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八十一章 五角恋

第五百八十一章 五角恋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35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八十一章 五角恋

听警察说完,陆斯安和江思豪的脸比锅底还黑。

陆斯安虽说总是被分手,但主要原因往往并不是女方渣了他,而是他的要求太高,导致两人相处不下去而被分手,如果他不是那么吹毛求疵,前头交的女朋友里面好几个都是可以结婚的,而且他一向不缺异性缘,空窗期都不会很长,所以真正说起来这么多段恋情中,他几乎没吃过亏,这是第一次。

江思豪也一向在异性中无往不利,从来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尤其是还跟陆斯安撞到了一起,丢脸的耻辱简直是双倍的,“作为受害者,我要求从重处罚。”

警察叔叔问道:“她有没有欺骗你们财物,造成经济损失?”

陆斯安冷着脸,“没有。”

他跟JoJo认识没多久,为了维持清高人设,JoJo没有跟他要礼物,连吃饭都是AA的。

说实话他都有点搞不清楚她到底为了什么,放长线钓大鱼?

没有被欺骗财产,陆斌祎的行为仅属于玩弄感情,只能从道德上谴责,毕竟这些男人也是愿者上钩,还有的以为自己能跟妹子搞暧昧沾沾自喜,只是他以为自己是游进了妹子的鱼塘,没想到妹子有一片大海。

警察叔叔从道德上谴责了一下海王妹子,出于负责将她的事情告诉了其他六个人,更多的处罚则不能了。

搞清楚这些事,时间已经不早了,警察叔叔没留几人在派出所继续做客,签字画押后就赶人走。

在派出所门口,陆斯安一行人遇到了JoJo,也就是陆斌祎。

陆斌祎今天穿的一身白色长裙,清汤挂面,妆容精致而清淡,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气质,眉目神情将清冷发挥到了十分。

陆斯安眼神很复杂。

从警察那里得知,她的八个人设都截然不同,浑然天成,一点也不造作,被骗的男人都深信自己的女朋友/暧昧对象性格如此,就连他在遇到江思豪之前也深信不疑,甚至江思豪揭破的时候第一反应也是肯定搞错了。

他真的挺喜欢JoJo身上那股子不沾俗尘的气质,因为他自己是个沾满俗尘的人,在律界纵横,历经尔虞我诈,心里装着的也是这些东西,所以他希望自己的另一半可以纯粹些,不懂人情世故都可以。

可是都是假的……

陆斌祎发觉他看着自己,转过身来轻声叹息,“我是真心喜欢你们的,只是我想找一个最喜欢的共度一生……”

我靠!

陆斯安从自己感慨中被震惊过来,江思豪也目瞪口呆。

什么叫真心欢喜他们?

他们?!!!

喜欢他们俩?以及其他六个男人?!!都喜欢???

这特么真是海一样的澎湃宽广的爱啊!渣得明明白白不带一点含糊!!

没等他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陆斌祎看着陆斯安,轻声道:“其实我有预感我们有未来的,可惜……”

陆斯安一颗碎成渣的心被一股凌冽的妖风吹散,他没有心了。

听到这话,他面无表情:“JoJo是假的。”

“JoJo是我性格中的一部分,既然你喜欢,何必在意真假?”

陆斯安这才感觉到情感的彻底脱离,JoJo不是他想要的人,陆斌祎更不是,“我只要真的,就算真实不完美,也不要完美的虚假。”

也不知道是他的认真,还是他的话触动了她,陆斌祎颇为遗憾,“好吧,那么……再见。”

夜色里,她白衣翩翩,背影颇美。

江思豪突然道:“我送了一套房给她。”

“什么?”陆斯安匪夷所思,“你送了什么?”

“一套公寓。”江思豪面沉似水,看着陆斯安:“我要收回来。”

他送的时候一点也不心疼,打第一个女朋友开始,就对女朋友很大方,宠爱女朋友的方式就是买买买,分手的时候不是送银行卡就是送房子,至今送出去的房子大约有七八套了吧。

其中一套就给了Carlota。

那是一套顶层公寓,面积不大,但是地段很好,市值近两百万。

他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做过要回来这么没品的事,但一想到自己只是她众多男人中的一个,他就不想那么有品。

姜芮书早知道他大方,但是听到他动不动就送房子,不禁感叹真败家。

“你看我干什么?”陆斯安皮笑肉不笑。

“陆律师。”江思豪叫他。

“不接。”陆斯安已经不想搭理他。

“有钱不赚王八蛋。”江思豪知道S市这儿,陆斯安那个律所的业务能力是一流的,他何必舍近求远?

“不缺业务,谢谢。”

江思豪将目光转向姜芮书身边的秦聿,“我听说秦先生是S市最好的律师。”

“他忙,最近没空。”姜芮书才不想让秦聿沾他的事,反正他这种委托也不复杂,随便一个专业点的律师都能做,不是非要秦聿才能搞定。

“芮书啊……”

“太晚了,有什么事明天说吧,走了啊,拜拜。”姜芮书拽着秦聿就走。

上了车,没看到江思豪的身影,姜芮书这才松了口气。

秦聿倾身过来给她系安全带,这么大热天的,他身上一点汗味都没有,淡淡的香水味混合着体香,叫人迷醉。

“吃醋了?”姜芮书拉住他。

“你是指五角恋?”

姜芮书:“……”

这么一说起来,她和秦聿是正儿八经的情人,江思豪跟她有点关系,又是陆斌祎前男友,陆斌祎又跟陆斯安搞对象,还真可以说是个复杂的五角恋……

不过听他这么说,姜芮书就知道他没有生气,笑了声,说道:“江思豪是我大学同班同学,我跟他好多年没见了,他上学的时候比较爱玩,人倒是还行。”

秦聿低头看着她,“仅此而已?”

姜芮书又笑了声,“大二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哪根筋不对,突然开始追我,整得特别浮夸,给我送玫瑰,过节放烟花,还学那什么霸总,搞霸道又深情的路子,天天打扰我学习,特烦,于是我就直接找律师给他发了一封律师函,再骚扰我就告他猥亵未成年人,因为我那时候才十六岁,还没十七岁,然后他终于消停了。”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