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八十六章 诽谤

第五百八十六章 诽谤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89  |  更新时间:

第五百八十六章 诽谤

曾经网上有一个帖子,如果你能回到过去,你会回到什么时候?

如果让赵思雨来回答,她会毫不犹豫说:一分钟前!她宁愿当个哑巴也绝对不说话!

秦聿凉凉地扫了她一样,拎着包轻描淡写离开。

赵思雨心里拔凉拔凉的,连忙追上去,“秦律师,我不是说你那什么……”

乔律师啧了声,“你又给小赵挖坑。”

“这不是看她可爱嘛,年轻人多经受点毒打才能茁壮成长。”萧然轻轻一笑,半点愧疚都没有。

看着赵思雨踉跄艰难的背影,乔律师摇摇头,“你觉得秦聿会不会给她过?”

“应该没问题。”

“秦聿应该很不喜欢她这种小可爱。”乔律师端着保温杯,给自己跑了枸杞红枣,她年纪大了,要开始注意保养。

“律师嘛,有很多种,秦聿那种太难为人,不一定要各个跟他一样,他自己心里有数,肯定不会跟小赵计较,再说……”萧然端着咖啡施施然离开,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后辈都是聪明的人,怎么显得我们这些前辈聪明呢?”

办公室外,陶霖见秦聿来了,正要迎上去,就见赵思雨垂头丧气跟在后面,也不知道又犯什么事了。

陶霖说了下今天的工作安排,秦聿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又道:“我接了一个新案子,你注意下时间安排。”

“什么案子?”陶霖问道。

“诽谤。”

“现在进展到哪一步?”

“还没签协议,委托人还在医院,下午再过去一趟。”

看来只是跟委托人达成了意向,档案都还没建,事情还蛮多的,赵思雨闻言连忙道:“秦律师,我给你打下手呀。”

秦聿抬头看她。

“我想实习期满前再为您做点事,不用给我分成。”跟在秦聿身边被毒打多了,赵思雨已经深切明白,秦大魔王软硬不吃,但相对来说软不一定有好处,硬却是肯定没好果子吃,为了保存实力要能屈能伸!

“不用分成?”

“是的!这应该是我实习期满前的最后一个案子,意义非常!你平时给我分成已经是特别优待,这个案子我只想单纯地给你打打下手!”她斩钉截铁。

秦聿眼神有点微妙,没有拒绝:“可以。”

没拒绝就是不生气咯,至少是接受她的示好了。

赵思雨暗暗松了口气,但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眼皮跳个不停。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她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右眼皮,心道自己要发财了吗……

就在这时,陆斯安气势汹汹而来,劈头就问:“你接了江思豪的委托?”

秦聿抬头看了看他,见他脸色不虞,张口就否认:“没有。”

“他跟我发微信说你接了。”陆斯安简直气坏了,他信誓旦旦放话绝对不接江思豪的委托,结果自己手下的人转头就接了,这妥妥的打脸呀!

秦聿挑眉,“你们竟然还没互相拉黑?”

陆斯安才不会说自己跟江思豪没拉黑是为了互喷,他还想看江思豪的笑话,等着江思豪求自己这个地头蛇,“你别转移话题,我放话不管他的事,你这不是打我的脸吗?”

秦聿四平八稳道:“不是他的委托,只是他出钱。”

“这有什么区别?”陆斯安不能接受这个解释。

“他给的钱多。”

“能多多少?你缺钱吗?”

“十倍。”

“十什么倍?他这种人品低劣的人,多少倍都不接——”陆斯安骂骂咧咧,但说到一半突然反应过来,“多少?”

“十倍。”秦聿轻描淡写抛出一句话,“他出十倍的钱。”

陆斯安张着嘴,半天憋出一句话,“……他知不知道你的收费标准?”

“知道。”昨晚被叫到医院的时候他并不想接委托,哪怕委托人不是江思豪,因为他知道那个被撞的男人付不起律师费,看他的模样应该是经历过人生变故,冤屈、背叛或者贪婪反噬等等等等,但纵然他什么案子都接,却也不是来者不拒。

他不接胡搅蛮缠的委托,不接绝无可能的委托,也不接威胁、利用以及不尊重律师的委托。

听完对方的陈述后,他想了许久,最后改了主意。

陆斯安倒吸一口冷气,喃喃道:“这厮是不是钱多得没地方花……”

秦聿一听就知道他可耻的动摇了,所谓的原则在金钱面前什么都不算,正所谓原则诚可贵,尊严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很快,陆斯安皱起眉头,一本正经道:“怎么才十倍?你的咖位至少应该再翻倍,江思豪未免太瞧不起人……”

秦聿直接给他一个白眼,“你怎么不上天?”

“行吧,你自己心里有分寸就行。”知道能狠狠敲江思豪一笔,陆斯安所有的原则都放到了一边,看着门边的赵思雨,知道她实习期即将结束,喟叹道:“小赵,你运气不错啊,实习期满前跟秦律师做个报酬这么丰厚的委托,可以吃挺长一段时间,等你执业后都不用着急接案子。”

赵思雨……赵思雨快要哭出来,她刚刚已经表态这个案子不拿分成,给秦聿白干……

平时秦聿的律师费就够高了,这十倍啊!!

错亿!!

这一整个上午,赵思雨整个人蔫蔫的,跟霜打了的小白菜似的,陶霖知道后,一点同情心都没有,还帮她宣传出去,让别人也看她笑话。

至此,她突然明白过来,这是秦律师对她的教训啊。

太狠了QAQ

但话已经放出去,她没脸收回来,只能忍下心痛,告诉自己为了实习评级一切都值得。下午,她跟秦聿去市人民医院见委托人。

这次的案子是委托人被诽谤,赵思雨第一次跟诽谤的案子,不过秦聿还没建好档案,所以她对案子情况一无所知,去的路上不由问道:“委托人是什么情况?”

“委托人叫刘尚,今年45岁,三年前因为故意伤害罪入狱,不久前刑满释放,入狱前曾被报道一系列丑闻,这次他要起诉的就是当年报道他的记者。”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