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八十二章 注定的缘分

第五百八十二章 注定的缘分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45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八十二章 注定的缘分

江思豪这个人比较爱玩,但其实人品还行,什么事情都摆台面上明明白白的,不会背地里搞小动作,当初追她虽说不大妥当,但没有做过分的事,这家伙最大的优点就是大方,在钱财上大大咧咧,跟地主家的傻儿子似的,所以大家给他起了个土气的外号叫江大宝。

不过他也不是真傻,就是天性奔放,很多事情不爱计较,所以大学里人缘特别多。

早在拒绝他之后,江思豪就没再对她动过心思,这么多年没见,当然也不可能一见面就有什么心思,所以她从始至终没把江思豪的话放在心上。

“原来大学还有人追过你。”秦聿道。

听到这话姜芮书很不满,“什么叫原来还有人追过我?虽然我当时年纪小,但我很优秀,暗地里喜欢我的人虽然没你的多,但也不少的。”

秦聿好笑,“暗地里你都知道?”

“毕业的时候都跟我表白了,只不过碍于我当时未成年都不好意思跟我说。”

毕业表白这几乎是惯例,很多同学会在分别之际对自己的男女神表白,倒不是还有什么想法,就是想告诉自己喜欢过的那个人,自己曾经怎样喜欢过,给自己青涩单纯的感情画上一个句号。

当初毕业的时候,跟她表白的人还真不少,不过后来都是凑热闹的,搞到最后整个班的男生都跟她表白,谁让她年纪最小却最优秀,大家又是看着她成年的,感情不大一样。

秦聿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真没看出来。”

姜芮书掐他,“你什么意思?”

秦聿拉开她的手,“你大学的时候还是个小孩,又瘦又小,大家上大学后都是成年人,会感觉是两辈人。”

“两辈人?”姜芮书觉得这个词有点过分了,她刚上大学那会儿是比较小,但怎么也不至于两辈人吧?“你上大学那会儿也没成年,怎么就没两辈人,还那么多姐姐喜欢你?”

“有吗?”

“难道没有人跟你表白过?”她记得可清楚了,学校论坛里有个八卦板块,常年飘着对他的表白贴和树洞帖,里面就记录着表白他被拒绝的各种经历。

“没印象。”

姜芮书给他一个怀疑的眼神。

秦聿知道她故意找茬,有些好笑:“我每天那么多事,哪有时间关注别人?”

他说没印象姜芮书不大信,不过说到没时间关注别人,这个姜芮书倒是感同身受,她上大学后比中学时更忙,中学只要学习就好了,大学里不但要学习,还要参加各种比赛和实践,自由度更高,但可以做的事也更多,每天忙得早出晚归,难得空闲也有同学和舍友聚会,恋爱这种非刚需的东西根本没心思去考虑。

这世界上从来没有不努力就能达成的成就,秦聿那么优秀,除了本人资质出色,必然是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付出了比常人翻倍的努力。

也譬如她。

这一刻,她感觉秦聿跟自己真的很像,他走过的路,她也走过,几乎每个脚印都一模一样。

或许缘分有时候真是注定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但有完美互补的灵魂,碰到就能严丝合缝融合在一起,不分彼此。

秦聿感觉她的心情变得很好,也特别热情,一起度过了周日后,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周一,早上她没回家,直接在他家吃了早餐后,这才换了身衣服回家。

相较于秦聿的好心情,陆斯安明显很不爽快,大清早拉着一张晚娘脸,看谁都没个好脸色。

他的情绪管理一向很好,就算是到了嘴边的case被对家抢走也能跟人谈笑风生,回头再笑着把对方阴死,今天这样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顿时让众人猜疑纷纷。

“秦律师,我们律所是不是要垮了?”

秦聿刚到律所就听到陶霖这么问自己,“陆斯安干什么了?”

“一大早来就这种脸色。”陶霖学陆斯安的表情,脸拉得老长。

秦聿眉心一蹙,这是闹哪样?

回办公室放了东西,他想想还是去看看为好,便去了陆斯安办公室。

“谁?”

听到敲门声,陆斯安抬头一看,见是秦聿,马上收回了目光,“有事?”

秦聿随手关上门,但没走上前去,倚着门将他上下打量了一遍,脸色没陶霖说的那么夸张,但也没好到哪儿去,问道:“我一大早来听说大安要垮了,来问问你这个老板怎么回事。”

陆斯安一下子抬起头,“谁说的?”

“不然你摆这种脸色做什么?”

陆斯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没有的事,我们大安好着呢,不过看来最近业务太少了,都有闲心胡思乱想,是时候增加点压力了……”

见他恢复资本家的嘴脸,秦聿放了心,“既然这样,我先走了。”

“等下。”陆斯安叫住他,对上他询问的眼神,哼了声,“不准江思豪的委托。”

秦聿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之前为什么对他那么热情?”

以陆斯安的尿性,肯定是江思豪身上有利可图,加上昨晚姜芮书也说了点江思豪的事,总结一句话就是人傻钱多,陆斯安肯定是奔着人家这点去的。

秦聿的意思太明显,陆斯安质问道:“我是那种为了钱抛弃原则的人吗?”

“你是。”

“你能容忍姜芮书的前任拿钱来指使你?”

“没有前任,我们是彼此的初任。”

陆斯安猝不及防被塞了嘴狗粮,简直想喷死他,但还没等他开口,就听秦聿又补了刀:“你连前任都算不上,在意什么?”

“我在意的不是这个……”

“你应该高兴,只是被骗了点感情,还没被骗财骗色,否则现在想打官司的就不只是江思豪。”

听他这么说,陆斯安感觉自己应该是开心点的,但怎么就开心不起来?

“反正不准接江思豪的委托,他这种人的委托钱再多也不接,这是底线。”陆斯安挑拨离间,“他对你女朋友意图不轨,你能容得下?”

秦聿嘴角抽抽,本来他就没打算接江思豪的委托,再说S市律所不止大安一家,律师这么多,江思豪不见得会专门找他接委托,至于这么机关算尽吗?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