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九十四章 针尖对麦芒

第五百九十四章 针尖对麦芒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1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九十四章 针尖对麦芒

而这时,于湉也抬起了头,对上秦聿的视线,脸色沉凝,眸中透着决然。

秦聿冷峻的声音在法庭中响起,“三年前,你和被告人林兴易是如何污蔑你丈夫的?”

所有人都惊诧于他的提问如此直接,不由纷纷看向于湉,难道于湉会当庭说出真相?

赵思雨期待又紧张的双手交握,目不转睛看着于湉,等待她的回答。

于湉深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道:“三年前,刘尚的那些丑闻的确是我和林兴易联手推动的……”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突然目光凛冽,“——但是我们没有污蔑他,他就是同性恋,骗婚!家暴!都是事实!”

赵思雨猛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这跟先前说好的完全不一样,她、她欺骗了他们!

她不由看向秦聿,只见秦聿眸光晦暗,沉声问道:“你确定?”

于湉毫不避讳对上他的目光,十分肯定道:“没有人比我更能确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我从来没有后悔那么做过,我很感谢当时林记者对我的帮助,如果不是林记者,我现在可能都还没办法脱离火坑。”

林兴易闻言微笑着向她点点头,“这是我作为一个记者应该做的。”

秦聿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如果刘尚真的是同性恋,那么你当年一次次地买计生用品做什么?”

于湉的表情僵了僵,但仍然很镇定,“当然是买来用,婚外情是不应该,但是我真的受够了,我是一个正常女人,渴望得到伴侣的疼爱,如果他能力有限我可以理解,但他是用欺骗的手段把我娶回家的,我不能接受也咽不下这口气,那是——我对他的报复。”

法庭里小小骚动起来。

这岂不是说明于湉很早就有婚外情,说不定刚结婚那年就有了,那刘尚头上的绿帽子戴得也太稳了点……

刘尚脸色铁青,“胡说八道!家里的东西都是你买的,那些东西明明是你买回家的!”

“你用没用难道我不知道?”于湉冷淡中带着点蔑视,一下子就激怒了刘尚。

刘尚还想说,但这时审判长敲法槌,“安静!”

刘尚额角的青筋突突直跳,也不知道因为前妻婚内出轨多年还是因为前妻说自己没用。

估计两者都有吧。

“你的意思是——”秦聿再次出声,再次将所有人的目光凝聚在他身上,他看着于湉,复述道:“你与自诉人婚后当年就有婚外情,且持续到与自诉人离婚?”

于湉知道自己这个回答做出来会有多少异样的目光,但仍然答道:“是。”

“如你所述,你是在婚后第一年就知道自诉人刘尚是同性恋者,你们的婚姻长达七年,这么长时间,你为什么不离婚?”

“为了报复。”

“你结婚的时候三十出头,但为了报复被骗婚愤而出轨,并将自己最为宝贵的七年青春耗费渣男上,一直熬到快四十岁被发现婚外情才不得不离婚?”

如此报复,可以说愚蠢至极。

于湉马上就感觉到旁人投来异样的目光,但这还没完,秦聿接着问道:“既然你有这么长时间的婚外情史,有证人吗?”

“这是个人隐私!”于湉的律师马上反对道。

秦聿看向审判席,“审判长,自诉方要求被告人于湉证明其确有长达七年的婚外情史,否则其前面所有的证词都没有依据。”

于湉闻言像是被狠狠抽了一巴掌。

这简直是要她把自己的脸皮揭下来再自己狠狠踩烂,她要怎么证明?把情夫拉出来作证,说他们偷情多年?可是对方会为了这种不光彩的事出庭作证?

“反对!”于湉的律师再次反对,“这根本就是羞辱!”

“下次可以不公开审理。”秦聿提出体贴的建议。

“反对!反对!反对!”于湉的律师站起来凶狠恶煞瞪着他。

秦聿摊手,“询问完毕。”

-

随着审判长宣布休庭,人群逐渐散去。

“秦律师,下次开庭我能做一次发言吗?”赵思雨忽然跟秦聿说道,这场庭审看得她的心跟坐过山车似的,于湉当庭反悔否认,想是一早就计划好的,甚至谈和也是为了摆他们一道,她还以为他们要糟糕,好在秦聿稳住了。

于湉仗着同性恋没办法用权威的方式证明,秦聿就让她拿出自己因为丈夫是同性恋愤而出轨的证据,真是针尖对麦芒,损到家了。

但不得不说非常有效。

于湉主动承认婚外情并没能逆转劣势,反而跌入更深的谷底,第三次开庭将面对更不利的局面,如果她不能拿出有力的证据锤死刘尚,或者证明自己,可能就不会有第四次庭审,将以败诉收场。

所以下次开庭很可能是最后一次开庭,也将是她实习期最后一次开庭,她想最后出出力,也给自己的实习期画下圆满的句号。

秦聿淡淡瞥了她一眼,“你读后感都通过了?”

赵思雨:“……”

并没有。

她已经重写三遍,但陶霖一次都没给她通过,不是这篇有问题就是那篇有问题,也不说到底哪里不对,就说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再这样下去,她就要把林兴易曝光过的事件扒拉完了。

“闭庭前通不过就延长实习期。”秦聿丢下这么一句话。

“What?!!!!”她不敢置信,“这也太儿戏了吧!”

“如果一个月时间你连这点事都做不好,也没有改造的必要,自觉回炉再造吧。”

“……”

刘尚这段时间也知道秦聿相当于赵思雨的入行师傅,见他们俩又对不盘,有些好笑,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生气,还有心情劝人:“赵律师,你多跟秦律师学学,他有真本事,多学几分你就受益无穷。”

“他有些本事别人可学不来。”赵思雨嘀咕,但还是推着刘尚跟上去。

刘尚深以为然,“也是,秦律师这样的人万种挑一,要是别人能随便学到他的本事,那人人都可以变大律师了。”

赵思雨:“……”

其实她想说的是他嘴巴毒。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