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书中自有颜如聿>第五百九十六章 公正所在

第五百九十六章 公正所在

本书:书中自有颜如聿  |  字数:2097  |  更新时间:

第五百九十六章 公正所在

姜芮书眉心微微一蹙,她就遇到过当事人和律师故意制造舆论,试图给她施压,以影响判决结果。

若是为弱者发声或者遇到不公正对待,获取舆论支持是不错的方式,但现在很多人把舆论当成获取胜利的武器。所以覃庭长经常说法官要有扛得住舆论压力的决心,这是个公开的时代,每个人都能发表自己的看法,是个很好的时代,但是舆论往往是盲目的,身处舆论的洪流中,要学会听取民意,但也要有敢于逆流的勇气。

“对你有影响吗?”

感觉到她的关心,秦聿心中柔软,道:“这点手段动不了我。”

姜芮书闻言就放心了许多,站起身:“我去楼下觅食,你吃过了吗?”

秦聿嗯了声,“要不要帮忙?”

“不用,你先忙。”姜芮书知道他还在工作,说罢就下楼去了。

秦聿家的冰箱很少留新鲜食材过夜,每天都是阿姨清晨采购回来,不过速冻食物倒是有不少,还有一些阿姨自己做的各种酱,姜芮书一看就知道这跟她家一样,范阿姨也喜欢自己做点酱料,味道是外面任何酱料都没有的,算是自家的独门菜色。

秦聿讲究起来嘴特别刁,所以他家的阿姨厨艺也特别好,在一起后姜芮书蹭过不少吃饭,觉得跟范阿姨不相上下,不过这位阿姨比较擅长北方菜,范阿姨是什么菜系都有涉猎,喜欢尝试新事物。

姜芮书把冰箱翻了一遍,发现还有点拉面,最后决定给自己做个干拌面。

除此之外,冰箱还有不少新鲜水果,她想着秦聿这么晚还在工作,便多洗了点。

秦聿下楼的时候就看到她站在灶台前,微低着头,流水簌簌,旁边的锅里还在冒着热气,灯光从她头顶打下,让她整个人染上一层光晕,变得不是那么真切,像一幅画。

这一幕不知怎么的叫他感觉格外平静,心渐渐被填满。

姜芮书正洗着蓝莓,突然感觉光线有点暗,随后旁边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捏走了一颗樱桃。

她回头一看,秦聿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站在她身后,手里捏着那颗樱桃打了个转就喂到了她嘴边。

她抬头看了看他,一口吃进嘴里。

她腮帮子鼓起来,声音也有点含糊,“你忙完了?”

“还没,下来转转。”

姜芮书也给他塞了一颗樱桃,转身把蓝莓捞起来一起装进果盘里,脱下围裙,回头就看到秦聿已经把果盘端到了餐桌上。

“你就吃这个?”秦聿看着她面前的干拌面。

“挺好吃的,你家阿姨做的肉酱特别香,做干拌面我能吃两碗。”姜芮书不像他那么挑食,吃嘛嘛香。

这话秦聿信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在一起这些时日,已经足够他充分认识到她的厨艺,实在没有进步的空间。

他觉得自己可能要进修一下厨艺,以免两个人的时候影响生活品质。

陪姜芮书吃了晚饭,秦聿又回书房继续工作,姜芮书收拾了碗筷,先回卧室洗了个澡,没有去打扰他工作,抱着笔记本电脑跑到一楼的起居室,窝在沙发里上网。

点开微博的一瞬,后台跳出鲜红的99+私信,她点开飞快浏览了一下,发现很多粉丝转发和@她,询问对林兴易诽谤的看法。

看来林兴易的那条微博引起的动静还在持续。

找到热搜榜,果然看到#林兴易回应诽谤#这个话题还挂在榜首,暗红的“爆”字触目惊心,话题里的讨论也进入了白热化。

秦聿没有公开的微博,刘尚也是,但是大安律所有,网友们没有找到正主的地盘发泄,战场从林兴易的微博转移到大安的官微。

【这个律师专门帮人渣辩护,心早就烂透了!】

【黑心律师去死去死!】

【律师不应该维护正义吗?国家为什么允许这种黑心律师存在?是不是有黑幕?】

【人渣帮凶!人间垃圾!天理不容!】

【QY去死!QY去死!QY去死!QY去死!】

【集资人道毁灭这个律师有没有人?我出一百块。】

【我出五百块!】

【两百!】

……

姜芮书没看多久就关掉了评论,饶是看之前已经有心理准备,但真正看到之后心情还是受到了一点影响。

其实她很能理解这些想法,人人都希望坏人得到惩罚,好人得到保护,坏人应该人人得而诛之,帮助坏人的人就是帮凶……

可是法律上没有好人与坏人的区分,只有违法与否的区分,不论好人违法还是坏人违法都面临同样的惩罚。

这就是法律的公正所在。

所以律师不以人品论对错,法律赋予何种权利,他们便行使何种权利,法律允许,他们即无错。

平复了心情,她找到林兴易的微博。

林兴易这个人她是知道,常以敢说敢做闻名,最擅长探讨人性,做过许多掀起舆论狂潮的报道,拥趸众多。

这样的人是受人尊重的,她告诉自己从这一刻抛开任何立场,以一个单纯的旁观者去看林兴易的微博。

她抱着电脑,屏幕的荧光打在脸上,照亮她认真的神情。

屋外晚风渐起,秋千无声飘荡。

夜渐渐深了。

秦聿结束工作,回到卧室没见到人,二楼也没有,最后看到楼下的起居室亮着灯,循着灯光找来,看到她已经靠着沙发睡着了,怀里还抱着电脑。

也不知一晚上干了什么,竟直接在这里睡了。

秦聿放轻脚步走进去,绕过沙发走到她面前,伸手小心翼翼把笔记本电脑从她怀里拿出来放在桌上,随后弯下腰,将她打横抱起。

“唔……”这时,她睁开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不知道自己在哪里,看了一会儿才认出秦聿,“……你忙完了?”

秦聿嗯了声,轻声道:“你怎么在这里睡了?”

“困了……”

“那就睡吧。”

“你别把我摔了……”姜芮书含糊地嘀咕了句。

秦聿忍不住笑了笑,“摔不了。”

大概是对他放心,姜芮书蹭了蹭他胸膛,闭上眼,又睡了过去。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