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九十三章 条件

第五百九十三章 条件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九十三章 条件

“你要怎样才算了?”于湉问道。

刘尚没说话,秦聿道:“于女士的意思是和解?”

于湉点头。

“既然于女士主动提出和解,想必是带着诚意来的。”

这是要谈条件,于湉有心理准备,开口道:“我可以在经济上补偿,刘尚现在应该也很急需钱。”

“多少?”

“七万。”

“除此之外?”

“这是我能拿出的全部。”

言下之意没有别的,连道歉都没有。

“官司打到最后刘先生也能获得赔偿,同时还能获得道歉和清白,但于女士你要面临的不仅是民事赔偿,还有刑事责任。”秦聿直视她的眼睛,态度十分强硬:“如果于女士只有这么点诚意,那么不必再谈。”

于湉咬牙,“你们就这么肯定能赢?”

“能不能赢打下去就知道。”秦聿没告诉她底气从何而来,但就是这样,反而越发叫她惊疑不定,怀疑他们手上还有什么底牌。

而她手上已经没有什么底牌,下次一开庭就要面对不利局面。

于湉咬咬唇,抬眸看着刘尚,“你一定要我坐牢才肯罢休?”

刘尚淡淡道:“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三年前我坐牢的时候,你没有帮我说过一句话,我自问没有对不起过你,相反你作为妻子给我最狠的一刀,我怎么报复你都不过分。”

“你现在恨我,什么解释你都听不进,但是我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那样。”

“你的意思是当年都是林兴易搞的鬼?”刘尚看着她,“你觉得我会信?”

于湉默然,她知道今天的事情没办法轻易善了,过了许久,才再次开口:“你要怎样才肯罢休?”

秦聿和刘尚相视一眼,秦聿道:“当年的事本就错在于女士你和林兴易,但如果你有足够的诚意,刘先生也不是非要做绝。”

于湉皱眉:“什么诚意?”

“下次开庭,你把当年林兴易怎么制造假新闻污蔑刘先生的经过告诉法官,洗清刘先生身上的污名。”

“这样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当庭说林兴易做了假新闻岂不是也等于说她当年也撒谎了,现在的舆论已经让她感觉到压力,一旦照他说的做,她将面临更可怕的舆论狂潮。

“于女士,你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秦聿没给一点商量的余地。

比起坐牢,名声受损又算不上什么了,当年的事影响力很大,一旦刘尚胜诉,法官可能会重判。

于湉陷入沉默。

-

很快,第二次开庭的日期到了。

秦聿开车进法院的时候,看到外面排了队伍等着安检,明显比平时人多,心中有所猜测,这些人可能就是来旁听诽谤案的,但一点也不意外,经过一轮热议,关注的人多很正常。

他们来得比较早,等了一会儿,快要开庭的时候,林兴易和于湉才匆匆赶来。

此时法庭里已经坐满了人,林兴易看到这么多人,脸色越发冷峻,最终一言不发地走进被告人的座位。

两个被告人的座位并排挨着,独立于其他席位,于湉见林兴易坐好,默了默,跟着坐了进去。

坐下后,她抬起头,朝自诉人的座位飞快瞥了眼,跟秦聿的目光隔空对上,但一触既分,马上低下了头。

过了两分钟,审判长和陪审员准点到庭。

“现在开庭。”审判长落下法槌。

-

秦聿先提出询问自诉人刘尚,“请你描述一下,在你发现妻子有婚外情之前,你的家庭生活是怎样的。”

刘尚沉默了几秒,这才缓缓开口:“安安稳稳,平淡温馨。”

“详细点。”

“我跟于湉是在工作中认识的,我当时已经三十四五岁,之前没谈过女朋友,其实也不是没有机会,我觉得没有一定的物质条件结婚就是两个人吃苦,但我对婚姻是充满期待的,遇到她的时候我的事业刚好得到一个层次的提升,我觉得时机刚刚好,她也符合我对妻子的期待,她对我也挺满意,所以我们没多久就结婚了。结婚后的日子很平稳,于湉又工作了两年不大顺利,索性辞职回家,不过我觉得这样也挺好,她可以全心照顾家庭,反正我也能养家,工资卡给她,想买什么就买,又不需要照顾老人,两个人关起门过日子,我觉得这种日子比很多人要好,以后再生个孩子就圆满了……”

说到这里,刘尚顿了顿,似乎平复了情绪,“不过这已经不可能了。”

这样的生活的确没多大的波澜,但也的确安安稳稳,平淡温馨,也能听出赖刘尚是一个比较保守的人,比较看重家庭。

“谢谢。”秦聿没有再提问。

“辩护人?”审判长看向辩护律师,于湉的律师表示不需要询问。

这时,林兴易的律师表示要询问刘尚,“自诉人,你有没有故意长期冷落自己的妻子?”

“没有。”刘尚断然道。

“但是据我所知,你们有一次吵架后,你曾经长达半年不怎么着家,连中秋节都不在家,连电话都不打一个。”

“我从事的是服务行业,一般人放假的时候是我工作最忙的时候,中秋节不在家那年是因为我在竞争一个职位,如果竞争成功,我的收入可以再提高一个层次,家里的经济条件会更好,并不是有意冷落于湉。”

“但你没有跟她解释,进行了长达半年的冷暴力。”林兴易律师道,“而且我从你的邻居那里得知,你经常跟被告人于湉发生争执,脾气十分暴躁,曾经多次当着外人的面用极其不耐烦的语气训斥自己的妻子,全然不顾她的脸面和尊严。”

“我那段时间工作压力大,脾气是有点急躁。”

林兴易的律师轻笑了声,“你冷暴力妻子是因为工作,跟妻子争吵是因为工作,脾气暴躁也是因为工作,工作真是万能的理由。”

说罢也不等刘尚回答,转而看向审判长,“提问完毕。”

审判长看了看双方,问道:“双方是否还需要质证?”

秦聿道:“审判长,自诉方需要询问被告人于湉。”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