的时候,电话回拨了过来。

“邹乐?”姜芮书还挺意外的。

“姜法官。”电话里传来邹乐温和的声音,语气肯定。

姜芮书笑了声,“你还记得我啊?”

少年嗯了声,“帮助我的人都记得。”

看来这孩子还是得到过一些人的帮助,听他语气轻松,没有想象中的压抑和阴郁,最近应该过得也不差,姜芮书的心稍稍放宽了些,温声道:“你收到法院的传票了吗?”

“收到了。”邹乐语气没什么波动,似乎已经接受这件事。

“那应该清楚我为什么打电话给你,我想跟你了解一些情况。”姜芮书没有把他当成不知事的小孩,打算先跟他聊聊再找他的监护人。

“姜法官您想了解什么?”邹乐很配合。

“你这一个多月过得还好吗?”

邹乐顿了顿,没想到她第一个问题是问这个,面瘫的脸上多了两分动容,轻声道:“很好。”

也没说怎么好,不知道是不是客套话。

不过姜芮书感觉他应该过得还可以,至少不差,“那你现在住哪里?继承遗产的手续都办好了吗?”

“都办好了,现在住以前的家里。”

以前的家里就是他和奶奶的房子,那手续应该都办好了,有房子住,手上也有钱,不会像先前那样无处可去只能住校。

“那就好。”姜芮书没再多问,直接切入正题:“是这样的,你这个案子我想问问你愿不愿意接受调解,调解成功的话,到时候出具调解书也是有法律效力的,如果打官司的话就要过段时间才会开庭,那时候你已经开学,会耽误你学习。”

“如果调解达不到我的预期,我可以拒绝调解结果吗?”

“可以,调解需要双方当事人都同意才有效。”

“嗯,那我接受。”

当事人同意,还需要跟监护人谈谈,于是姜芮书问道:“你的监护人是谁?”

“我没有监护人。”

姜芮书一愣,“没有监护人?”

“是的。”

“可你还没成年,没有给你指定监护人吗?”既然邹乐没有监护人,那邹岚和邹岩为什么不争监护人反而联手争遗产?

邹乐顿了顿,轻声道:“姜法官,上周是我生日。”

姜芮书没想到这么巧,“生日快乐,虽然有点晚了,希望你能健康长大,快快乐乐,早点……”

话还没说完,她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过来,“你已经……”

邹乐知道她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姜法官,如果他们同意调解,我都可以,到时候你通知我就好,如果不愿意我会准时应诉。”

姜芮书默然,没有监护人,也就意味着他成年前有什么事都要自己扛,但这样的情况似乎对他更有利。

暗暗叹了口气,她说道:“好的,回头再跟你联系。”

挂了邹乐的电话,姜芮书许久没回过神来,一点没想到整件事的走向会变成这样。

邹岚和邹岩听说邹乐愿意调解,还以为邹乐认怂,没怎么犹豫就答应了。

双方都答应调解,姜芮书以最快的速度安排了调解。

周五下午三点,刘一丹通知原告已经到了,姜芮书应了声,起身披上法袍,带上案卷前去调解室。

邹岚和邹岩并排坐在一起,邹岚也不知是不是这两个月操心太多,看着憔悴了许多,脸上卡粉严重,妆容一点都不服帖,她本来就很瘦,现在额头的青筋凸出,颧骨也更高了,看着比之前更不好相处。

邹岩倒是没什么变化,但脸色很差,一副别人欠了几百万的模样。

姐弟俩似乎已经和好,全然没有之前撕破脸皮的模样,律师坐在邹岩旁边,是个生面孔,看来两人都不信自己原来的律师。

“邹女士,邹先生。”姜芮书在中间的位置坐下,“这位是林律师?”

律师点点头。

“姜法官,你不知道邹乐这小崽子为了继承遗产心机有多深,把我们这些亲人都骗了,待会儿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别看他年纪小就可怜他。”见姜芮书进来,邹岚说着抹了抹眼角,要哭出来的样子。

姜芮书岂什么人没见过,会听不出她话里的威胁?这不就是说邹乐,她这个法官上次帮过邹乐,这次要是再帮邹乐就是不公正。

姜芮书完全不理她,上次帮邹乐那压根不算帮,有公证遗嘱,压根没他们姐弟俩的份儿。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