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九十一章 关键问题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关键问题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115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九十一章 关键问题

林兴易提出谈谈的确不是为了和解,而是为了探探他们有多少底牌以及刘尚的情况,他咨询过律师,虽然当年他的报道世人皆知,但如果刘尚拿不出证据反驳他和于湉的说法,就不会构成诽谤。

他风风雨雨走到今天,不是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所以,现在已经不是人微言轻的小记者,刘尚想动他没那么容易。

他本想低调处理完这起官司,但不知道粉丝从哪里知道了他被人告诽谤,开庭前夕在微博下询问,又事关当年轰动一时的同妻被家暴事件,引起了小小的热度。

索性他写了一条长微博,说自己被当年曝光过的人渣诬告诽谤,热度直线上升。

开庭当天,秦聿和刘尚到法院的时候,就看到旁听席坐满,竟然还有一些记者。

刘尚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坐着轮椅被赵思雨推进法庭,三人一起进去法庭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同时投了过来。

刘尚的目光一下子落到了站在辩护人身边的于湉身上。

这是他三年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到于湉,于湉今天穿了条墨蓝色长裙,看起来很低调温婉,头发仍是拢在耳后,自然披撒在肩头,除了眼角有些许淡淡的细纹,三年的时间过去,她似乎没什么改变。

于湉也在他看来的第一时间看到了他,跟三年前相比,他头发白了许多,整个人都老了,眼神阴郁,叫人看一眼就感觉很不舒服。

她以为刘尚会说什么,因为那天远远看到他,他明显是想来找她谈话,但刘尚很快移开目光,看向了旁边的林兴易。

入狱前他是见过林兴易的,那时候的林兴易跟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现在,林兴易一看就是成功人士,多了几分气势,这是事业成功蕴养出来的底气。

林兴易也注意到了他,但只冷淡地瞥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似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刘尚缓缓垂下眼帘,将眼底的不甘和怨恨遮住,被赵思雨推到自诉人的位置上。

很快,审判长和陪审员入庭。

“现在开庭。”

审判长落下法槌。

-

秦聿作为自诉方,先进行了举证,“三年前,自诉人得到朋友报信,被告人于湉,即自诉人前妻,当时两人仍在婚姻存续期间,趁着自诉人外出工作将一个男人带回家,自诉人马上请假回家,在家中撞见被告人于湉与情夫正在偷情,捉奸场面被好事者拍成视频发到网上,被告人于湉因此被千夫所指。但很快,就在自诉人准备离婚的时候,网络上突然出现一篇骇人听闻的报道——自诉人是有暴力倾向的同性恋者,被告人于湉长期处于暴力和欺骗当着,一夜之间舆论逆转,而被告人于湉也摇身一变,从对婚姻不忠诚的错过方成为被欺骗伤害身不由己的受害者。”

说到这里,秦聿看着于湉,“结婚数年,自诉人都以好丈夫的形象示人,被告人于湉也从未否认,但就在被告人于湉被捉奸曝光后,自诉人一夜之间从好丈夫变成同性恋,不但骗婚,而且家暴,千夫所指的对象变成自诉人——这很明显是被告人于湉为了摆脱舆论指责,联合被告人林兴易捏造自诉人是同性恋,家暴妻子的事实,而被告人林兴易为了出名,抛弃记者的良知,公然枉顾事实,与被告人于湉狼狈为奸,于是有了三年轰动一时的同妻丑闻。”

秦聿的目光扫过林兴易,最后转向审判席,“我说完了。”

审判长将目光转向辩护人,“辩护人?”

“审判长,辩方不赞同自诉方的说法。”于湉的律师提出异议,“被告人于湉认为夫妻之间是极其隐秘的事,不宜向外人说明,自诉人以好丈夫形象示人只是被告人于湉不愿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待,所以没有否认。”

“被告人林兴易恰恰是出于记者的良知才曝光了自诉人的行径,同妻是一个十分隐蔽的弱势群体,据调查我国有7000万左右的男同性恋者,同妻或许没有这么多,但肯定有上千万,但直到今日真正说出来的有多少?被告人于湉过去缄口不言很正常,被告人林兴易揭露这个真相也是为了鼓励更多的同妻决心,希望她们能勇敢维护自己的权利。”林兴易的律师道。

话音落下,坐在被告人席里的林兴易不由看了看审判席,审判长面露沉思,显然听进了他律师的论点,不枉他花大价钱请了个好律师。

其实这个案子要简单也很简单,只要能证明刘尚不是同性恋即可。

但如何证明一个男人是不是同性恋?

迄今为止,没有任何机构可以证明一个人是不是同性恋,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看他的异性伴侣,但是他的妻子都说他是个同性恋,这要怎么证明?

林兴易压住想翘起的嘴角,但神情很是轻松自在,对庭审一点也不紧张。

旁边的于湉也受到了感染,没有开庭时那么紧张了。

但她的轻松没有持续多久,进入质证环节,秦聿率先提出,“审判长,自诉方需要询问被告人于湉。”

审判长点点头,示意于湉回答问题。

秦聿看着她,“被告人于湉,你跟自诉人结婚到离婚有多少年?”

“七年。”这不是什么秘密,于湉很自然答道。

“刚好够一个七年之痒。”秦聿道,“人生可没有多少七年。”

于湉想说这算什么,下一刻就听他问道:“这七年间,你跟自诉人有夫妻生活吗?”

“反对!”于湉的律师马上打断,“这是个人隐私,跟本案无关!”

“这直接关系自诉人是否是同性恋的事实认定。”秦聿道。

审判长很快给出了决断:“被告人于湉据实回答问题。”

于湉脸色不是很好,她很想说没有,但没办法否定,咬牙道:“有。”她很快又补了句,“但是没有多少,时间也短。”

法庭里所有人都下意识看向刘尚,脸色古怪。

刘尚怒道:“于湉你不要污蔑我——”

“事实。”于湉很不想说这些话题,但既然避不开,她就不想让刘尚好过。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